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荔城区北高镇冲沁村沁安宫

    荔城区北高镇冲沁村沁安宫

    点击查看原图

    图为沁安宫供奉的妈祖神像。

      荔城区北高镇冲沁村有座妈祖庙,叫“沁安宫”,原名“沁江宫”,因横穿村里的沁江自此入海而得名。清光绪年间,沁江宫重修,晚清“莆田四大才子”之一张琴将其易名为“沁安宫”;并赋联题于宫前大石柱:“海上鱼龙齐排舞,江干波浪护平安。”

      据介绍,明永乐年间,村里张姓和林姓先人从木兰溪畔渠桥一带迁徙至此。起初这里是出海捕鱼小码头,渔民们便立一石碑,既作为村、海疆界,又祈佑出海平安。明成化五年(1470年),乡亲们从海里捞得一块神奇樟木,便在此地兴建宫庙奉祀妈祖。

      该宫高达六米,两进结构。宫门两边廊墙各有张琴题联和横批。其左为:“英风远屈江天外,坤德长垂泽国中”,横批“海国安澜”,上面石梁题有:“太液池群鱼瞻拜”。其右为“万道祥光归紫府,四时运化福苍生”,横批“海晏河清”,上面石梁则题“盘龙斋百鸟皆鸣”。

      宫内柱、梁整体框架为木结构,四周则用方石砌成,能有效防止台风袭击和海风侵蚀。两进之间为天井,系用三叶式卯榫结构巧妙重叠合成,为拜亭,风格独特,展现古代劳动人民智慧和高超建筑技艺。进入殿堂,便见中央主祀天上圣母妈祖,陪祀司马圣王、齐天大圣,前面一排则供奉十七路神明。左侧供奉尊主明王及夫人神像;右侧供奉尧帝三个女儿云霄夫人、碧霄夫人、琼霄夫人神像,庄严肃穆。

      该宫至今还保存着不少文物,如明代的妈祖神像和十七尊陪神小神像,清乾隆年间供案等,均有较高历史价值。黄国清  黄志霖 文/图

    ——————————————————————————————————————————————

    点击查看原图

      沁安宫位于莆田市荔城区北高镇冲沁村,原名“沁江宫”,因为横穿村里的沁江刚好从这里入海而得名。在清光绪年间,沁江宫重新修缮,晚晴著名学者、“莆田四大才子”之一张琴将其易名为“沁安宫”,并赋联一对,题于宫前两侧大石柱,祈求出海平安,联曰:“海上鱼龙齐排舞,江干波浪护平安。”

      据村里老人讲,沁安宫始建于明代。明永乐年间,现居住在村里的张姓和林姓的先人,从木兰溪畔的渠桥一带,迁徙至此。起初这里是乡亲们出海捕鱼的小码头,渔民们便在此立一块石碑,既作为村、海的疆界,又祈求庇佑出海平安。自从明成化五年(1470年),乡亲们从海里得到一块“神奇”樟木之后,就开始在此地兴建建宫庙并供奉妈祖。

      经历代修缮,形成现在规模。宫高度约为六米,两进结构。宫门两边廊墙分别有堵严实的廊窗,各有对联和横批。左侧联曰:“英风远屈江天外,坤德长垂泽国中。”横批:“海国安澜”,并在上面石梁题七个字,曰:“太液池群鱼瞻拜。”;右侧联曰:“万道祥光归紫府,四时运化福苍生。”横批:“海晏河清”,上石梁题字为:“盘龙斋百鸟皆鸣。”以上均为晚晴张琴手笔。宫内柱、梁用木搭构连成整体式框架,四周则用方石堆砌而成,有效地防止台风的袭击和海风的侵蚀。两进间的天井部分,巧妙地用“三叶式卯榫结构”重叠合成,形成“拜亭”,是妈祖宫庙中较为独特的风格,展现了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和高超的建筑技艺。从门口进去,四根横梁上依次写着“元、亨、利、贞”四字。中央神龛主祀天上圣母,陪祀司马圣王及齐天大圣,前面一排供奉十七尊各路神明的小神像;两边立柱楹联为:“湄岛女英胸诣武略名著天宫五路震威风直传帅府,淮阳司马剑净妖气鞭驱邪魅千年留惠泽遍锡沁江。”左侧神龛内供奉尊主明王及夫人神像;右侧供奉三尊夫人神像,三夫人分别是云霄夫人、碧霄夫人、琼霄夫人,传说是尧帝的三位女儿。宫内还保留诸多文物,如明代妈祖神像和十七尊陪神小神像,清乾隆年间由村里信士捐献的中案等。最近一次修缮是在1987年,乡亲们很好地保留了宫庙的原来建筑风格和各种文物。           (黄志霖)

    ——————————————————————————————————————————————

      沁安宫传奇

      说起妈祖的恩泽,兴化湾畔的一个小渔村村里一位满脸沧桑的老人流露出质朴的微笑,他说:“我们村信仰妈祖那就久了。你看,妈祖宫就在兴化湾畔,不知经历了多少的狂风暴雨,可从来没听说过遇到一次大灾难。在我们前面这‘后海围垦’海堤建造之前,每次暴雨加上涨潮,海水就会冲进宫里,并漫到村里。我们都经历了多次这样的事,可是,天后宫从来没塌过,村里那些以前的旧房子也都没塌过,我们能不相信妈祖的庇佑吗?说真的,从我们的祖辈开始,就传下说,我们村自从供奉这尊妈祖神像开始,就一直出海平安,五谷丰登。”

      说起沁安宫里的妈祖神像,有着两段神奇的传说。

      据说,明成化年间,一连好几天,乡亲们来到这渡口准备出海捕鱼,就远远望见鹅山(位于兴化湾和平海湾交接的一处突兀的山石,状似一只天鹅浮游于海面,乡亲们便给此山取名为“鹅山”。作者注。)附近的海上,端坐着一位美丽的红衣少女,正在鹅山岸边认真地纺着线,动作那么娴熟,那么自然;可把船靠近一看,却只是一节浮在海面的樟木,岸上的一块石头多出了“招渡”二字。有几位好事的青年,还专程来回几趟看个究竟,结果还是那样,在岸上望去,清清楚楚地看见是位红衣少女在纺纱,可到那一看,只是块樟木。乡亲们感到十分惊讶,就一致认定这一定是妈祖显灵,就将“神木”恭敬运回,请雕刻家塑造了妈祖神像和十七尊小的神像,并在渡口上建起了妈祖宫庙,把神像安奉在宫内。后来,乡亲们还在“招渡”的石碑旁建了座“招渡亭”,每年还到这里请香,因为他们认定这里就是他们宫里妈祖原先居住的“娘家”。

      还有一段传说是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大跃进”时期,那年的清明节,藏了很久的妈祖神像被“生产队”的人发现。那天,乡亲们也无心去扫自家的坟墓,聚集在宫前,含着眼泪、无奈地看着“生产队”的人将所有神像扔进大海,望着海浪将神像一点一点地卷进兴化湾,并消失在茫茫大海。数百年来祖祖辈辈供奉的神像就这样被无情地抛弃,心中的悲痛无法比拟,对那些所谓 “正派人士” 的痛恨在心中悄然涌起。当神像消失无踪时,人群一下子骚动起来,有些人实在无法忍受,想和“生产队”里的人拼命,那些所谓“正派人士”见势不妙,纷纷逃窜。人们依旧在宫前观望,有些人见“生产队”的人走远了,就赶紧划船出海寻找神像。所有的船只出去寻找,当夕阳西下,依旧没有找到神像的影踪,人们只好伤心地回家。当夜,北风狂吹,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人们都说妈祖在天哭泣了,家家户户的人都陪着哭,彻夜未眠。第二天清晨,有几个乡亲发现神像神奇般地出现在宫前的沙滩上,大家想出一妙计,把神像用稻草包起捆好,利用给“生产队”交稻草的机会,悄悄地把神像塞在“生产队”仓库的一个角落。然后放出话来,今天说在东家,明天说在西家,害得“生产队”的人今天去这家查,明天到那家查,可就是没有找到。后来,“生产队”的人也烦了,不去追究了。等到“生产队”解散了,那几个乡亲就第一时间直冲进“生产队”的仓库,迫不及待地将神像请出。有些乡亲们这才知道其间的奥秘,纷纷从家中涌来,敲着锣,打起鼓,欢天喜地地把神像抬进宫庙奉祀,那架势如同打了场胜仗一般,甭提有多高兴。而那些原先在“生产队”里的人见神像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却未能发觉,此刻,只能自嘲自己的无知了。

      现在讲起那段经历,许多人还喜笑颜开。             (黄志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