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湄洲捕虫戈

    湄洲捕虫戈

      莆田方言“虫戈”,即棱子蟹,莆田无论是说虫戈,或写“虫戈”,都知道是棱子蟹。也称:“蝤蛑”,枪蟹,甲壳纲、“蝤”科,头胸甲宽大,两侧具长刺,略呈棱形,紫色,螯足长大,步足四对,第四对步足扁似桨,适于游泳,常栖息海底,可供食用,为我国产量最大的海蟹类。

      湄洲岛的宫下、莲池等村,六七十年代,全大队多放虫戈绫,一般是用能载重二、三十担左右的帆渔船(无动力机的),无风时摇橹前进,每船十多张绫,从上午出去,到下午至傍晚才回来。虫戈是生活在海底的蟹类,绫要下至海底,竖立在海水中,随潮水流动而移动,海面有水中绫移动的标志,渔船跟随它移动,并保护绫移动的安全,不被往来行船拉拖损坏。

      放虫戈绫的船,要向东驶到外海岛丘屿附近海面至湄洲望不见船影以外的海面下绫,使生活在海底的虫戈碰到绫,虫戈一碰到绫,就牵拉套住,如果虫戈挣扎,不但挣扎不掉,反被周围的绫包围起来,虫戈越动越绑越紧,越不能动更不能挣脱掉。这样,此虫戈只有等待被抓的机会。

      虫戈常围食沉下海底的各类动物的尸体,如人落海死亡的尸体沉到海底,常有几百只虫戈在围食着,放虫戈的渔民们常遇此事。如果捕虫戈海域发生海难事故,又如破船沉船等有死人者,虫戈的饵料就多了,周围的虫戈都会游来争吃。这样,这里的虫戈就丰收了。因为解开绫网上的虫戈,是件极细致、麻烦又复杂的工作,所以每天下午,大队都派一人到海边了望虫戈船是否回来,当他望到虫戈船从海平线上露出影子,即吹螺通知各户家属准备去海滩解虫戈(螺是海产大螺的壳,把螺尾适当去掉,加工后用嘴一吹即成,这与电影,电视故事片中吹螺一样,我借过学吹一下,声音不大,据说很远都听得到。)这样各户家属老人小孩,都带着箩筐椅子到海滩等待,船很快就回来了,因为各自都认得各自的船,船还远远时,就认出各自的虫戈船,所以家属们都站在那儿等船靠岸。因为收虫戈绫时,只把虫戈和绫一起扛上船,就马上往回开,到海岸就把绫和虫戈一起扛上海滩,让家属们解,他们不误时刻地迅速解虫戈,解松的虫戈,放入箩筐,再解着,全海滩上欢声笑语,此起彼落,“今天虫戈这么多!”“今天虫戈又肥又大!”“虫戈很难解呀!”……有的一直解不开,就用刀划或剪开,或把虫戈足断掉解开,但断足虫戈收购出卖会便宜些)。但若剪网回家要补网。姑娘孩子们,眼明手快,都解得很快,老人们有经验,解得也不赖,好像你追我赶地议论开了。谁解得快,如解不掉,就喊谁来解,青年们被赞美,越解越快了,人说“农家乐”,今看到“渔家乐”。下海回来的男人们,都吃家属带来的美味点心,边听家属们说笑,也在笑,出海的劳累也消了大半。但秋冬的白天越来越短了,虫戈却越肥大,气候越凉手有冻意解虫戈不大灵活了,天早暗,海滩上快看不见解虫戈,有的扛回家解,有的点风灯解,虫戈从秋天不结实到冬天逐步肥大起来,当时水产收购价从每斤0.12元,每半月增0.02元,涨到每斤0.22元后,又下降了。因虫戈红膏慢慢变粗,逐步向后,虫戈脐慢慢饱满后就开花了,原来虫戈花是红膏变成的,虫戈也变得不结实了。那是来春以后事。    (吴炎年)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