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清点莆阳文坛一千年

    清点莆阳文坛一千年

      我们不仅是跨世纪的一代,而且是跨越千年的一代。公元纪年已达二千年了,我们幸运地处于这不仅是世纪之交,甚至是千年之交的时段。

      当2000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在这有特殊意义的时段里,突然想到那些以文留史的作家们。而一千年来兴化文坛的作家作品到底有哪些留下来呢?回眸莆阳文坛千年来的史迹,也许有点意义,不妨清点一下。  宋·咸平三年正好是公元1000年,在此之前,兴化最负盛名的作家作品有林披的《无鬼论》,林藻的“如有神助”般的《合浦还珠歌》和《林藻集》,与白居易友善的林蕴的《林邵州遗集》,这父子三人成为莆阳文坛有史载以来的鼻祖。接着,有“词章绮丽”的徐寅著有《徐正字集》;被誉为闽文“文章初祖”的黄滔著有《黄御史集》八卷(被收入《四库全书》中,《全唐诗》中他有208首诗);黄璞的《雾居子集》十卷,郑士良的十卷《白岩集》和五卷《中垒集》及十卷《诗集》;还有陈峤著的《陈御史文集》、翁承赞著的《宏词前后集》和《昼锦诗集》、郑希闵著的《郑进士文集》等等,均被后人所称道。

      公元1000年以后出现的作家作品以潘慎修为跨千年的代表,他的《禁林宴会》诗选自《翰苑群书》,另有1000年中进士的方慎言著《类诗》五卷,1005年中进士的翁纬有《使华亭》一诗,1014年徵辟授将仕郎、兴化军教授的林绪在《闽诗录》内存诗一首,陈靖著《劝农奏议》二卷和《经国集》一卷。1012年出生的蔡襄是当时斐声朝野的散文家、诗人和书法家,有《蔡忠惠文集》36卷传世。此后,有徐寅的后裔徐复的《防边策》和徐铎的《文集》、《易读》、《群书总要》,还有启北宋一代词风的徐昌图的遗词等等。

      一千年来,兴化文坛较有成就作家作品在宋代最多,宋词里有“清而不激,和而不流”的词家黄公度,著有《知稼翁集》;一代鸿儒的郑樵著述最多,计著书81种,669卷,他的《通志》是一部综合诸史旁及百家的巨著;江湖派重要作家刘克庄既工诗词,又精史学,与当时的放翁、稼轩鼎三足,著有《后村居士大全集》196卷。此外,还有郑至道的《琴堂谕俗编》、黄澈的《 溪诗话》、刘朔的《春秋比事》、蔡戡的《定斋集》、李过的《西溪易说》、方实孙的《淙蕉烈准恰贰⒎酱?br> 琮的《铁庵文集》和《壶山四六》、黄绩的《易通》、陈均的《九朝编年备要》、黄仲元的《四如讲稿》和《黄四如集》、陈俊卿的《陈正献集》、龚茂良的《文献通考》、林光朝的《艾轩集》、方崧卿的《韩集举正》和《续横园集》、郑侨的《郑鲁公词草》和《西垣词稿》及《郑忠惠遗文》、陈宓的《复斋文集》、方信孺的《南海百咏》和《观我轩集》等。同时还有王迈著的《月瞿轩集》27卷、蔡伸著《友古词》集、蔡京著《保和殿曲宴记》和《太清楼侍宴记》各一卷、蔡卞著《毛诗名物解》20卷、蔡倏著《金王诗话》、《西清诗话》各一卷和《铁围山丛谈》6卷,另有郑伯玉的《锦囊集》、林豫《笔峰草录》、方翥的《麟台诗集》、黄艾的《止堂集》、傅诚的《云泉集》和《霜林稿》、方元吉的《竹斋集》、吴叔告的《秋畦集》、柯梦得的《抱瓮集》、赵庚夫的《山中集》和女诗人江采苹的诗作等等。

      元代的莆阳文坛比较清冷,有陈绍叔著的《浮丘集》百余卷等作品,郑希文父子吟咏自和无怨悔的《轩渠集》和《续轩渠集》,被收入《四库全书》的陈旅著的《安雅堂集》,还有郑构的《夹氵祭余声乐府》、方炯著的《杏林肘后方》10卷等传世、方澜著《淑澜遗稿》,还有张礼的《九鲤湖》、林亨的《螺江风物赋》、道士彭致中的《鸣鹤余音》等。

      兴化文坛上明代的著述人最多,涉及466人,著述950多部。如郑纪的《东园文集》(13卷),善文辞的黄仲昭著有《未轩文集》,工诗词的余怀著有《研山词》等作品,工尺牍的女诗人周庚著的《羹绣集》、工声律善集句的女诗人黄幻藻的《柳絮编》,还有周瑛的《翠渠摘稿》、林俊的《见素诗、文集》、柯维骐的《宋史新编》、林兆恩的《三教正宗统论》、柯潜的《竹岩集》等,另有翁世资、郑瑗、方良永、郑岳、马明衡、林文俊、朱氵制、周婴、彭韶、邹守愚、康大和、林润、佘翔、陈经邦等著作以及林环、林文、陈音、方良节、周宣、林富、郑善夫、林云同、郑洛书、王凤灵、林兆珂、郑茂、方沆、周如磐、余、吴献台、林尧俞、林兰友等等留有诗文墨迹于世。

      清朝出现很多从事文学活动的文人。有代表性的如彭鹏著有《古愚心言》8卷等作品,工书法擅丹青善文辞的郭尚先著有《增默庵文集》等20多卷,女诗人陈淑英著有《竹素园诗集》,著名书法家徐庆澜著有《荔隐山房集》等作品,刘尚文著《莆画录》等,林尧英著《克复讲义》和《淡亭诗略》,女诗人方琬著《断钗集》,林火火昌著《玉岩诗集》和《竹香词》,廖必琦著《荔庄诗钞》,林兆鲲著《林太史稿》和《蜩笑草》,王凤九著《霞庵文集》,林开翼著《留月山庄存本》,还有王荩庭的诗稿、王福善的文集、刘璋寿的诗集、江春霖的奏议和文集、张琴的文集、陈樵的诗,康爵的随钞和漫录以及宋增矩的《莆田掌故见知录》和陈国柱诗稿、杨持平的《仰云集》等等。

      兴化文坛一千年回眸,这最后一百年中出现的作家作品是最能看得见,读得着的壮观景象。其中戏剧文学的代表作家有陈仁鉴、郑怀兴、周长赋、王顺镇、姚清水、祁宗灯、杨美煊、王琛銮、郑文金等等创作的剧本;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有黄衣青、郭风等创作的童话作品;散文家郭风出版有50部作品。有散文集出版的如许怀中的《芬芳岁月》、月色撩人》、《秋色满山楼》、《年年今夜》等,俞元桂的《晚晴漫步》、《晓月摇情》等,章武的《海峡女神》、《处女湖》、《仲夏夜之梦》、《生命泉》等散文选集,吴建华的《山房夜梦》、《屏山夜话》、《诗山夜跋》、《壶山夜语》,朱谷忠的《酒巴小姐》、《回答沉默的爱》、《笑傲黄金》等,许培元的《荔城放歌》、《壶兰心曲》、《海峡乡音》,林懋义的《鹭岛情思》、《乡情》、《林荫路上》、《黄梅时节》、《菲华集》等,杨光中的《人生百览》、《红岭壮歌》、动物王国集趣》等,曾元沧的《朋友》、《百思交集》等,金文亨的《兴化古今情》等,还有周文辉的《搏击人生》、陈国英的《杏花巷》、林元伯的《湄洲风情》、林金松的《坐看云起时》、陈金狮的《人生如歌》、苏承銮的《乡音园情》,龚玉瑞的《文人瘦》等等。

      长篇小说作品主要有黄玉石的《郑樵传》、《林默娘》、《钱四娘》、《朱熹传》,王顺镇的《隋文帝》、《竹林七贤》等,吴励生的《声音世界的盲点》、郑文金的《借刀杀人》、高珍华的《远山的呼唤》、阿火的《击流》、陈友敏的《邂逅巴喱岛》、陈玉樵的《地平线》;中短篇小说集有云里风的《出路》、《冲出云围的月亮》、《望子成龙》、《相逢怨》等,杨金远的《命里带刀的女人》、曾元沧的《生活的转轴》、吴励生的《美丽的错误》、张元坤的《花季》等。自传体式亲历书信体的有章汉的《童年真好》、康桥的《逆风独行》等。

      报告文学和纪实文学及通讯集有章汉的《江口风流》、《中国结》和《冠军的足迹》、李振东的《丝路散花》、郑国贤的《漂泊的家园》和《蔚蓝色的启迪》、郑金铸的《涵江潮》、《情系闽中》、《十年放歌》、叶振飞的《荔乡刑警风云录》、陈建平的《月色潮声》、曾寿渊的《潮音》、林新的《莆阳风流》、高珍华的《绿色的山韵》、张玉钟的《奋斗闪金光》等等。

      诗歌集也颇丰,著名诗人彭燕郊已出版有10多种诗集、散文诗集、评论集等,他有《春天————大地的诱惑》、《彭燕郊诗选》、《混沌初开》、《夜行》等诗集。莆籍澳门诗人高戈的《梦回情天》等。在本市的诗集有《马光杜诗选》、郑清为的《枫叶心痕》、王鸿的《一棵海边的树》、林春荣的《无痕的月光》、林双喜的《爱的边缘》、黄金明的《兰溪草》和《枝头点点蕾》、郑金怀的《泪光中的倩影》和《红粉江南》、萧然的《静夜无痕》、林德贵的《莆田放歌》、郑煜洲的《花季小集》等等。

      文艺评论方面,有许怀中的学术专著《鲁迅与文艺批评》、《鲁迅创作思想辩证法》、《中国现代小说理论批评的变迁》、《美的心灵历程》等近10部,柯文溥的《中国新诗流派史》等专著、杨健民的《艺术感觉论》、《中国梦文化史》等,杨光中的《文学与×》、《写作也有绝招》、《快速写作诀窍》等、云里风的《文艺琐谈》、潘真进的《寻美笔踪》等等。

      另外,还有其他的著作如陈长城、蒋维锬、黄永亨等的有关莆阳人文历史的编者等,杨美煊的《龟洋古刹》、《古囊名刹》等,张金鉴的《闽台历代国画鉴赏》、许金美的《新闻采访与写作技巧讲义》和《新编生活知识小百科》、张元坤的《情系人民》等论著、谢如明的《莆田传统文化概论》等等,不一而足。

      本市近十年来,报刊杂志增多,提笔为文的作者越来越多,有的已冲出省外,在国内颇有名气,在海内外涌现出许多青年文学人才,将是新世纪里的主要文学角色,在这里无法一一罗列。限于篇幅,只是清点一下千年来的文坛史迹,虽挂一漏万,不加评点,却也可作为给新千年的到来献上一束花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