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为人却病-----朱逢时

    为人却病-----朱逢时

      朱逢时,道号慧虚,明嘉靖十七年(1538年)四月十六日,生于莆田黄石井埔村。幼年读私塾,是一个文弱书生。因家道寒贫,考取秀才后,拜读林龙江的著作,受到启迪,就放弃举子业,执贽拜林龙江为师。他与林至敬、张洪都、卢文辉等紧跟林龙江,在莆田、仙游和外地传教。著有《心海真经》一卷和《三教先生年谱》。后被三教门人称为林龙江的亲传弟子,成为三教门中“四配”之一。

      据莆阳水南太湖门人编辑的《夏午高贤录》记述,朱逢时虽然家道寒贫,但他事母至孝,经常外出谋生来赡养。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林龙江病危时,他与卢文辉等门人在一旁伺候。林龙江视他为可靠的亲传弟子,把一枚刻有“儒道释夏”的印章交给他,并吩咐他说:“你要先行,马上离去!”

      朱逢时遵照林龙江的嘱托,马上就走了。当他走到阔口桥上时,被几个师兄弟追到,问他:“慧虚兄,你要往哪里去?儒道释夏的印章拿去了没有?”朱逢时“哦”了一声,把阔袖一拨,不料,印章落下桥去“扑嗵”一声,水花一溅,不见了。

      兄弟们都埋怨朱逢时不小心,把“儒道释夏”的印章失落。朱逢时却不慌不忙,回到林龙江身边,请教林子:“我是文弱书生出身的,应往何处去谋生呢?”林龙江只简单地回答他:“可向东方而行!”

      朱逢时听林龙江的话,徒步向东而去。当他走到北高时,遇到了一个卖草席的人。两人对视一下,卖草席的人看朱逢时步履匆匆,好象是要到哪里去做什么,就问他:“先生要往哪里去?”朱逢时回答道:“要去做塾师。”卖草席的说:“那正好,我乡里正需要塾师,你就到我乡里去吧!”

      朱逢时马上答应,就跟卖草席的回乡去当塾师。开馆不久,一天夜里,附近村子里有一处金光闪烁,好象有什么宝贝在那里。朱逢时问他的弟子(学生):“昨夜那一处金光闪闪,是什么缘故?”弟子回答说:“我家在海里捕到一条大鱼,腹上有一个印,印上有刻字,会闪烁生辉。”

      朱逢时灵机一动,便心中有数,他吩咐弟子说:“你回家去,把那条大鱼拿来,借我一观,或给你买。”

      弟子跑回家去,把那条大鱼拿来。朱逢时一看,鱼腹果然有“儒道释夏”的印章,便知这是那天在阔口桥上落下去,被这条大鱼接去,镶在鱼腹上。如今“物返原主”,怎不叫人称奇呢?之后,每年正月十五元宵夜,乡人便迭印“儒道释夏”的黄纸数十张,分发给民众。传说,可以“却病”,见效如神。

      关于朱逢时用“九序心法”,为平民百姓治病解难的民间传说不少,这里选讲几则,以飨读者。

      当时,朱逢时在涵江传教和为人治病。涵江有一个慈善的人,名叫陈存孝,他的母亲吃死牛肉,结果病倒了。请医生去看几次,服了几帖水药,都不见效。后来,他听别人说,三教门人朱逢时用“艮背法”为人治病很灵验,就特地去请朱先生为母亲看病。

      朱逢时看了病人,了解了病情,便举起右手,运用了“气功”———三招一按,陈存孝的母亲即时吐出了积压在肚子里的臭牛肉。顿时,她觉得一身轻松———病去如抽丝。

      为了酬谢朱逢时治病救人,陈存孝取出三百两银子,作为医疗费。但朱逢时坚决不接收,并对陈存孝说:“这笔资金你用去做生意本,赡养你的娘亲。”陈存孝感谢朱逢时,不但为人治病不取分文,还教他去学做生意。那时,正值龙眼收成季节,陈存孝就用这笔资金去收购桂圆干。可是,世事难料,因为是“大年”,桂圆干价格跌落。陈存孝把此事告诉朱逢时,朱逢时微笑着对他说:“你尽可大量收购,不用担心,日后自然明白。”陈存孝听了朱逢时的话,继续大量收购桂圆干。过了几天,台风大作,果树受损严重,桂圆干价格日益高涨。陈存孝净赚了三千多两白金(银子)……万历二十年(1592年),朱逢时等在莆田水南后洙倡建太湖祠,陈存孝把所赚的白金,全部充为修建太湖祠的费用。

      太清祠竣之后,朱逢时把碗瓯用木杖鞭挞、敲碎,于正月十六日,在石城箕护拱手而去。

      朱逢时圆寂西归后,门人承其遗志,把他安葬在朱先生生前的卜葬之地———程口赤屿山。当门人们护送棺椁,由箕护运回,途经邹曾徐地界时,被乡人阻挡,说要索取“彩钱”。门人们说:“朱先家道寒贫,系三教门中成道之人,焉有彩钱?”乡人讨不到彩钱,故意刁难说:“朱先生既然成道,其灵验何在?”话音刚落,棺椁就自动进前三步。众人看了,都感到惊讶,忙下跪参拜,并纷纷护送棺椁,助葬于赤屿山。(柳滨)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