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莆田人民的“鲁山恋”之情 ——记原莆田县县长原鲁山的二、三事

    莆田人民的“鲁山恋”之情 ——记原莆田县县长原鲁山的二、三事

      在莆田广袤的山山水水、田园村舍,经常可以听到干部、群众在津津乐道地谈论被誉为“草鞋县长”——原莆田县县长原鲁山的感人往事。这也许是对历史的回归、理论的践诺,现实的期盼和对人格的崇敬吧!在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前夕,笔者与老县长的子女、往昔的同事、老部下共同拉开记忆的闸门,回顾老县长那令人感怀的品格和勤政、廉政,真心为民的点滴往事,揭开莆田人民“鲁山恋”的奥秘。

      一、民生县长,关注民生显真情。

      原鲁山同志一九一五年三月出生于山东省胶东半岛莱州市农村。“七七”事变后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先后担任抗日游击队指导员、村长、机关支部书记等职。一九四九年三月随军南下,一九五二年六月调任莆田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委常委、部长。一九五五年十二月,经莆田县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选举,当选为莆田县县长。次后连选连任五届,直至一九六八年九月县革委会成立。原鲁山同志不仅仅是位人民选举产生的县长,而且是一位真心实意关注民生的县长。老县长的子女告诉笔者,父亲自投身革命的那天起,就把自己的毕生精力,甚至生命都交给了党,交给了人民。几乎忘记了家,忘记了家里的人。原莆田县政府机关的同志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当年机关大院夜晚里电灯最后熄灭的,那就是老县长的房间。老县长还养成一个多年的老习惯,白天下乡,利用晚上审签、修改科局呈送的文件、材料。政府、人大会议、扩干会的报告、讲话,总是自己动笔,反复推敲、修改、朗诵,常连续熬夜通宵达旦,一直感到满意为止。因为他在县委领导班子中,算是“文化尖子”,所以还经常要为县委主持起草一些重要文件、报告,然后提交常委会集体讨论审定。

      当时莆田县,含现荔城区、城厢区、涵江区、秀屿区、北岸和湄洲岛辖区。人多地少、经济基础差,群众生活贫困,正处百废待兴的关键时期。现实问题摆在刚刚上任的县长面前,像莆田这样一个人多地少的农业大县,出路在哪里呢?又如何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从调查研究、蹲点、访贫问苦中找问题,想办法,成为贯穿原鲁山主政时期的整个过程。莆田的同志反映“原鲁山是一位呆不住机关的县长,除了开会和处理公务,他大部分时间是下乡,蹲点基层。调查研究、访贫问苦是他的重要工作。”在经过调查研究发现沿海地区人口占全县40%,由于十年九旱却成为全县最贫困的地方,关键是“水”的问题,便下决心从“抓命脉、治理水、夯基础”入手,作好就任县长后第一开篇文章。

      (一)修建福建省重点水利工程——东圳水库。

          1956年从调研、勘测、规划,莆田县政府向国务院、省人委报送《关于要求迅速兴建东圳水库的报告》,并多次陈情水利部和省领导,到工程立项审批、组织施工,前后历经三年多时间,耗资四千多万元,终于建成了有效库容28270万立方米(是当时木兰溪下游南北洋沟道总蓄水量的近十倍),有效灌溉面积26.5万亩的全省重点的水利工程。时至今日,东圳水库仍默默无闻地为莆田人民发挥着拦洪、灌溉、航运、发电、养鱼和解决居民生活、工业生产用水的综合性效益。被称“为莆田人民创下千秋基业”的工程。

      同时还在山区、沿海先后修建了桂山、径里、海头、沁后、红山、群峰、东方、石塘、石盘、鉴楼十座百万立方米以上的小(一)型水库和54座十万立方米以上的小(二)型水库,总合计蓄水32124.8万立方米,有效灌溉面积达352147亩。并且配套修建南北洋海堤工程15公里,整修内港堤防近一百公里;修建涵堤、港利、田厝、东山、桥兜五大排水闸工程,总排洪量达600立方米/秒。这些工程的相继竣工,从根本上改变了莆田县农业基础设施条件。

      莆田从未修建过这么大型、这么多的水利工程。无论从开拓性、还是奠基性的角度来看,以上工程的成就可以说是原鲁山的从政的风格、高超的组织、协调能力和高瞻远瞩的决策水平的体现。在工程实施的整个过程中,原鲁山既当指挥员,带领着千军万马日夜奋战在工地上,又当采购员、施工员,跑省城找领导、批器材、要设备。哪里有困难、哪里有危险,他总是出现在哪里。不但呕心沥血、身先士卒,曾因积劳成疾,在工地上患上急性肝炎;两次摔伤,一次缝了五针,一次左腿左胫骨摔裂。莆田干部、群众普遍反映,原鲁山任县长的10年(1956-1966年),是莆田水利工程兴建最多,面貌改变最大的10年,东圳水库只不过是他倾注心血最多的一项工程罢了。“饮水思源,莆田人民自然也忘不了原鲁山这个名字。”

      (二)倾听民意,实现社社通公路。

      莆田县的公路交通原有福厦公路从北到南贯穿东部地区,因战备需要,1952年抢修了城关经笏石至石城、平海的公路,1955年山区公路修至白沙,后续修至永泰县。但部分乡镇仍未通公路。1956年县人代会上,未通车的乡镇代表提出要求修筑公路的建议。原鲁山认为代表的意见非常正确,现实也非常需要,但有碍于国家投资资金缺口,决定走民办公助,采取统筹规划,统一勘测线路,分期分批施工,结果仅用不到三年时间,就先后开通濑溪至华亭,白沙至新县,庄边至黄龙,笏石至东沙、前运,城关至东圳,东埔至忠门等17条公路,全长130公路,实现了除海岛外社社通公路,解决了群众出行难问题。

      (三)荒山绿化、营造“两湾、两岛”防护林。

      在深入农村调查研究、访贫问苦中,原鲁山发现山区、沿海的水土流失十分严重。治理风沙、水土流失与治水同样不可忽视。于1956年上任县长后,就着手制定1956-1967年全县绿化造林67万亩的12年规划。1956年就造林10万亩,其中沿海防护林2万亩。1963年原鲁山同志总结大跃进期间,只管任务完成,不问成活率高低的教训,学习先进地区经验,把造、管、护责任层层落实,经过三年努力,沿海十个公社又营造木麻黄、相思树、黑松、马尾松等抗旱抗风树种近10万亩,其中海滩一线木麻黄近二万亩,成活率达80%以上。笏石温东、平海东林、湄洲下山等10多个大队还被评为全省造林保持水土的先进单位。平海湾、湄洲湾、南日岛、湄洲岛海岸线上形成宽50-100米的抵御风沙绿色林带,今已干粗叶茂,郁郁苍苍。

      (四)筹建沿海公立医院,解决群众看病难的问题。

      原鲁山在沿海蹲点、细察民情,看到平海、东峤、埭头、笏石等10个沿海公社群众有病要么要走三、四十公里到县城或涵江去看病,要么有病得不到及时医治,心急如焚。因为莆田县当时只有二所公立医院,一所在城关、一所在涵江,江口的平民医院则是依靠侨区华侨资助兴办的。沿海地区创办一所公立医院十分必要。在当时财政极为困难的情况下,原鲁山想方设法,通过财政适当扶持、转制、借贷等办法,1960年终于在笏石公社大营村兴建一所初具规模,后来发展成全县四大公立医院之一的笏石医院。为沿海群众解决了看病难的问题,受到群众的赞扬。

      (五)建华侨新村,吸引侨资参加国内经济建设。

          涵江、江口是莆田华侨较多的地方,1957年有华侨、侨眷提议要求建华侨新村。原鲁山经多方考虑,认为这事关落实侨务政策应予支持。则亲自实地勘察,果断决定破除封建迷信、迁坟平整涵江的塘北山。这样既可建华侨新村,还可以为多家国营企业提供厂房基建用地。在施工过程中、原鲁山多次亲自主持协调会议,帮助解决资金困难问题。许多华侨、侨眷搬进新居时,都赞扬政府关心海外华侨的困难,表示今后一定要关心家乡的各项建设。

      (六)围垦堵口排难和修建外度水电站工程。

      1972年原鲁山重新走上工作岗位,对于这样一个山东硬汉,始终把工作视为生命的一切。不顾年近花甲,伤病未愈,毅然接受县委分配给他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到沿海处理一个面积15100亩的围海造田工程的大坝合拢堵口难题,这是一项既艰巨又风险很大的任务。但原鲁山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经过调查研究,召集专家座谈,总结多次大坝堵口合拢失败的教训,集思广益,精心组织,科学施工,经过三个月的日夜奋战,终于堵住了缺口,保住了大坝,后来这一工程被县委命名为“胜利围垦”。

      外度水电站是原鲁山恢复工作后,为解决山区几个贫困公社的群众用电问题,利用外度引水渠工程落差发电的又一重要工程。他亲自挂帅兼任总指挥,并几上省城找老领导筹资金、要设备、批器材,经过紧张施工,花时二年多时间,于1975年7月建成输电,为山区群众送去了光明。

      原鲁山同志那种“民情常察,民心常思,民意常牵挂”的精神,不论是做工作还是做人,都是实实在在,用本地话讲叫做“无灌水”(没有水份)的品格和“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坚定信念与他的“政绩”一样,让莆田人民至今念念不忘。 

      二、廉洁县长,严以律己铸党魂

      原鲁山在任县长期间,“对科局的宴请,不论场合大小,都一概谢绝。”“绝不接受来自任何方面送给他个人的礼物。”“从来没有利用职权托人购买计划供应的紧俏商品。”“下乡不要派车,自己走路,或坐公共汽车,‘脚车背’。”“吃饭则在大食堂,从不开小灶。”“住则在机关大院集体宿舍,一间普通房子,一半做办公室,一半当寝室”等等,始终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众口皆碑。曾经在原鲁山领导下的同志,还给笔者介绍了以下几个小故事:

      1、公权不私用,子女就业坎坷路。原鲁山同志南下福建时,一直把妻子、子女留在山东老家,以后相继来莆田读书,照顾父亲的生活。子女长大后并没有因为父亲是县长,而受到特殊的照顾,反而连按政策的正常就业,也走了不尽的坎坷路。其长子原承志,1954年奉母命来莆田照顾父亲,后由当时的县委书记安排当通讯员,一干就是四年,以后才按政策统一转为一般干部;次子原承彬,奉父命留在山东老家,以照顾祖母和母亲,后当木工;长女原承芬,1954年来莆读书,高中毕业后,县教育局计划安排到教师进修学校当职员,被原鲁山驳回,结果在家待业两年后,才安排到莆田四中图书馆当临时工;次女原承敏,在“文革”时初中毕业,受父亲株连,升学无望就业更是妄想,只好返山东老家劳动。1972年复陪伴母亲来莆田治病,母亲病逝后就待业在家。后来,时任省总工会主席贾秉勋(50年代曾任莆田县总工会主席)来莆检查工作,顺便到原家探望老友,得知承敏没有工作,连对象都找不到,心里很抱不平,遂交代县劳动部门给予考虑并说:“如果县里没有名额,我负责由省特批解决”,最终才由县劳动局安排到新组建的公交公司当汽车修理工。那小的俩兄弟是双胞胎,高中毕业时,正值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原鲁山带头把他们送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知青大返城时,人家都由大人出面跑关系找门路,都安排了比较满意的工作,唯独原家两兄弟没人给予照顾,直至拖到最后一批返城,安排结果是一个修公路,一个是去顺昌修铁路。堂堂县长的子女就业,连当个普通职工都历经坎坷,无论在当时和今天都是令人不可思议的。而原鲁山经手为他人解决就业、落实政策,只要力所能及,每年都有几十件。

      2、县长夫人探亲路上差点迷失。按国家规定,原鲁山每年可以回老家探亲一次,往返旅差费由公家报销。但从1949年南下至文革罢官前的17年间,原鲁山只回过老家一次。1964年原计划回老家一趟,看望老母亲和妻子,由于忙于公务,只好写信叫妻子来莆田团聚。由于妻子不识字,手持丈夫的信函上了火车,在杭州转车时走岔了路,幸好遇上一批莆田老乡,得知是难得的清官县长的夫人,帮助护送到莆田。其妻子在莆田也仅住了三个月,就再回老家侍奉高堂。1972年妻子身患重病,再由小女儿陪伴来莆田医病,路上又摔坏了腿,住进了医院,正当妻子病危很需要照顾和安慰之时,原鲁山却奉命赴省里参加粮食会议。返莆后又必须立即召集县扩干会传达贯彻,待到会议最后一天,他正在会上作总结报告时,女儿跑来告知母亲生命垂危,等到作完报告赶到医院,老伴已经不省人事,不禁老泪纵横,失声痛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老县长的子女告诉我们:父亲作为一个硬汉,曾经哭过三次:一次是68年年逾八旬祖母病逝,他当时正在广化寺“跪着”,讣闻传来,他悲痛欲绝,深感对不起母亲的养育之恩。不过此时,他眼泪只是往心里淌。一次是1972年母亲病逝,深感负疚,未尽一个做丈夫的责任;还有一次是下乡到忠门乡,在农民家里揭锅看到里面的根状小薯伴薯叶难见米粒的粥,辛酸落泪,深感县长的责任。

      3、一级工资的故事。1956年原鲁山工资就定为行政15级,1963年难得碰上部分工资调整的机会。经县委讨论分配给县政府正副县长调升一级指标,当时科局长以上干部民主评议一致认为,原鲁山任正县长时间最长、对党的和人民贡献也最大,这一级工资是非他莫属。可是原鲁山排除众议,说服其他副县长,他认为副县长张坤革命资历长,过去打游击贡献很大,原定16级偏低,还是评给张坤好。把这一级难得且应得工资又让给了别人。县机关的同志还告诉我们,原鲁山妻子没有工作,家上有老母,下又多子女,无论在机关干部、还是县委、县政府班子中,是大家公认的特困户。可是机关里评困难补助也好,救济也好,他总是让给别人。原鲁山什么都好,就是开会,做报告经常掌握不好时间,需要别人提醒。原因是原鲁山没有手表,所以连夏天午休时若碰上下午有会议,都不敢熟睡,会三番两头爬起来问值班员“现在几点了?”,应该说原鲁山早先是有买过一块表,听说还是借的钱,以后大女儿出嫁时,送给大女儿了,就再也没有买手表,才会出现没法掌握时间的笑谈。尽管是一些小事,但莆田机关的一些同事、工作人员无不敬重原鲁山品格!

      莆田的同志还告诉我们,原鲁山主持的许许多多工程,历经半个多世纪的运行考验,至今无一处发现工程质量问题,更没有因某一工程而牵涉出经济上的问题。这也许是莆田人民“鲁山恋”的又一重要原因吧!

      三、团结县长,襟怀坦荡广纳贤。

      原鲁山县长任期长,先后与他共事过的副县长有16人之多。其中有老干部,也有新干部;有本地干部,也有南下的和部队转业干部;有工农分子,也有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共事的时间有同始至终,短的也有不足一年。他们无不感到给原鲁山当助手,心情舒畅、合作愉快,无思想负担和压力。有位副县长说“老原不论是做工作还是做人,都是实实在在的,用本地话讲叫做‘无灌水’(没有水份)。他无私无畏,敢讲真话,而且有水平,分析问题入情入理,政策掌握得准,让大家信服;老原作风民主,下级干部有不同意见可以跟他辩论,所以大家都敬重他,愿意听他的。他事事以身作则,身先士卒,对自己对亲属要求十分严格。”有一位副县长,是位老红军,57年从省里下放到莆田后一直担任副县长,直至文化大革命,他的革命资历和行政级别都超过原鲁山。平素对这位德高望重、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原鲁山特别尊重,凡政府机关大事多与他商量而后行。这位副县长对原鲁山的为人处事也极为钦佩,处处以原为楷模,严持操守,身体力行,尽量为原分挑担子。他俩亲密无间,坦然相处,同甘共苦,共事十多年成为历届县政府班子团结的基石。还有一位副县长,是1935年参加革命的老游击队长,是位工农分子,在地下斗争年代,夫妇俩甚至卖掉子女支持革命。解放后,身居要职,仍保持革命优良传统,密切联系群众,关心群众疾苦。对奉承拍马的人,对不合理的事,敢说敢顶,所以不时碰壁,原鲁山理解他、尊重他,并根据他能广泛联系群众的特点,安排他分管民政及社会优抚福利工作,并同时交给有关同志给予解决家庭生活上的具体困难。这位副县长对原鲁山格外信服,有什么牢骚就找老原发,发完了又痛痛快快接受老原的批评开导,然后高高兴兴去完成所分配的工作。每当政府换届时,原鲁山总是交待多安排一些党外人士,和重用一些卫生、农业、教育界有真才实干的干部。我们翻开原承志同志所给的资料,那是一次与原鲁山共事过的老领导座谈纪要,什么“坚持原则,乐于与人为善,大公无私,对工作对同志都出于公心、淡泊名利”“敢于负责,从不推诿……”,肯定,赞誉有加的话语,洋溢于表,这些都是发自内心的肺腑的对战友的真情思念。

      原鲁山对“干部”二字的阐述还特别有新意。他说“干,就是要你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起带头骨干作用,扎扎实实干出成绩;部,就是要牢记自己是群众的一部分,没有丝毫特权。”他自己首先是理论与实践零距离的践诺者,在勤政、廉政、班子团结方面做出示范,才形成了巨大的凝聚力。原鲁山在科局长基本素质方面提出颇有创新的“三能三不”要求,即能经常深入基层了解实际情况,掌握第一手材料,不搞弄虚作假;能独立解决具体问题,不推卸责任;能自己动手拟写业务报告材料,不照本宣科。又从另一面体现了原鲁山的领导、决策、组织不同寻常的能力。在文化大革命中,原鲁山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情况下,他自撰了一副对联:“职业无贵贱,只要你安职乐业,无私奉献,就是职务较低,德誉照样美好;品格有高低,倘若他贪赃枉法,假公济私,即使地位再高,声名同样丑赃。”这是自勉,是警人,也是原鲁山同志高尚纯洁心灵的注释。也许有人会认为以上仅仅是一些事实的简单重复,但老县长子女向笔者提供的纯属作者自发撰写的有关“平民县长原鲁山的情怀”。另外,资料汇编也可以看到莆田人民“鲁山恋”的真情。       (郑元福)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