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讲妈祖

    讲妈祖

      我,1988年从师大中文系毕业后,一直在做老师。1998年7月,开始当党校教师,在党校讲台上讲妈祖,有十四年了。

      在莆田,妈祖文化是一道亮丽风景线,我喜欢讲妈祖。

      喜欢讲妈祖,并不是因为讲妈祖轻松。对我来说,讲妈祖是一项令人掌心出汗和情绪低落的严肃工作。掌心出汗,是因为我总是刚在讲台上坐下就神经紧张,老觉得学生一定会发现我知识十分有限。情绪低落,是因为十四年来,讲了几十次的《妈祖文化基本知识》,每次讲完了,便深信自已又讲得不好,学生肯定有不满意的地方。

      人,贵有自知之明。尽管我一直在追求中庸,可是我知道我是个迟钝的人。喜欢讲妈祖,当然不是因为我认为自己比别人更有知识,或是写了许多的妈祖散文,略微懂一些中华传统文化。有时见到一些人,用一种学校里的学生对老师的谦虚眼神看我,并拿着书让我签名,我也觉得惊奇。当然,有人尊敬我,我很开心。

      我到底为什么要喜欢讲妈祖呢?妈祖的魅力在哪里呢?

      喜欢讲妈祖,是因为这样可以让我的人生更加充实,更加有色彩。我希望自己可以通过持之以恒的努力,成为一个“妈祖专家”。同时,讲妈祖,可以让我进行知识整合,把党章、传统文化、经济以及宗教劝善等融合在一起,而这一些知识,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十分有用的。我的生活,太曲折了。如果没有这些知识,我活不到今天。我也希望我的意志更加坚强一些。自从1979年我只身一人去上海求学,就一直注意加强意志锻炼,但收效甚微。

      喜欢讲妈祖,是因为它是一种与时俱进的活动。妈祖文化讲平安,平安来自中庸,中庸只有二个含义,谦虚和勤奋。内涵不变,时间在变,人在变。更重要的是,学生也在变。妈祖文化是一种变的文化。当然,天不变,道亦不变。谦虚和勤奋的二个内涵是永远也不会变的。

      喜欢讲妈祖,是因为我喜欢“忆苦思甜”,把自己的一些人生失败例子当做“反面教材”传授给学生。吃一堑,长一智。我希望学生可以从我的教训中得到启迪。在生活中的许多场合,错误的代价太惨重了。往事不堪回首。痛定思痛,痛何如哉?妈祖是宽容的,允许人犯错误,也允许人改正错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妈祖文化,中庸哲学的智慧,如大海一般地长阔高深。

      活到老,学到老。人经常地会说错话,做错事,涨得满脸通红,为自己的拙劣表现而羞愧,妈祖文化可以让人从失败中学到很多东西。失败为成功之母。

      喜欢讲妈祖,还因为我喜欢解决一些必须动脑筋才可以解决的问题。做老师,十四年了,讲了许多课,《文选》,《语文》,《写作》,《党章》,《辩证法》,《台湾》等。都是别人讲过的课。而讲妈祖,才完全是崭新的课题。在莆田,也许我是第一个讲授妈祖课的教师。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书》经上的话,简古精妙,让我有无尽的受用。

      喜欢讲妈祖,是因为我喜欢学习。事实上,我只有不断地向书本、生活、实践、社会学习,我才有资格在讲台上继续呆下去。我本来就是一个笨拙的人,随着年岁增大,头脑越来越迟钝了。但是,世界每一天都在前进,而妈祖文化也在每一天向前进。我做老师二十四年来的一个重大发现,就是实践出真知,劳动者最聪明。困扰我的许多重大问题,在人民群众手中都显得轻而易举。我打算从今天开始,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更加真诚地向人民群众学习。学习学习再学习,进行谦虚而有成效的努力,使我的妈祖课更有内容,更加贴近生活,贴近群众。

      喜欢讲妈祖,是因为讲课本身就是一种学习。讲妈祖,让我变得中庸,使我可以让传统文化来指导我,使我有计划、有条理、有步骤、有耐心,以及有变化地生活和工作。为之以渐,持之以恒,这就是传统文化,我写作妈祖散文二十年,有一些成就,得益于中华传统文化。

      理由够多了。一万个理由。可是,我还没有提到我喜欢讲妈祖的最重要的理由。

      理由之一是林老师。林老师是我上大学的英语老师,温柔美丽,又会鼓励学生。有一次,1985年春,她在课堂上朗读了我的一篇英译汉的小文章。这让我整整开心了一周。这个举动,让我明白,做一个老师,应当抓住每一个机会鼓励学生。同时,林老师还让我领悟到,人生中取得一些小成就,并不像所想像的那么困难。正当的事情,只要悉心去做,多少总会有些成就的。我可以在我的妈祖课中,补充一些励志的内容。

      另一个理由是小林。小林是我师范学校里的一个学生,她曾写了一篇作文,《我的老师是英雄》,我批阅过许多作文,这一篇最让我难忘。小林毕业十年后,有一次师范生聚会,她十分认真地对我说,“游老师,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曾经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啊!”我讲妈祖,做妈祖书,也许就是为了不让小林失望。

      再一个理由是我儿子。相比我的同龄人,我对我家庭和儿子的庇护做得极差。几乎没有赚钱。人生旅程,是充满艰难曲折的。我希望妈祖保佑我儿子。我知道只在我为妈祖做一些什么的时候,妈祖才会为我做一些本来应该是我去做的事情。讲妈祖,讲得好,妈祖会看见的,听见的,而妈祖的恩泽也会临到我的儿子。我真心希望儿子永远谦虚和勤奋,儿子一生顺利和平安。我还应该特别感谢我的儿子。我三十岁的时候,儿子会叫“爸”了。这一声“爸”,让我领悟到“为人的基本责任”,让我真正地开始为了生存和发展而全力奋斗。

      还有老朋友小胖子,他当了老板赚了钱。有一次,他一定要请我吃饭,目的只是为了听我给他讲几个妈祖文化的小故事。讲妈祖,让许多平凡的友谊延续下去,让生活有更多的人情味。

      还有邻居老李,他是个退休干部,但他在实践中积累起来的人生经验,比我读几十年圣贤书以后,反复研究分析的经验,要精确管用得多。这,让我明白了二个妈祖文化的简单真理:实践出真知;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讲妈祖,既可以让我嘲笑自己,也可以嘲笑别人。在生活中,我常发现,有些人的言谈举止十分可笑,骄傲,脾气大,稍有所成即昂然自得,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神气,用打雷般声响吹牛,而这些言谈举止我自己身上也经常出现。这样,我就会间接知道,自己原来也一直都那么可笑拙劣。

      还有,讲妈祖让我回忆起往事,年轻时,玩物丧志。桥牌,象棋,围棋,麻将,陆战棋,八十分,扑克……最好的十年,被我白白浪费了,亏欠了神的荣耀,辜负了许多人的期望。深刻教训还在于,怨天尤人,贪玩而不务正业,自作聪明而导致失魂落魄,度日如年的窘境,少年不知愁滋味,借酒浇愁,得过且过。痛定思痛,痛何如哉!我一定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活到老,学到老,时刻地谦虚谨慎,珍惜时间,尊敬每一个人,专注做好每一件事,总是去做既有益于自己、更要有益于社会的事情。

      这些就是我喜欢讲妈祖的真正理由。我曾享受过许多妈祖文化的乐趣,有生之年,我希望可以延续这一乐趣。讲妈祖既有意义,也有乐趣,让我更爱生活,让我更加地有干劲加倍努力。

      喜欢讲妈祖,还有一个理由。讲妈祖,可以促进我的写作水平不断进步。写作妈祖散文,二十年了,起初六年,水平几乎没有提高。讲妈祖的十四年,连我自己都可以体会到,写作水平年年在提高。十四年了,写作水平虽然不高,但是在每一天进步。进步是慢了一些,但总是在进步嘛。今天,我已经出版了三本“妈祖书”:《三月二十三的妈祖》,《妈祖花》,《天妃路》,还有若干个编辑好书稿的U盘,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珍惜的成就。也许,有一天,“南日鲍”赞助我出版了《妈祖传》,那么,我就可能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作家”。哈,哈,哈。

      另外,讲妈祖,可以让我提高普通话的水平。推销十本“妈祖书”,也许需要普通话这一个工具。2004年,《三月二十三的妈祖》,莆田市新华书店解决300本。2010年,《妈祖花》,笏石镇人民政府解决300本。2011年,《天妃路》,福建复茂食品有限公司解决300本。2012年的《妈祖文化漫谈》,2013年的《妈祖传》,我打算在文甲码头推销,请“水中花”普通话兴趣小组来帮忙二、三天。普通话有用。

      最重要的一个理由,我喜欢讲妈祖,是因为妈祖课与“妈祖书”一样,可以让我与许多人一起分享妈祖的真诚祝福。我深深地知道,妈祖的祝福,是属于大家的。(游荔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