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从“急水流沙粗在后”说起

    从“急水流沙粗在后”说起

      讲起对对子,莆田人马上就会想起:“急水流沙粗在后”。这句话据说是来自富有传奇色彩的康大和故事。康大和字原中,号砺峰,莆田县忠门下人,明朝嘉靖十四年(1535年)进士,官至南京工部尚书。传说他家贫,幼年得天花,落得满面麻点。长大后当过盐工,工馀读书成材。有一次赶路进城赴考,到了考场,大门已关闭进不了场。他急得一身汗,向监门人员苦苦求情,让他入场参加考试。监门人看他是个乡巴佬,又黑又粗,估计没啥才学,就想嘲弄他,说:“好,我出一句‘急水流沙粗在后’,你能对得出就进去。”莆田方言麻脸称粗面,讽刺他一个麻脸的人赶考还迟到。同时句中也含着自然界规律:沙粒在急流冲涮中,都是粗的在后。康大和当然知道这是对他人身攻击,但他不气馁,很得体地回对一句:“狂风扬谷冇先行”。(冇,莆读如“破”,意指不饱满或空腹的谷子。),对得很工巧,当然获准入场。本文不是要演绎康大和的故事,而是想说:这个对子的内容,不是康大和故事首创的,古代早就有了。

      《世说新语.排调》中记载着一个故事:晋代王坦之(字文度)、范启(字荣期)都在司马昱(后为简文帝)属下任职。范年纪大而官位小,王年纪小而官位大。有一次,他俩一起走的时候,互相谦逊,让对方走在前面。谦让了一会儿,王终于在范的后面。王调笑地对范说:“簸之扬之,糠秕在前。”范接着回应说:“淘之汰之,沙砾在后。”《晋书.孙绰传》中也有类似内容的记载,人物换成孙绰与习凿齿。这都是文人生活中互相调侃的趣事,供作谈资。

      不过上面提的那副对子还有一点,须要指出来:本对子表面看很工整,其实不然。最后两字“在后”对“先行”,就不属工对。“后”和“先”,“在”和“行”属工对,却不在相对的位置。像这样的对子,称为交股对或颠倒错综对。前几年央视春节晚会上就有用福建的名牌“铁观音”“妈祖庙”做对:

      品铁观音,香飘两岸;

      拜妈祖庙,情系一家。——叶子彤

      引起观众议论。因为这类的对式,是特殊手法,不能普遍运用,读者很少见到,所以引起异议。今从手头笔记中录出几副交股对,提供给对联爱好者品味欣赏:

      如今腐草无萤火;

      终古垂扬有暮鸦。——唐.李商隐《陏宫》中句

      幽燕不照中天月;

      沣沛空歌海内歌。——元.刘因《白沟》中句

      得趣无如耽酒好;

      遣情惟有读书高。——近代邑人宋湖民句

      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上坐;

      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靠边。       ——民间趣联

      我们在文艺欣赏的时候,须要知道有这么一种另类的对式,但在楹联创作的时候,却不要经常运用这样手法。因为多了就会破坏联语的对称和谐之美。王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