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枫亭沧溪渔船到”的传奇

    “枫亭沧溪渔船到”的传奇

      清康熙年间,仙游榜头象洋村大路洋自然村,有一户财主叫胡德贵,其先祖是富豪人家,盖了一座大厝。胡德贵亦有万贯家财,也要再建造一座大厝,聘请一位堪舆先生,择地取仁,地理先生在山坡上择一处“卧地母虎”穴位。大厝建后几十年,胡家人丁旺盛,财源广进如水涨,成为当地富甲一方名望人家。胡家发财之后,却人伦道德丧失,有权有势,蛮横不讲道理,胡作非为,欺凌乡里的小房小姓人家,谁也不敢得罪于胡家。

      清道光年间,邻村有一户杨姓农家,名叫杨待发,系是小房,生育二个儿子,长子叫杨述万,次男曰杨裕万。兄弟俩从小聪明伶俐,老实憨厚,事孝双亲,近弱冠之年,身强力壮,只因家庭经济贫穷,尚未婚配,只好给人家当长工打短工过日子,生活苦楚难名。

      有一年乡间瘟疫流行,杨待发夫妇不幸染病,双双鹤驾酉归。杨述万兄弟痛不欲生,生活所困,无奈走出家门,浪迹到仙游郊尾地方谋生。巧识一位叫阮山掌柜,他在郊尾街开了一爿经营海产品的店铺,正好缺少人手。于是杨家兄弟就在阮山店里帮工,兄弟脚手勤快,为人厚道,边帮工边学习经营技能,得到阮山的赞赏,除生活费用外,每人每月还发给二个银元工钱。一年之后,杨家兄弟积蓄了一些银两,便辞去帮工之职,自操经营海产品生涯。

      杨家兄弟在郊尾附近租了一间民房,经营海产品生意。每天起早摸黑到枫亭沧溪港鱼行购买海产品,然后在枫亭、郊尾一带走村串户叫卖或“放店”。因他们斗大之字也不识,常与鱼贩仔打交道赊欠钱款,必须记账,只好凭着记性,只能依鱼品样式画上鱼图,斤两只能用笔划“—、—”因鲎鱼和    鱼的两种样子差不多,但鲎鱼的价钱便宜,    鱼的价钱贵些,便在    鱼边加画一个鸭蛋形状,并画上脚和尾巴。时间久了,要结算时,结果分不出哪是鲎鱼,哪是    鱼?有时还要倒贴了本钱。民间有谚语云“    鱼搭鲎账”便源出于此。后来,他们就不干这行生意。

      古人云“是亲不是亲,非亲却是亲。美不美乡中水,亲不亲故乡人。”后给朋友举荐,求杨姓族亲,兄弟俩到郊尾杨寨三叔公家里,言谈生活艰难处境,得到三叔公的怜悯同情。无巧不成书,刚好三叔公的儿子在沙溪街开了一爿豆腐加工作坊,正缺少人手。便收留杨家兄弟在豆腐店帮忙,以度眼前之急。杨家兄弟手勤脚快,办事精明能干,从中学到制作豆腐加工技术。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三叔公家遭不幸,房屋失火,三叔公被烧死,其子为了照顾家庭,便将加工场转让给杨氏兄弟经营。杨述万兄弟以“诚信之道”为经商理念,礼待顾客,童叟无欺,招来顾客盈门。述万在店里经营,裕万肩挑下乡叫卖,生意做得很红火,时有供不应求。邻村郑姓一户农家有二位小姑娘,容貌不凡,时常到店里购买豆腐,见豆腐加工来不及,就主动帮忙推磨磨豆浆或烧火。眼看他们兄弟俩的为人,也很敬重他们。日子久了,对杨氏兄弟产生爱慕之心,后由父母撮婚,将两女儿婚配给杨家兄弟为妻。从此两对年轻夫妻恩爱有加,和睦相处,勤劳俭朴,经营豆腐行业生涯,经济收入颇丰,在沙溪周边乡闾出了名。

      1840年鸦片战争后,英国商人大肆在中国贩卖鸦片毒害中国人民,然后将掠夺到白银运回英国。时有一英商把鸦片运到东北大连销售,把银元准备运到香港后转回英国。当时清政府在各个港口设置海关查缉站,检查不法商人违反中国政府禁运物资,英商怕被中国政府查缉,故在大连采购大批物资及黄豆,把银元佯装藏入大豆袋里,以图蒙混过关。这时一艘英商船运载大豆里藏了大量银元,当货船航运至浙江舟山群岛海域时,却被海盗船劫去,将英商人抛进海里喂鱼。

      海盗劫船后,往南驾航到浙江台州靠岸,把船上的棉花、布匹、杂货及一批大豆准备出售。再说,枫亭沧溪商行郭友贤老板,他刚把仙游运去的白砂糖、龙眼干、茶叶卖毕,准备购买带鱼、虾米和大豆运回枫亭沧溪销售。当时海盗只知棉花、布匹和杂货是较为值钱的,而对大豆却视为一般货物不值钱,不屑一顾,叫郭友贤半买半送全部购回。货船在大海上遇到风浪漂流二昼夜,才平安回到沧溪港码头。斯时,郭友贤被风浪折腾得精疲力尽,一回到家里就倒卧床上睡个大觉。

      话说这天,杨述万在店里房里午睡,朦胧中梦见一位白眉老翁对他曰:“述万呀,发财的机会到了,你还在打午睡呢!”述万问道:“什么发财机会到呢?”老翁言道:“枫亭沧溪渔船到,船上有一批大豆袋里藏着银元,赶紧把大豆买回来,不就发财了?”老翁言毕就不见了。述万醒后半信半疑,便把梦事告诉家人,随即带着银元,速赶到沧溪满港郭友贤商行,对工人们说:“我们要采购大豆。”伙计回答“有没有大豆,我们不清楚?你可可去问郭老板。”当时郭老板正在睡着,朦朦又糊糊说:“船仓里那几十袋大豆可以卖,每袋价钱二元大银。”

      杨述万兄弟随着工人到船上看货为由,暗地他撕开大豆袋,把手伸进袋里摸当做看样品。果真有一包白银。杨述万二话没说,将带去银元先购了24袋,每袋60斤。付清了钱款,随而对工人说:“我们带来的银元不够,先买这些,等一下再来购买,请不要卖给别人。”于是,立即雇人把这批大事挑到沙溪店里。撕开大豆袋一看,每袋里装有银元300元,取出银元后,速到沧溪把仅有的84袋大豆全部购买运回,经过清点,共有银元32400元,这个天文数字,一家人眉笑颜开,这是杨家先祖有积德、苍天赐于我们兄弟俩。一时间成了大财主。俗语云:“财不露眼。”若是漏了风声,会招来灾祸,只好隐情,暂时照常做豆腐生意。

      数月之后,杨述万对其弟说:“沙溪这个良园虽好,但不是久恋之家,如今有了钱,须叶落归根,返回故梓榜头安居落籍。”裕万答说:“阿兄主意就是。但胡家势力之大,咱们哪能安居呢?”兄弟俩归回故里之心强烈。先回老家的旧厝暂住。数月之后,他们暗地请了一位地理先生到自家门前勘察。地理先生曰:“胡家住屋是位‘虎母穴’,每当夜晚开兜一,两戈大灯笼点亮时,就像一对虎眼张开,虎口一张就会吃人,要破此穴地,必须待到八月十五日晚,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灯笼烧掉,老虎无眼睛,就无法行走,此穴位一破,胡家定会败落。”后来,杨氏兄弟照此办了。八月十六日早晨胡家主人误认自家灯笼昨夜失火家人平安无事就好了,亦不再追究失火之事。几个月后,胡家真是陆续死了人。几年之后,人丁大减,逐趋败落,部分子孙外迁异地,房屋倒塌,成为一堆山坡,后人叫着“孤魂坡”,流传至今。

      二年之后,杨氏兄弟携妻带儿,从沙溪回到多年的故里榜头,把得来的银元,在象洋大路顶附近盖起一座大厝;其房屋是三进深,五个大门,两旁加盖护厝及私塾教室,规模雄伟,蔚为壮观;计有99个天井(今存)。杨家人丁旺盛,名声大振,闻名仙游境内,流传至今。吴春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