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落日映兰溪

    落日映兰溪

      深秋的一天,我办完事已是傍晚时分,路过兰溪大桥,情不自禁停下车来,伫立桥上欣赏夕阳中的兰溪。眼前的美景深深地吸引着我,不禁感慨,如果错过了观赏兰溪的夕照,实乃一大憾事。

      一轮红日斜斜地挂在天边,尽管快要归家,它也像那些贪玩的孩童一样,没有忘记将自己红红的脸庞在木兰溪水中留个影儿呢。天上一个太阳,水中一个太阳。两相辉映,波光潋滟,水天一色。晚霞灿烂的影子倒映在水里面,形态万千,美不可言。木兰溪紧紧环绕县城而过,犹如给县城镶嵌上了一条绿色的翡翠腰带。兰溪公园沿溪岸各种景观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小道曲径通幽,南岸公园与北岸公园遥相呼应,相得益彰,是仙游人民集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堤岸两边杨柳依依,兰溪大桥、南门大桥、胜利桥等几座连接兰溪两岸的桥梁,好像几弯新月横跨在兰溪之上,彼此遥相呼应。

      溪滩上,几簇开着白色花穗的芦苇在风中摇曳,让人不禁想起“蒹葭沧沧,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诗句来。溪的对岸,是否也有一位伊人在等他的心上人呢?还有那一缕缕燃烧稻草而缓缓升起的白烟,让人想起遥远的大漠孤烟,“沙州孤烟直,兰溪落日圆”。一簇簇枯草不惧寒风地昂着头颅,在风中尽情地舞蹈。一只老鹰扇动着有力的翅膀飞翔在高远的蓝天上。溪中,几艘游船,一支支船桨,一个个划桨人,一首首久远的飘飞的歌谣,一圈圈轻轻晃动的水波,一串串幸福的涟漪,在溪中在摇桨人的心中悄悄地、慢慢地荡漾开来……

      这条美丽的母亲河曾经一度干涸了,从溪床流淌而过的是工业污水和生活废水,而且迎来了一群群贪婪的挖沙者,接连不断地抛掷轰隆隆的聒噪声,把静静的死水荡向茫茫的远方。由于大肆采挖溪沙,留下淤泥成堆、防洪能力锐减的“后遗症”:一有台风暴雨,溪岸就会决堤,淹及两岸居民。现在溪水缓缓向前流淌,似乎在向人们讲述悠悠岁月发生的不平凡的故事,似乎在提示人们不要忘记过去,好好珍惜现在拥有的幸福和美好的生活。

      溪边,杨柳低垂着自己羞涩的脸庞,任凭和风吹拂着自己秀气飘逸的长发。“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虽然这不是二月,已是深秋,但却有儿童在草地上放飞纸鸢。天高气爽,正是放飞风筝,放飞梦想的好时机。杨柳呢,虽然剃掉了一头美丽的长发,但仍然掩饰不住昔日的风情万种。正是放学的时候,有几个放学的顽童早早地来到了这兰溪公园里。他们把这缓缓的铺满绒绒小草的斜坡当作地毯了。有一个小孩用帽子盖住脸,躺在斜坡上竟然睡着了。有的则在溪边打起了水漂,一颗颗石子在他们灵巧的手中“嗖”的一声飞了出去,在水面上跳跃,玩起“水上漂”,像蜻蜓戏水一样;还有几个顽童则在草地上互相追逐着,呼喊着;一位刚学会走路的小女孩正在草地上咿咿呀呀地学走路。只见她蹒跚地走了几步,趔趄着,似乎有些害怕,站在那怔了怔,但当她突然看到了前面正在招手的母亲时,她又摇摇晃晃地大胆地向前迈出自己的脚步,然后扑在母亲的怀中“咯咯”地笑起来。她似乎在告诉她母亲:“我终于学会走路了,我终于学会走路了!”红红的脸蛋在夕阳的映照下像个熟透了的红苹果,灿烂的笑容像是春天里盛开的一朵玫瑰花。慈爱的母亲则微笑地望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鼓励的眼神,温暖的怀抱是对小女孩最好的鼓励与奖赏。这一切,无不让人感受到了一种生命的律动,生活的美好与幸福。我不禁也跟着大笑鼓起掌来。除了孩子外,也有三三两两的人们开始散步了。有相依相偎的年轻情侣,也有牵手夕阳的白发老人。

      太阳终于隐入西山,公园里,三五成群的中老年人开始伴随着音乐节拍,悠然自得地跳起健身体操。其中不乏有打太极拳的,有练气功的,也有在慢跑和跳扇舞的,异彩纷呈,令人目不暇接。公园里渐渐热闹起来。

      这时,时间似乎突然停顿下来了,让人浮想连翩,想入非非。我总觉得,能让人产生无穷意境的就是一种绝妙的艺术。兰溪的夕照就是一幅绝妙的风景画。正如一位老诗人亲眼领略这粼粼波光,漾漾水影时,禁不住歌咏:“兰溪水道,百里之遥,却走过了漫长的风雨岁月;兰溪水道,百里之遥,却回响着时代风雷的呼啸,折射着未来希望的熠熠曙光。”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夕阳终于落下帷幕了,我只得暂且作别了这美丽的兰溪夕照,回家去了。杨平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