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感悟城隍文化——走进涵江鲤江庙

    感悟城隍文化——走进涵江鲤江庙

    点击查看原图

      大凡有城的地方,一般都有城隍庙。城隍神的产生也颇有意思,既有一开始就由朝廷敕封的,如被汉高祖刘邦封为十三省城隍的在楚汉相争时做刘邦替身赴死的纪信,由明太祖封为庐陵城隍的文天祥和福州城隍的陈文龙等;也有先由民众尊奉后被朝廷册封的,如桂林和南宁的城隍苏缄,就是他在宋代作为地方官抵抗外族侵略时城破全家自焚后先由民众供奉为神,而后被朝廷册封为城隍的。各地供奉的城隍神也不太一样,大多一座城有一尊城隍,但也有一座城奉几尊城隍的,如上海就奉汉代大将军霍光、明初陇州知府秦裕伯、清抗英名将江南提督陈化成三人为城隍,也有几座城同奉一尊神为城隍的,比如镇江、庆元、宁国、襄阳、兰州等许多地方都奉纪信为城隍。而莆田涵江城隍庙则是另一种典型,因为是清初从莆田沿海的莆禧城搬迁而来的,与莆禧祖庙一样,并没有立去世的英雄或名臣为城隍,只泛称城隍大神,没有具体名讳。

      各地的城隍都担负着地方保护神的角色,因此,老百姓和历代文人,都以自己对人间官员的期盼来塑造城隍的官格--神格,城隍爷无疑成了人间官员效仿的楷模,城隍庙历史上简直就像一个官德培训大讲堂。

      城隍爷作为司民之神,具有极其强烈的爱憎。就以鲤江庙来说,它既具有自己的特色,又有着所有城隍庙的共性。作为城隍神,对于辖下的百姓,他是充满仁爱的,对境内的奸恶,他又极尽威赫之能力。鲤江庙大门两侧使者状貌狰狞,手拿着令牌和刑具,神龛上方却挂着“有求”“必应”的匾额。更为有趣的是,两边的黑白无常,一高一矮一瘦一胖,同样极其狰狞,他们身后的皂隶却拿着“进香”“赐福”的牌子。大门楹联上大书:“善行此地心无愧,恶过我门胆自寒”。鲤江庙里的城隍神还通过中殿柱上的一副对联表明了自己的憎爱:“护国庇民有严有翼,安良惩暴不倚不偏”。把严厉惩处邪恶和羽翼庇护良善有机地统一起来,大概是城隍爷为民众喜爱并膜拜的重要原因。据说,解放前,莆田城隍庙每年农历十二月廿五日至除夕,都会演“鲁戏”让那些饥寒交迫、欠债累累的穷人,让那些无依无靠、无家可归的乞丐、“孤老”到城隍庙看“鲁戏”,既可让他们躲过债主的逼债,又可让他们接受官府或庙方的救济和施舍,城隍庙俨然成了贫苦百姓的庇护所。各地城隍庙香火鼎盛的情况,足见普通百姓对城隍庙内外那些状貌狰狞的使者、无常、牛头马面并不畏惧,反倒显示了他们对城隍爷的信任和喜爱。

      古时候,老百姓在人世间很难遇见清官廉吏,人们无望获得所期盼的公平和正义,只有当他们走进城隍庙时,才能感受到城隍爷的廉洁和公正。鲤江庙门厅门柱上那对脍炙人口的楹联足可为证:“做事奸邪,任尔焚香无益;居心正直,见吾不拜何妨。”看来,城隍神追求的不是恭维和贿赂,他要的是辖下百姓的正直和良善,他甚至直接把自己的执法态度以楹联的形式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宽严从来不爽,何必空祷告;善恶到此难瞒,莫用假虔诚。”一个“空祷告”和一个“假虔诚”就把那些作奸犯科想通过巴结行贿祈求城隍神庇荫的人的路直接给堵死了。这确实难能可贵。

      城隍爷还是一个对自己能力极具自信的地方神,把自己及冥冥之中其他神的能力推到极致。城隍庙内一副对联宣称“暗室欺心神目如电,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明白告诫那些在现实生活中自以为逃脱得了法网惩处的奸恶之徒是无法逃脱举头三尺无处不在的神明惩罚的。城隍神还把“善恶有报”说教在现世社会中为人们所诟病的“报应不及时”的缺陷做了一个似乎能为人们接受的修补,告诉人们:“为恶必灭,为恶不灭,祖宗有余德,德尽必灭;为善必昌,为善不昌,祖宗有余殃,殃尽必昌。”劝说人们不要因为一些作恶之徒逃脱法网,一些行善之人没得到好报而丧失应有的畏惧之心和良善之德。尤为让人们叫绝的是当你即将告别城隍爷走出鲤江庙的时候,一抬头,不经意间就可看到庙门内侧上方高高挂着的一个巨大算盘(据说有的城隍庙算盘中档横梁上还刻有“人有千算,天只一算”八字),警示世人,人间善恶,老天爷都给你算着,切莫“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城隍庙在古代也确实曾经成为对官员进行官德教育的重要场所。明太祖朱元璋对城隍神特别推崇,曾亲诏刘三吾:“朕设京师城隍,俾统各府州县之神,以鉴察民之善恶而福祸之,俾幽明举,不能幸免。”更册封京师、府、州、县四级城隍,各级城隍神都有不同爵位和服饰,各地最高官员需定期主祭。朱元璋曾下令各级官员赴任时,向城隍宣誓就职,标示自己将以城隍神为榜样,公正廉洁造福一方。陈天宇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