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林兆恩与卓晚春的交游

    林兆恩与卓晚春的交游

      林兆恩在嘉靖二十五年考试落第后,就放弃科举业,锐志于心身性命之学。数年内,如颠如狂,故莆人咸以教主为颠。但在他的思想转变过程中,卓晚春是起着重要的作用。

      《福建通志》载:卓晚春,莆田醴泉人,生于嘉靖年间,自号无仙子,亦曰上阳子,人呼为小仙。幼孤行乞,八岁喜算筹,指掌上虽千万不爽,言休咎事皆奇中。初不识字,十四岁能诗,十六岁善草书,唐顺之为作小仙草书歌。常蓬跣,冬月履霜,著黑麻衣,虽霜夜必露宿于石上,日走浴溪,饮水十数瓯,随口吟诗云:“朝来此溪中,沐浴不知寒,清霜与白水,漂我紫金丹”。或讥其蓬头,吟云:“解衣兼跣足,开口笑王侯,千年浑似醉,一世懒梳头”。有人问:“天有时坏否?”卓曰:“有生则有坏,子时则阳生,自子至寅而全,自寅至午而盛,自午至酉而微,自酉至亥而阳气复生,此天坏欤?”又曰:“无极者如年之十月也,太极者如年之十一月也。”或问:“日鸟月兔?”曰:“此卯酉之说也。”又问:“海水?”曰:“此天地之精也,淡者余气耳。”甲寅岁托言北行,过江桥语人曰:“桥石折,莆阳变矣。”丙辰桥果折,王戍年倭寇陷郡城后,蜕化于杭州净慈寺,有诗云:“天上逍遥卓晚春,桃源深处老乾坤,倒骑资鹤为沦海,脚带青天几片云。”

      由于卓晚春行为放荡不羁,又视王公贵族如众庶,独来独往,“当道者闻其名召见之,辄与抗礼……或邀请之,少拂其意,虽华筵不往矣”。故时称之为“卓狂”,或目之为“伪仙”。但另一方面,由于卓晚春超凡不俗,虽无尺寸之帛,所衣之衣脱下即为旁人持去。无升斗之储,人或邀之,而少拂其意,无分厘之资,每得于人者,辄以施人。特别是他具有超验的神奇异能,“言休咎事皆奇中”,留下了一些神迹和预言,被视为活神仙,得到当时民众的推崇和敬重。

      林兆恩与卓晚春的交游开始于嘉靖二十七年,而且带有神秘色彩。据《林子本行实录》载:小仙望气至教主家,教主适出,谓其母李氏曰:“安得瑞气绕屋乃尔,定有异事。”母曰:“吾儿能登第耶?”曰:“不足异也。……“然则何以异哉?”曰:“是必有人得道,故瑞气腾腾如是尔。”母曰:“宣吾仲儿谢举业,能得道乎?”小仙遂问教主,母曰:“今适外游子其俟之。”少顷,教主归,小仙一见,执手大笑。教主戏之曰:“闻小仙神算,两个一是多少?”小仙曰:“吾就与汝算。”又曰:“闻小仙善诗吾与汝联讨。”小仙诗稍迟,教主讶之。小仙曰:“吾与汝联讨”,遂拂衣而去。数日,教主悔曰:“小仙人咸敬礼之,我道人也,反戏慢之可乎?”乃命诸弟邀之。小仙即至,对酌极欢,因质之所梦云云。小仙曰:“此乃真人诱进君耳,而云独旋转不住者,九转还丹也,君后当自知之。”教主为之豁然……自此两人遂相友善纵饮行歌,人遂称卓狂林颠云。

      卓晚春扮演“点化”的角色,使林兆恩“豁然大悟”,感到超脱成仙已是命中注定。这次会晤无疑大大强化了林兆恩弃名学道的信念。这亦是和卓、林亦师亦友的关系有关。自此结为方外游,“晨夕谈讨,纵横行歌”,几乎形影不离。凡有登门访道者,仙人必其端,而道人更详其意。(吴春荣)

    ——————————————————————————————————————————————

          明代道士卓晚春其人

      在明代,有道家卓晚春和林兆恩等人。卓晚春是明嘉靖年间(1522~1566年)莆田人,曾住在福州西郊金山寺传道,为洪塘人建醮消灾,后于浙江杭州净慈寺“蜕化”升天。林兆恩,字懋勋,又名林龙江,与卓晚春同时代,又是莆田同乡,他拜卓为师,由卓授以“仙诀”,“治人病,辄愈”。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冬,倭寇迫境,兆恩弃家犒劳抗倭将士。嘉靖三十七年,倭寇攻陷莆田、福清等地,人民受难,流离失所。兆恩积极赈饥掩骸,广行善事。同年,兆恩到洪塘金山寺,也住在卓晚春住过的那间寮室(借借室)著书立说,著有《气功疗法》、《防倭管见,保国安民》、《三教正宗统论》30卷,并在洪塘一带行医济世,直至仙逝。兆恩逝世后,洪塘百姓在今科贡村建祠纪念,称为“龙江祠”(该祠就是现今儒道释三教合一的龙江寺)。

      卓晚春为明代道士。号无山子,亦号上阳子。福建莆田人。生于明嘉靖间。幼孤,行丐于市。据传八岁即善算筹,言休咎皆奇中。十四能诗,十六善草书。当道闻其名而召见,辄与抗礼。每得财帛,皆以施人。有善衣,辄脱置道旁,任人持去。邀请者少拂其意,虽华筵不往。平时跣双足,著黑麻布裙,虽寒冬霜夜,必露宿石上。时浴于溪,日饮水十余瓯,曰“漂我紫金丹也”。人或有所问,所答皆奇诡难解。嘉靖四十一年(1562)后逝世于杭州净慈寺。①卓晚春修习内丹,其种种诡秘言行,在当时福建莆田一带流传甚广,人呼“小仙”。他对林兆恩及其所创之三一教曾产生很大影响。林兆恩(1517~1598),嘉靖、万历间人,他如何由一位儒家学者蜕变而为宗教教主,原因很多,但受卓晚春的影响却不容忽视。据记载,嘉靖二十七年(1548),卓晚春拜访林兆恩,从此二人结成方外交,“晨夕谈讨,纵饮行歌”,形影不离。②至嘉靖四十年前后,始别林兆恩而云游天下。后林兆恩曾“摘其遗言,拾其遗诗”编辑成集,名《寤言录》,附于己作《林子三教正宗统论》之后。③尽管此录只留下卓晚春的只言片语,但仍可从中窥见其对林兆恩的影响。第一,林兆恩“人身乃一天地”的思想,直接来源于卓晚春。第二,林兆恩所创的《九序》内丹理论之前五序,渊源于卓晚春。所以林兆恩的三传弟子董史谓卓晚春“有功于师门”,④并建无山宫专门祭祀卓晚春。此后各地三教堂(祠)正殿中所供奉的三尊偶像,正中是林兆恩,左即为卓晚春,右为张三丰。可见卓晚春对三一教的影响颇大,而为三一教徒所景仰。

      注:

      ① 见《古今图书集成》卷二百五十八:《卓晚春传》,中华书局、巴蜀书社,1985年

      ② 《林子行实》

      ③ 《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寤言录卷端》

      ④ 《东山集草·瑶岛三教祠记》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