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唐瀛州刺史玄泰公——人文入莆 奠定基业

    唐瀛州刺史玄泰公——人文入莆 奠定基业

      唐瀛州刺史玄泰公陵园位于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西天尾镇南少林寺环山公路6.7公里处的鸡啼坪。鸡啼坪地处莆田二十四景之一“紫霄怪石”南面,与九华山毗连。“紫霄怪石”以千年古刹、无尾螺、红虾、怪石闻名,鸡啼坪自古为风水宝地。隋唐年间,林氏先祖自晋安移居此地,便选中这一方福地。据族谱记载,禄公四世孙恪公及后裔茂公、玄泰公、万宠公先后归葬于紫霄岩之阳的上邱山鸡啼坪,只是山深林寂、荆棘繁茂,人迹罕至,一时无法寻觅。十年前,林氏族老秉持《族谱》,按图索骥,偶然间南少林鸡啼坪发现了被当地乡民称为“太子墓”的唐初瀛州刺史玄泰公、万宠公合葬墓。

      公元636年,距今1376年,地处东南海滨一隅的闽中大地,海水汹涌澎湃,海浪掀天,翻起阵阵水花。海鸥在蓝天下尽情翔舞、飞逐;猛兽在深山间出没,虎啸狼嚎。至海岸三、四十公里之平原地带,沟壑交错,蒲草丛生,遮天蔽日,涨潮时,海水沿着沟渠浸向壶公山麓、九华山脚。南山苍翠,山之半有千年古迹:湖山书堂,梁、陈间郑露三兄弟“开莆来学”读书处。莆未塍海时,海潮直至南山之下,波光山色,互相动荡。今筱塘社区之底水犹咸卤;南寺前田中有咸泉,掘地为坎,坎中之水含卤,取之以沃豆浆,则浆凝为腐。

      陈光大二年(568),析南安郡初置莆田县,寻废;隋开皇九年(589),再置莆田县,不久又撤。唐武德五年(622),河南颖川武将陈迈,率兵驻扎于莆田,朝廷三置莆田县,封授陈迈为莆田首任县令,隶属丰州(今泉川),从此,莆田人文大启。

      此时晋安郡王林禄之四世孙林恪,率林氏家族在沥浔(今霞林、棠坡)已定居二百四十多年。至禄公十世孙林茂,举家迁徙至九华山、紫霄岩下之枫林(今西天尾林峰村)。茂公官右丞,因恋九华绮丽山水,卒后嘱子孙将其葬于紫霄岩下上邱山,好日夜守护先祖开创之基业。茂公家族,世代簪缨,其子孝宝公,隋炀帝朝官补国子祭酒;孝宝子文济公,唐太宗朝官洛州刺史;文济子国都,唐高宗朝官建安郡常侍参军;国都子玄泰,生于唐太宗贞观十年(636)丙申二月初一未时,夫人吴氏。

      玄泰公一生坎坷,早年奋力攻读于书斋,获得校内文章博士名爵,其时虽是大唐“贞观盛世”,四海升平,但远离长安之藩镇,仍有大小军阀割据,加之灾民不满苛捐杂税,啸聚山林,仍不能称得上是莺歌燕舞,士民同乐。此时,玄泰公正带兵驻守在河北保定燕山脚下,他虽然精力充沛,勇力过人,但毕竟年过花甲,再说数十年戎马生涯,早已把一位神勇英俊的年华消磨成两鬓苍白的老头。玄泰恋眷家乡,千里之外,有生他养育他的清澈山泉、翠绿杉松;也有从小在一起嬉戏玩耍的家族小伙伴。他最不能舍弃的是年迈的母亲陈氏,那是多么慈善仁爱的母亲呵,他依稀记得孩童时期,母亲将他抱在怀里,给他讲林氏家族怎样从黄河之西迁到山东济南,又从济南辗转迁徙到江苏富庶之地下邳郡,只因刘吴曹三国动乱,烽火连天,先祖们又随晋帝渡江征战,最后才选择莆阳这块未开垦的处女地安家落户的故事。

      紫霄山间,夜阑人静,母亲亲手点燃松明,在一阵“劈里啪啦”的爆花中,母亲相夫课子,尽到贤妻良母的职责。如今,作为人子,功成名就,应该早谋衣锦还乡之策。于是,玄泰公晚年从瀛州刺史位上乞准隐退,荣归故里,与儿孙们享受天伦之乐。唐睿宗景云元年(710)正月廿六日午时,玄泰公无疾而终,享年75岁,依古例,逝后归葬于故园枫林驿道之侧。

      风光秀美的九华山,自古孕育精华之气。

      汉代,中原人氏陈仙、何氏兄弟九人在此修道炼丹,今天山中仍保存一口汉代“淘金井”,千年不枯。晋朝时期,林氏先祖,金戈铁马,再一次把辉煌的历史铸进莆阳大地。山海作证,是中原林氏家族,最早参与了开发和建设了莆田;正因为有林氏先祖们一代又一代不懈的努力,才有今天瓜果遍天下的灿烂史章!           (林春德)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