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炊“番薯起”的林氏婆

    炊“番薯起”的林氏婆

      [剧情介绍]:

      故事取材于《了凡四训》一书。

      唐朝末年,莆田一户林氏望族迁往郡城居住,林府中有一位老婆婆,乐善好施,她每天亲手制作莆田特产“番薯起”,摆在临街大门口,任人自取,以此布施济贫,街邻四方都叫她为善心的林氏婆。高僧妙应祖师闻讯,为试探林氏婆是否真心,变作乞丐,每天前去讨食,而林氏婆没有一声怨言,总是乐呵呵的笑迎四方。三年以后,妙应祖师深为感动,为林氏婆指点一块风水宝地,待林氏婆百年之后葬于此穴,果然,林府第一代九个儿子分别考取功名,都做到刺史。

      [出场人物]:

      林氏婆:年近花甲。丈夫林披,明经进士出身,官历临汀县令、太子府詹事。长期在外为官,廉政爱民,颇有政声。

      乞丐:莆田囊山寺得道高僧妙应祖师所化。

      小乞丐若干人。

      街井群众若干人。

      唐代莆田景观:木兰溪逶迤千里,飞泉激荡。溪岸高大挺立的木兰树,树冠覆盖成荫,间植荔枝树、龙眼树,隐约传来山歌欢唱声。溪流平缓处,渔舟游弋,渔鹰扑腾,玩耍戏水。

      (镜头慢慢摇近)简陋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呈现一大户人家,门额上悬挂“林府”大横匾。

      府内,一间佛堂,一位面目慈善的妇人正在案几前敲鱼鼓诵经,佛堂正中,塑一尊观音。

      不一会儿,妇人做完佛事,招呼一位丫环帮忙制作“番薯起”。

      “番薯起”是莆田特有的一种甜糕,外地又称作“糍粑”,主要原料为沿海盛产的地瓜。地瓜煮得烂烂的,捣成粘状,捏成拳头大的圆团状,蒸熟后即可食用,既可充饥,又方便消化,居家旅行均适合,很受群众喜爱。

      林氏婆每天清晨做完佛事,必定亲手制作“番薯起”。

      林氏婆每天都蒸很多“番薯起”,摆在临街的大门口。

      街坊邻里,要买的,一文钱买两个“番薯起”,大家都自觉将钱掷在木匣中。

      过路商旅,闻到“番薯起”的香味,禁不住朝这里张望。

      有一两个衣服上打了补丁的过路客,往自己怀里掏钱,可是没有钱,神态显得很窘迫。

      林氏婆看见,热情地招呼。送上“番薯起”,每人两个。过路客涨红了脸,拼命推辞,林氏婆硬是塞到人们手上。

      周边群众议论。

      “你们就不用客气啦,林氏婆是诚心帮助穷人,不会要钱的。”

      “她每天都这样,不止一两回了。”

      “好心人总有好报!林家出大善人了呵!”

      林氏婆整天都是乐呵呵地笑迎四方来客,看见衣不蔽体的穷人,又主动打招呼,送上一两个“番薯起”。

      林氏婆的善举立即在莆田郡城传开。

      (场景转向莆田东北部的囊山,林木茂密,郁郁葱葱。山中一座简陋的寺院,佛堂中一位年事已高,眉发全白的老者正在坐禅。他就是修炼于石室岩,得道于囊山的大法师黄妙应,亦称为伏虎祖师、圆智法师。)

      法师听到人们的传闻,心想:由于连年干旱,莆田处于沿海盐卥之地,庄稼欠收,商贩不举,民风似有衰退之势,再加上安徽、江淮一带饥民涌入,莆田郡城难以恢复过去商铺兴隆、民生安逸、为官清正的温馨社会局面。这位做善事的林氏婆虽然只是在自己家门口摆摆炊面食的小摊,赈恤贫寒群众,但小小善举无疑似一缕惠风,足以给莆田城带来希望。只是这位林氏婆究竟是不是真心布施济贫,还是假冒慈悲,别有企图。

      为了验证自己的疑窦,这位道法高深的伏虎祖师施展法力,变成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镜头转向莆田城东,林家门口。)

      每天上午,总有一位衣着破烂,蓬头垢面的乞丐等候在林府门口,手里拿一根打狗棍,两只鞋露出脚趾头。

      只要林氏婆一在家门口出现,那位乞丐就一拐一拐地慢悠悠靠近炊食摊。

      不一会儿,“番薯起”蒸熟了,一缕缕香喷喷的地瓜味从炊盖上冒出,袅袅升腾,慢慢的,整条大街都弥漫在“番薯起”的香气中。

      林氏婆看见满身臭气烘烘的乞丐靠近,遂掀开炊盖,拿一个刚出炊的“番薯起”递给他。乞丐塞到嘴里,一副饥不择食,饥肠辘辘的模样。

      林氏婆见一个不够,又拿一个给他,乞丐揣在怀里。

      乞丐再次伸出一只脏兮兮的手来。

      林氏婆微笑着说:“慢点吃,别噎着。”再拿一个给他。

      四邻街坊见了,都在小声议论。

      林氏婆脸上还挂着笑容,一副豁达大度的样子,也不管周遭群众在说什么。她照样前前后后,进进出出,  忙着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番薯起”摊前,照样有三三俩俩的群众前来买食,他们中有年迈的,有幼小儿童,也有家庭妇女模样的人。若林氏婆在,他们就把钱直接交到林氏婆手上,林氏婆也总是笑容可掬地掀起炊盖,拿出“番薯起”给他们;若是林氏婆不在,人们都会自觉地将钱掷入炊前的木匣里,再掀起炊盖,取走“番薯起”。

      傍晚,繁闹的街井逐渐安静下来。月上树梢,银白色的月光洒落遍地。

      荔城人家到处都传出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偶尔有一两声犬吠声。

      林府大院内,洁净,优雅。

      书房里,林氏婆在做针线,十几岁的儿子在研修《四书》《五经》。

      火红的菜油灯,照亮了林氏婆五官端庄又慈善的脸庞。

      第二日,晨曦初露。太阳把祥和的光辉撒向莆田城区,照射在林府墙壁上。

      林府内,林氏婆在昏暗的灯光下诵经。

      太阳升起。林氏婆又在亲自制作“番薯起”。

      一会儿,“番薯起”蒸熟了,林氏婆和丫环合作,把炊好的“番薯起”一层一层摆到临街大门口处。

      四邻街坊纷纷走出家门,路上,有吆喝磨剪刀的,有卖针线脑丸的,也有匆匆过路的。林家门口,围了几个人,都是来买“番薯起”的。他们照样把钱掷进林氏婆的木匣子内,然后取走“番薯起”。

      那个乞丐又出现了。照样还是嘴里含一个,怀中揣一个,手上还拿一个。

      人们惊讶地望着林氏婆,又诧异地望着乞丐。林氏婆依然笑脸相迎。大家都受不了乞丐身上散发出来的臭气,捂住鼻子走开了。

      路旁出现一个双眼失眠的老太婆,身上穿着一件补了又补的土布衣裳,身旁依偎着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满脸稚气,一双天真而又明亮的大眼睛左顾右盼,一会儿悄悄地拉住老太婆的衣襟,示意向林府大门口走去,因为那里围了好几个人,似乎有点热闹。

      林氏婆瞧见了这个衣裳破旧的老太婆,她掀起炊盖,从层炊中拿出四五个“番薯起”,走到老太婆眼前,塞到老太婆的衣兜里,“拿着!拿着吧!”

      老太婆满脸皱纹叠起,堆成一朵朵笑容,忙不迭地应声答谢:“老身真是有福了!老身今儿遇上活菩萨了!”

      忽然,路的那一头屋角旁,不知从什么地方,走来四个小乞丐。他们个个衣裳破烂,手里拿根打狗棍。有的赤着脚,有的穿一双破草鞋。

      小乞丐围在林氏婆炊台前,叫唤道:“阿婆,番薯起真好吃,再给我一个吧!”“阿婆啊,做做好事吧,我实在饿得受不了!”“好心的林阿婆,您救了我们穷人,菩萨会保佑您长寿的!”

      林氏婆也不嫌弃他们,每人塞给两个,年纪大一些的乞丐,嫌两个不够,还拿。林氏婆毫无怨言,又多给他一个。

      日复一日,林府墙角的龙眼树渐渐长高了。

      整整三年过去了。

      林氏婆依旧乐此不疲,天天默默无闻地做慈善事情。

      这一天,乞丐又来到林府大门口,等待林氏婆的出现。

      一会儿,林氏婆与丫环合力把蒸笼搬出来,摆在临街门口。

      林氏婆转身,刚要回家。乞丐靠上前。

      林氏婆看见了,又转身,欲掀蒸笼盖子。

      乞丐说:“林婆婆,我今天不是来讨食的。”

      林氏婆惊讶地望着乞丐,无语。

      乞丐又说:“我今日是来感恩的!我已经整整白食了你家三年,今天来是向您道别的!”

      乞丐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递向林氏婆。“今天我要送您一件礼物。”

      林氏婆一听说礼物,急忙摇起双手,说:“老身不要礼物。”

      乞丐将布袋呈现,说:“这不是贵重礼物。这是一小袋芝麻。请您将它好好供养在林家佛堂案桌上,它预示您林家子孙代代繁衍昌盛,如同这芝麻,播洒遍地啊!”

      “原来如此。那老身就借你老人家吉言了。”林氏婆双手接过小布袋,满心喜悦地说。

      那乞丐又说:“请您随我来。”

      说完,朝东而去。

      林氏婆如坠入云雾中,又见那乞丐脸色庄肃,就跟着那乞丐走去。

      乞丐将林氏婆带到城东的一座山上。

      只见那座山,栽植着高大的松杉,一株挨着一株,有笔直向上的,有弯曲呈各种异样的,煞是美观。又见巨石如屋,层层叠叠,石旁有修长的毛竹,在卵石后探头探脑。

      那乞丐步履强劲,而林氏婆跟得有些气喘。

      林氏婆正疑惑间,乞丐说:“到了,就是这一块风水宝地。”

      突然间,一缕白烟腾起,只见那位乞丐摇身一变,变作一位和尚,手中的打狗棍,变作一柱禅杖。

      林氏婆惊奇地揉搓着双眼,不相信眼前的一幕。

      那位身材不甚高大,却显得微胖的和尚和蔼地对林氏婆说:“莫慌,老纳便是在城西石室岩上伏虎的妙应法师。只因众口传言莆郡城东出现一户林氏,心存济世救困之念,老纳便有心试探一番。今见果然所传不虚,此乃积善人家,必蓄余福。”伏虎祖师用锡杖指点给林氏婆看:“这座山,位于莆田郡东,人称东岩山。因山势如麒麟状,所以又称作麒麟山,山上巨石黝黑,有人叫它为乌石山。每天清晨,阳光初照,精气都凝聚在此山头,这一块风水佳地,正是阳气所固。乌石山前,官职绵绵;乌石山后,锄麻种豆。老人家百年之后葬于此穴,定然子孙繁盛,和睦相处,天机不可泄露。切切勿忘!就此道别。”

      伏虎祖师说完,乘林氏婆抬头观山上景物时,倏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若干年后,林氏婆按照那乞丐嘱咐,交待儿子一一照办。

      果然,林府第一代生了九个儿子,都分别考取功名,分布在全国名州县当上了刺史。人们都说:这是林氏婆发善心,救贫济困得到的好报!真是积善人家有余福啊!(林春德)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