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海上遇险有妈祖保佑

    海上遇险有妈祖保佑

      这是1947年古历十月的事情。省立莆田中学高二班七位同学相约前往湄洲旅游。那时湄洲与忠门来往出入都是以舢舨摆渡。港里是离湄洲岛最近的码头。

      六十年前的码头建设十分简单,摆渡的舢舨是水手依靠风帆掌握风向泼浪前进,不像现在是几百吨位的电力发动机十分安全,那时候也没有气象台预报气候,只是凭着海上生活的经验,凭着一双眼睛作出航行判断。

      我 们七个人下船起锚,从港里出发,远望对面湄洲岛,隐隐约约可见。蔚蓝的天空,白云片片,有人向船主学习摇橹,广阔无垠的大海是这样的宁静可爱。

      不久,一帆风顺上了码头。瞻仰了妈祖宫,看了祖庙全貌,而后登上山顶,站在“观澜”石旁,观望湄洲湾内,海鸥掠波,渔帆片片,细听海水涨落,潮音阵阵,缅怀妈祖事迹,大家都对这位庇民护航的海上女神油然敬仰。

      大家游兴正浓,忽见船主急匆匆跑上岸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高声喊:“海变了,风暴就要来了,赶快下船回去,否则说不定十天八天会被留在这里。”我们迅速飞跑下山,挂帆起锚。

      开始,也没有什么变的迹象,大家还坐在船沿上看海聊天,不到十分钟,天空突变,乌云压顶,风浪大作。突然一个浪头袭来泼过船面,打湿了大家的手、脸和衣服,于是个个都钻入船舱内。

      风越来越大,浪越掀越高,浪头把船体托上浪峰,又让它直滑下来,落进波谷,就像从空中摔下一样,人们不能把持自己,一上一下,处于恍惚状态之中,直叫人胆战心惊。从船舱内向海面望去,巨浪翻腾,每个浪尖卷起都有几丈高,好像一条条青龙从海底跃出,追逐翻滚,实在骇人,茫茫大海,只有我们一叶小舟在狂涛中挣扎,随时都有被巨浪吞噬的危险。这时的大海真是凶恶的、可怕的、骇人的。

      为了镇静一下情绪,鼓起信心和勇气,我们开始唱歌,才唱两句,船主的后生立即制止,不让我们唱下去。事后才知在海上遇到恶浪时,唱歌意味着哭泣,是不吉利的、违例的。

      船破浪行进,我们的心忐忑不安,有人问船主:“快到港里了吗?”船主话不成句,呐呐地说“快……快……要到……了……”我们以为船主言语支吾六神无主,魂落魄丧,今天定必凶多吉少,恐怕都将葬身鱼腹了。却原来船主口吃,话不成句,造成大家更大的惊慌。这时,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哎!真糟,我还是长子啊!”

      接着一个一个不由自主地都说:“我也是”,真是无巧不成书,除志诚外,个个都是老大。所谓长子者,家庭命运之所系也。

      还是洪金銮比较沉着,他胸有成竹地指导大家,如果翻船,一定要抱住船桅,以待拯救。现在我们大家唯一的希望就是来做祷告,祈求妈祖保佑,于是我们都默默不停地念诵:圣母妈祖,保佑我们吧!保佑我们吧……就这样,我们一边祷告一边与恶浪拼搏了一个多小时。

      少顷,风浪平息,我们已隐约见到海滩,看到海滩上黑压压有一大堆人影,原来是港里村居民大约有二、三十人站在海滩上观望、等待,为我们平安返航祈祷、祝福。船民们每看到海上遇险情,他们都这样做。

      船趁着大风,速度极快,真的像箭发出一样直射海滩,只有在海上亲自经历过这样风浪的人,才会领会到“船如箭发”并不夸张。

      大家下船上岸。船民们把我们团团围住,说:“你们今天非常危险,是妈祖保佑了你们,你们命大,中间一定会出贵人!”

      事隔六十多年了,同去的几位同学解放后有校长、处长、教授、工程师等,也算是“出贵人”谶吧!

      六十多年过去了,当时湄洲之游,深深地留下学生时代难忘的一段生活回忆。今天的湄洲岛与过去的湄洲岛,新旧对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看先进的码头,安全轮渡,看“和平女神”泽披四海,万人钦敬,看海峡两岸人民亲热往来,共建家园。湄洲、真是一个多么令人神往的旅游圣地啊!

      这次湄洲之旅,同行者七人:洪金銮、姚景銮、高家万、黄炳生、吴振雷、戴志诚、卢正中。  (卢正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