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文气大气说仙游

    文气大气说仙游

      在那九仙升天的地方(上篇)

      仙游,相传因汉代九仙云游而得名。历经千年的古县,美丽神话、神奇传说,赋予了一方山水绵绵不绝的梦幻灵性;科甲鼎盛、书香缭绕,滋养出一方子民生生不息的氤氲文气。当时空穿越如今,泼墨山水绘宏图,对话自然抒神韵,成了仙游奋力争上游的新选择,铺展着原生态底色的斑斓画卷。

      在市委五届十次全会召开、“十一五”即将收官、“十二五”蓄势开启之际,湄洲日报组织采访组走进仙游,感受九仙升天地方扑面而来的缕缕“仙气”,探寻九仙升天地方昨天、今天、明天的沿革、嬗变和走向,试图全景、客观、立体地呈现一个真实、多彩、丰满的仙游,为全会通过《建议》提出的“重点支持仙游加快发展”营造氛围。

      湄洲日报报推出系列报道“在那九仙升天的地方”,分上篇《文气大气说仙游》、中篇《边缘前沿说仙游》、下篇《后发先行说仙游》,力求从优化区域发展布局一个侧面,展望我市“跨越发展、宜居港城”的灿烂前景。

      仙游,因“仙”得名。

      相传,西汉时期,在这风景如画的地方,有九位仙人乘鲤升天。唐天宝元年,“仙游”由此成县名,沿用至今。

      一方仙气,一方山水,一方人家。橙黄橘绿时节,“跨越发展、宜居港城”强劲破题之际,记者来到仙游,同当地干部群众一道,回首前瞻,探实情、话实践、看实效,试图从这个有着独特人文沿革、占全市人口1/3大县“十一五”走过的历程,探寻优化区域发展布局的重大话题。

      (一)

      仙游,仙字当头。入境说俗,莫过神仙。瞧人家说仙,还真神气!你听,仙游人,仙人。男的叫仙公,女的叫仙女;仙游风景,仙境。山是仙山,水是仙水;仙游工艺,仙作;做梦,那自然是仙梦了。

      或谓仙气生神奇。钟灵毓秀、人杰地灵。自古尊圣重文,科甲鼎盛,出过4名宰相、5名状元、13名尚书、28名侍郎、近700名进士,有“科甲冠八闽”盛名。1963年至1965年,仙游学子连续三年夺得全省高考红旗。 如今,“中国古典工艺家具之都”、“国画之乡”、“戏剧之乡”、“武术之乡”、“中国梦文化之乡”享誉遐迩。

      仙游籍著名作家郑怀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联系多次前往美国、俄罗斯等国的文化交流观感,谈家乡的人文积淀,一脸自豪。

      千年延续的人文魅力无限,然而,在采访时,当地的人也毫不讳言:传统文化积淀从某种程度上也带来传统观念的积淀。如崇文轻商、重名贬利、囿于农耕、计较得失、纠缠过程、小富即安,等等。

      一位曾在仙游县担任主要领导的老同志告诉记者,仙游人好学、聪明,很有文气,但不够大气。与仙游的同志聊起这,他们说,那是老领导客气,实际上是说一些仙游人“小气”。

      (二)

      文气、“小气”、大气,此怎讲?怎看?

      先从农耕情结谈起。李新贤,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几十年一直工作生活在仙游,分管过全县的文教、经济等多个领域,对当地的人文与经济等都十分熟悉。

      他说,仙游七山二水一分田,山清水秀,物产丰饶,著名“东西乡”原为鱼米和蔗糖之乡。上世纪80年代,他在乡镇工作,深感“一根蔗”产业带来的“甜蜜蜜”,县财政收入高居全省前4名。以后,“一根蔗”不甜了。与先进沿海地区相比,仙游发展慢了一拍,成了“山区县、农业县、欠发达县”。但农业基地、龙头、总量都不大,又难撑经济。

      的确,传统崇文轻商,使仙游发展资金积累先天不足,侨资、港澳台资、民资等投资,都不占优势。财政困难,一度借钱发工资,在全省都出了名。到2003年,县里还有四五亿元的历史债务。

      当地人非常勤劳、节俭,而好不容易攒了积蓄,却经不起几次大折腾。 “一只猫”(上世纪90年代的厦门“熊猫”公司非法集资事件)、“一头獭狸”(上世纪90年代的大规模养殖獭狸搁浅)等几场风波,数以亿计的钱,打了水漂,还严重玷污仙游对外形象。

      与临近县区比,经济落后了,又产生了“怕吃亏”的弱者心态。比如,当时有的干部不愿往市里调,担心“莆田人欺负”。上世纪90年代后期,记者到仙游采访,县委主要领导提意见说,机关里有许多干部向他反映,要求与报社交涉报道偏心莆田轻视仙游的事。得冠军的运动员明明是仙游人,偏偏说成“莆田籍”;抓到的小偷、诈骗犯,巴不得都写成“仙游人”。回报社了解,所有人都喊冤说绝非故意是误会,有的编辑自己还是仙游人呢。

      如今,与当地领导说起这些,听到的是爽朗的笑声———俱往矣!

      (三)

      朗朗笑声,是对过去的道别,更是对今天的自信。

      开阔眼界、开阔视野、开阔胸襟。多维看仙游,创新观念就是解开心结、拓展空间,凸显人文优势、提升软实力。用县委书记林建华的话,叫“四破四立”:破封闭心态,立开放意识;破平庸心态,立率先意识;破保守心态,立创新意识;破依赖心态,立拼搏意识。

      产业结构应时而调,发展方式顺势而变,工业升级进位当唱大戏。2002年,仙游把发展思路由原先的“农业稳县、工业富县、项目兴县”,调整为“项目兴县、工业强县、农业稳县”, 2008年再调整为“依港兴县、工业强县、生态立县”。紧贴县情,“十一五”期间,排序的变化,演绎着发展的华丽转身。

      转身,转出大气度、大气魄、大气势。

      海拔118米的枫亭镇塔头山,矗立着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天中万寿塔”,历经千余年,据传曾迎来朱熹、蔡襄、戚继光等先贤驻足流连、挥笔赋诗。登山顶,俯瞰湄洲湾畔,与这山上人文景观相辉映的是山下仙游经济开发区恢宏雄姿。

      走进开发区,一系列的“巨无霸”让人大开眼界。

      “中国第一胎”,巨型工程子午线轮胎;“天下第一管”,全国最大输水管; “第一大头靴”, 机器人作业生产……仙游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仙游经济开发区副主任张宗贤对记者说,目前入园企业上百家,规模越来越大,2015年产值将达200亿元以上。

      还有,一辆辆悬挂着厦门、泉州等地的车辆引起记者的注意,上前搭话,不少人都操着闽南口音。原来,园区落户的企业中一半以上是来自泉州、厦门客商投资的。

      产品五花八门,客商南腔北调,物流大进大出。

      走出开发区,再看“大”处说大谋划、大运作、大格局。

      仙港大道,从中心城区直达枫亭港区,沿途拓出几万亩的发展腹地,经济二次起飞跑道轮廓初显;沈海复线高速公路,横贯10个乡镇(街道),总投资达50亿元,为仙游最大项目,正紧张征迁;宝泉工艺产业园,规划面积达到6000亩,正破土启动,将建成地标性的城市综合体建筑;金钟水利枢纽工程,总投资6亿多元,一座高达97.5米的大坝横空出世,将为我省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仙游抽水蓄能电站,投资近45亿元,在300米高的山头里,还隐藏着一座深20层楼大坑,如同好莱坞科幻大片情境般迷幻,正兴建着大厂房,将诞生我省第一座抽水蓄能电站……

      下沿海,走平原,上山区。一路看下来,仙游,现代与传统交融,经济与文化共生,处处有神来之笔。想说:邀来九仙今日游,山水依旧景不同。

      何不同?文气仍氤氲,大气正升腾。许晨聪  朱金山 林俊禹  郑志忠

      一方仙气、一方山水、一方人家,仙游神韵显。

     

    图为彩霞中青山环绕的度尾美景。   蔡昊 摄

    {nextpage}

     

      边缘前沿说仙游 在那九仙升天的地方(中篇)

      仙游,神仙遨游的地方。这还真不只是一句广告词。美如其名, 1815平方公里的土地,处处有灵动的神韵。然而,发展不仅要有一方净土,更要造就一方热土。迈向前沿,在第一方阵显身手、当先锋、闯前头,是新时期仙游实现跨越发展必然选择、必由之路。

      (一)

      在莆田城里人看来,与其他区相比,仙游多少有点偏、有点远、有点“冷”。交通制约了时空。的确,仙游山区占70%,有数据显示,2003年前,该县325个行政村的乡村道路硬化率不到30%,县道都是“等外公路”,高等级公路只有福泉高速一段。交通瓶颈从仙游县域图上也可见一斑:版图像个布袋,袋子很大,但袋口被扎得很紧,进不来也出不去。加上经济发展与先进地区相比存在一定差距,在一些人眼里,仙游还真有些“边缘”。

      “边缘”怎么来?从历史沿革来说,建县千余年,坐拥好山好水好风光,世代耕读,自给自足,安于现状。甚至一些人还顾虑,若与外面对接互通了,仙游本地的资源会不会流失了?怕生,担心被强者“欺负”,不敢交往,进而自我封闭。

      自身“边缘”意识,无疑助长被“边缘化”。随着“蔗糖之乡”的衰落,县里经济发展多年徘徊不前,财政捉襟见肘,工业乏善可陈,项目上不去,人才引不进,观念改不了。不少人也较真,看到差距心急眼热,但往往又说的多干的少,骂的多赞的少,说完骂完也就心灰意冷了。

      所以,开放、率先、创新、拼搏,很直接反映在前沿站位上。只有面向、迈入、搏击前沿,才能提振信心、激发士气、树立形象、实现作为,否则只能像“驼背翻跟斗”,吃力又难看。全县上下形成共识,从完善基础设施、优化区域布局、打造增长空间入手,全心全意、全力以赴构筑前沿交通网,达到“一通百通”。

      (二)

      前沿站位,“依港兴县、工业强县、生态立县”是根本。县里的同志谈起这个发展新思路,兴致特别高。

      三句话,冠首领衔的是“依港兴县”。意涵何在?仙游的海岸线仅有枫亭镇4公里,有沿海之名,却似乎没什么突出的港口资源优势,甚至是处在港口经济的边缘。那么,“依港兴县”是否只是一个概念、一个符号、一个炒作?

      先看地图。湄洲湾像个“U”字形,枫亭镇处于这“U”字底,紧挨秀屿港,接近肖厝港,占据南北岸的绝佳“风水”,可谓是靠海临港福地。交通路网的完善,靠海借港,主动参与产业分工,融入港口经济,促进腹地产业、物流、旅游经济等全面开花,“依港兴县”真有大文章可做。

      再走实地。疏港快速通道的建设是关键,包括省道201线仙游段4公里等。来到这里,记者看到,正在建设的省道201线枫慈溪大桥,一半属于仙游县,一半是泉港区,肖厝港近在眼前。“属于仙游的这一半已经先行修完了,主动对接泉港。”在现场负责施工的仙游县交通局主任科员蔡国松说。在枫慈溪大桥旁落户的益明纺织项目业主苏棋植来自泉州,他说,自己在泉州也有3个厂,但受到腹地限制,加起来占地还不到70亩,不及仙游新厂一个厂规模。他看中的是这里优越的腹地和环境。目前项目正加快施工进度,争取12月底完成厂房建设及部分设备购置。

      大通道的建设,无缝承接泉港石化等产业的转移,引得外地投资者纷至沓来。

      斥资7亿元修建的26公里仙港大道,更是仙游跨入前沿的着力之作、点睛之作、代表之作,已产生多方面效益。让仙游最具潜力、魅力、活力的临海片区和蓄势待发的后方腹地环境,全新升级、全景呈现、全盘激活。上午10点27分,记者驱车从枫亭入口进入仙港大道,10点43分便到了县城。大道通畅便捷,拓展的是数万亩的工业腹地。目前规划成5个工业园区,一条新的增长链正在延伸。

      同时,仙港大道外连接高速公路、国道等高等级路网,内连城市环路、山区环路,把仙游山区、城区、沿海三大经济板块串成了一个整体,推进城区、山区和沿海半小时经济圈的形成。路网互联互通,成为经济腾飞的“黄金跑道”,形成辐射强劲的新兴增长极,带动湄洲湾港口城市西南翼区域的崛起。

      构筑通道,依港靠海。县长林桦说,政府正全力作为,有效服务,推动仙游经济开发区和城郊工业集中区站位前沿,纵深开发。

      (三)

      沿海如此,平原、山区同样喧闹。破山门、闯平川、开“布袋”、连高速。内外兼施,多措并举,不胜不休。抢抓海西发展机遇,融入港城崛起大势,猛招频出。仙游县交通局长林建明介绍说,全省高速公路从“一纵两横”到“三纵四横”,再到“三纵八横”,县里紧紧跟进,推进4条高速大动脉建设,开启“走出去”“迎进来”新里程。

      采访时,市“六大战役”激战正酣。在仙游,列入战役的,许多是公路建设项目。夜里来到省重点工程莆永高速仙游段A5标段,忙着组织浇注桥墩的施工方负责人王汉祥告诉记者,他们一天24小时机械不停作业赶工期,每个月以3000万元的产值目标推进。

      在现场,大济镇党委书记马玉耀介绍说,莆永高速仙游段在大济境内有21公里,占全县一半,需征地2649亩。镇里全力支持,进展顺利。“作为传统农业大镇,莆永高速和福广高速在境内交汇,交通优势凸现,将成为仙游跨越发展的又一窗口和腹地。”上下凝心聚力,筑路干劲分外足。

      据了解,仙游建设4条高速公路互通口将达7个!

      分布在山区、城区周边、沿海,东西南北都可快速通往外界。从福州到仙游,只要1个小时。内陆省市经仙游出海,也大大方便了。当地人作了比喻:以前,我们仅有东南边的福泉高速这个“前门”,如同房子只有一个单向门窗,现在“1变7”,是四面采光,八面来风了。

      九鲤湖等景区闻名内外,但各景区分散,形不成整体效益。环山区公路的修建,各个景区串点成线,半小时即能到达。而福广等4条高速公路在北部山区的游洋、菜溪、书峰设了互通口,与环山区公路等县域路网连接。仙游山乡,不但成为我市的一个充满希望的生态旅游区,还能作为福州等地天然“后花园”,让四方宾客共享仙气。

      据统计,仙游已建、在建高速公路达110公里,疏港公路30公里,城市环路30公里,环山区公路45公里,乡村道路1000公里。路网交错、四通八达,沿途绽放显山、露水、彰文、宜居的魅力,让人刮目相看。

      对接大港口、对接大交通、对接大园区、对接大基地、对接大旅游、对接大产业……谋篇布局、环环相扣、层次分明、整体推进。既“填平补齐”又“筑高”创业舞台。 许晨聪  林俊禹 朱金山   郑志忠

      路是筑出来的,路是闯出来的。

      跃身群雄逐鹿的前沿方阵,仙游,崭新亮相!


     广阔空间任遨游。大动脉,成为仙游迈向前沿跑道。图为竣工不久投资7亿元的仙港大道。  蔡昊 摄

    {nextpage}

      在那九仙升天的地方(下篇)

      后发先行,一个滚烫的热词。九仙升天的地方,东风再度宏图起。

      在不久前召开的市委五届十次全会上,审议讨论《建议》时,许多人被这样的表述吸引了———

      “抓住仙游后发优势显现的重大历史机遇,大力支持仙游先行先试、奋力追赶,在政策、项目和融资上给予更大的倾斜,带动仙游经济蓄势崛起,实现全市区域协调发展。”

      在《建议》中如此开辟专门章节,围绕一个县进行浓墨重彩阐述,还真是首次。与县委书记林建华谈起这,他说,市委、市政府对仙游的重视、支持、关怀,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信任、激励和鞭策。历届县委、县政府对仙游发展都付出艰辛的努力,作出可贵的贡献,对我们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也寄予热切的期待。我们一定要不负厚望,乘势奋起,深度融入,提速追赶,用好、用足、用活后发优势,为“跨越发展、宜居港城”作贡献。

      连日来,在采访中,与当地干部群众提起这个话题,大家都感到异常振奋,认为这是一件将载入仙游发展史册的大事,仙游迎来了千载难逢的重大机遇。

      而机遇总是给有准备的人。

      “十一五”打基础,“十二五”求跨越。采访中,这是记者不时听到的话。打基础,需“静”,脚踏实地、埋头苦干,戒浮去躁、耐得寂寞;求跨越,要“动”,斩关夺隘、勇闯前头,先声夺人、气冲牛斗。

      当前,跨越发展开新篇。要更快、更高、更强跨越,关键要有坚实的“踏板”。仙游跨越的“踏板”在哪里?答案,对记者来说,真需要一番发掘。

      (一)

      天冷了,海拔600米以上的西苑乡广桥村,往年此时分外沉寂,村民正要“猫冬”,而今年这里却是特别热闹。县道度凤线二期晋级改造工程正加快施工,要赶在明年元旦前完工。度凤线按三级标准晋级改造,路面宽7.5米。

      这是县里着力抓乡村道路建设的一个小例子。近年来,财力有限的仙游县却舍得在修路上花钱。启动68公里的环山区公路建设项目,晋级改造县城通往山区的县道5条共194公里,这两项投资近9亿元。       在西苑乡半岭村的仙游抽水蓄能电站下水库工地,大山被挖开了一个“交通洞”。在项目施工方负责人陈兆文的带领下,记者从洞口往山“肚子”里走约2公里,里面竟“藏”着一个高约53米(相当于20层楼高)、宽约24米、长约163米的地下厂房。整个电站投资预计近45亿元。数不清的管道、隧道留在了大山深处。

      山乡筑路,钱花村野,人未识啊。提起这样外人还少看得见的工程,县里却有自己的想法:虽然仙游铁路开通、路网构筑,但我们基础还薄弱,无需“显摆”。 几十亿元的钱投在修路上,40多亿元的项目藏在大山里。你看不到短期的效益,但能给子孙后代造福。值得、值得!

      这些还能找得到、寻得见,是有形的,还有许多却是无形的。

      比如,企业转制。2003年至2005年,仙游对20多家国企改制进行机制创新,改变“一厂一策”常规做法,将改制与资产处置分离———把改制的国企资产全部收归县上所有,企业留下的债务由县上统一偿还和支付。一方面为改制企业职工缴付了各种保险和补偿金,与企业职工解除了劳动关系,另一方面盘活了收回的国企资产,既解决民生问题,又保一方安定稳定。

      比如,“资本”运作。仙游着力变“有多少钱办多少事”为“办多少事筹多少钱”,探索BT、BOT、公益性项目与经营性项目捆绑等投资方式。目前全县政府性融资余额达26.9亿元。

      比如,民生优先。木兰溪风景秀丽,穿县城而过。在开发利用时,一些人提出,把溪岸的好地拍卖给开发商。此也不失为缓解财政困难的一个办法,但县里经过权衡,最后还是决定把数公里长的溪岸规划成市民公园,把最好的资源用于惠民生。

      如此这般,一道道难题在无声中破解,一件件实事在低调中办成。

      (二)

      青山绿水,对仙游来说,是扬后发优势的根底、潜力、希望所在,保一方生态、养一方灵气、显一方神韵,仙游可谓使出浑身解数。

      生态比较优势,是仙游发展的新增长极。的确,当周边地区的生产要素供给日益趋紧时,仙游丰富的自然资源,尤其是生态环境资源更显得弥足珍贵。所以, 财政虽困难,但在2003年便提出“保护也是政绩,是为了更好发展”的理念。县领导强调,山区乡镇要全力保护生态,严禁采石采矿伐木,不搞工业项目,连开山造果也不鼓励。2008年,“生态立县”列入发展定位。

      仙游北部山区已经规划为生态旅游经济区,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严格保护、有序有效开发生态旅游经济区,重点发展生态旅游、绿色能源、特色农业、观光农业等绿色经济。

      谈起这,仙游籍著名作家郑怀兴十分认同。他对记者说,他三次到过太湖,仙游生态优美,文化底蕴深厚,与江浙地区相似,依托文化,勾勒山水,助力发展,是实现先行的一大出路。

      用好后发优势,必生“厚发”效应。

      对此,县领导还有不能说的秘密:与先进地区比,仙游还落后,但绝对不是积重难返,我们要负重奋进,想方设法,不遗余力,别人付出十分能做到,我们就要付出十二分。

      (三)

      发挥后发优势,需要营造和谐安定的干事创业环境和氛围。

      在一些人看来,仙游人似乎更“较真”、“复杂”,信访量也大。采访时,大家不约而同讲起仙游闻名全国的莆仙戏《春草闯堂》:一个小丫头都敢斗县官、上京告状呢!有人因此戏称仙游是否有爱上访的传统?

      的确,后发先行,回避不了现实热点问题。“信访不信法”、“不按程序走”,这在不少地方很常见,特别是人口多的地方,对仙游来说,似乎更是如此。发展上升期往往也是矛盾凸显期,如“成长中的烦恼”,需要用心、用情、用力化解。建立健全信访“路线图”机制是化解难题的一个“利器”。记者采访了一位叫林亚华的村民,过去的老上访户。他因为补偿问题,曾不断到公安、法院等多个部门上访。自从县里着力推行信访“路线图”后,他的案件被信访部门直接交办督办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减少了许多中间环节,效率得到提高,问题得以解决。确实,信访“路线图”极大减少了“大闹大解决”、“重复信访”等现象的出现。后发先行,很重要是环境先行、氛围先行、正气先行。上下同心,利可断金。据县信访局副局长张金国介绍,推行信访“路线图”后,曾是全省有名的信访大县,近年来进京上省非法信访的数量逐年递减。

      这样的环境、氛围,为打基础、求跨越提供了旺盛的人气,为“十二五”发展注入了源泉。根据初步规划,到2015年,仙游县地区生产总值比“十一五”翻一番以上,财政总收入也比“十一五”翻一番以上;到2020年,努力打造成为港口经济重要的新增长极,实现“三个转变”,即由欠发达县向经济强县转变,相对边缘县向交通较发达县转变,小县城向临港宜居城市转变。

      机遇已来临、宏图正铺展、跨越逢其时。行在青山绿水间,感受着九仙升天地方的仙气,回味所见所闻,仿佛听到仙游在发出一种声音———“十二五”,我来了!许晨聪  林俊禹 朱金山  郑志忠

     

     

      图为仙游抽水蓄能电站在大山体中挖出50多米深“大坑”建厂房。此现少为人知,以后将成为购票游览的工业景点。仙游,默默积蓄的潜能将化为令人瞩目的后发先行力量。 蔡昊 摄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