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西天尾镇: 一条路 一座寺 一个人

    西天尾镇: 一条路 一座寺 一个人

      西天尾镇位于荔城区北部,属于城乡结合部,是连接莆田市区与涵江区的重要枢纽。福厦公路﹑莆永省道穿境而过,西天尾镇境内的福厦公路路段不仅对这个城镇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更是作为连接城乡的重要枢纽,对城市经济的辐射、提高乡镇资源整合能力方面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风味如“西天尾扁食”、信仰如“南少林寺”、经济如“南少林商城”,如果说一条路和一座庙把西天尾镇紧紧的包裹,那么处于紧紧包裹之内的每一个西天尾人,都在用自己独特的味道,独特的信仰,把一个枢纽变幻成一个繁荣的衍生。

      南少林寺:信仰的起点

      从市区沿福厦路往西天尾镇进发,一座拱门巍然站立,上书的四个大字“西天尾镇”映入眼帘就提示着你朝圣之路已攸然开启,突然让你忘记佛就在眼前,而你还在路上。始入拱门,沿南少林路徐徐前行,林立的商铺不断的发出蕴含的尘世纷扰。但你已明白,心中有“佛”,它就不仅只飘摇在遥远的九天之外,更在你脚下的土地,与你静默相随,亲吻你留下的每一个足迹。

      九莲山,九座山峰围成一圈,形如九瓣莲花,这仿佛就该是众佛的修身之地,光听名字就已佛光万照了。也许是信仰熏陶了你的身心,也许是众佛修身之地总该佛法无边,山脚下炙热的阳光从向南少林寺进发的那一刻开始,就变得温柔可人。清风拂面,鸟鸣深林,你实在分不清是佛度化了你的身心,还是你的信仰颠覆了整个世界。此刻我们眼中的南少林寺已经是在林泉院的遗址之上重修的,修缮一番之后的南少林寺虽然少了一份历史的厚重感,但巍峨庄严的感觉总是一直存在的。

      说到南少林寺,就不得不提到南拳,与嵩山少林寺南北呼应,并称“南拳北腿”。这两个少林寺里的武林绝学引发了人们的无限遐想,成为武侠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人们又不禁发出疑问,佛教文化似乎与武侠之风、江湖之事格格不入,为何少林武功会在佛教的基础上发扬光大。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一个关于南少林寺的美丽传说,相传唐朝初年李世民登基后,闽地海盗蜂起。少林寺方丈昙宗派十三棍僧携五百僧兵共同入闽剿贼。海盗平息后,沿海人民挽留这些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在福建修建少林分寺。由此可知,少林武学并非恃强凛弱之物,而是作为保护平民百姓的“活菩萨”而得以发扬光大。

      杀戮的历史总是让人痛心疾首,就连普度众生的佛也绕不开这个结,南少林寺在历史上的悄然消失也是一段悲壮的历史。清朝初年,保护百姓的习武传统在少林寺已蔚然成风,并接纳各方抗清志士、武林彦俊,逐渐成为反清复明的基地。由于叛徒的出卖,南少林被清兵攻陷,寺院被夷为平地,这也为日后人们争论南少林寺遗址所在地提供了条件。但历史总有洗净风尘的那一天,1986年,莆田县的文物普查中在九莲山发现了这座湮灭了几百年的寺院遗址。发现的刻有“僧兵”、“诸罗汉浴煎茶散”等文字的北宋石槽,成为南少林寺源在九莲山的有力佐证。但争论南少林寺的真正位置似乎显得不那么重要,如何把救苦救难的武侠哲学、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发扬光大才是每一位热衷于南少林寺文化人士的当务之急。

      南少林寺文武学校的创立或许是对当务之急的最好诠释。在这里,偶尔可以见到未脱稚气的小和尚在寺院里练习高难度的空翻,引来朝拜者的赞叹目光。也许孩子的父母知道对于顽劣成性的少年最好的方法是接受佛法的熏陶,南少林寺扬名四海的武功倒是不辜负了孩子的这般天性。在佛法下习武,无眼的拳脚仿佛多了一份灵性,在少年的心中生根发芽,直至佛中之拳,拳中有佛。佛法甚是飘渺,参悟个中缘由想必是十分困难的,但佛法最直观的外象便是寺院放生池中自由游动的乌龟,静谧安详,时光仿佛忘记了流动,这也许就是怜悯之心、忘我之境吧。

      一座庙,因了这条路,信徒朝圣香火鼎盛,佛法无边广播远扬。一条路,也因了那座庙,成为了一条信仰的大道,路上的每一步脚印都充满着佛性的光辉。信仰从这里启程,走过道路,穿过岁月。蓦然回首,步步凌波,信仰从这里落幕。

      一座城:繁华的起点

      手不释卷是对书本的欣赏之情,而用双脚去丈量一座城市是品读一个小城镇的最佳方式。记者顺着福厦路,用照相机记录这座城镇,这个时刻的美好和动人之所在。暴风雨的洗礼是无法淡化一个城镇的棱角的,虽然因着天际的低压,它只是安静地趴伏在地表。然而在灰暗色的建筑表面,读得到这一路上,一个城镇的风雨历练。

      老人对于城镇的依恋之情,犹如纯酿,嗅得到弥久不衰的芬香。而一座城镇对于道路的依恋之情,犹如人之与肢体,看得到的只有现如今的斑驳。建国前期,街道狭窄,店铺与房屋都简陋异常。而西天尾镇的发展,斑驳于这条已经不再“光鲜亮丽”的福厦路上。工业对于西天尾镇是再熟悉不过的名词,而关于这个名词的故事大可追溯到1987年。据介绍,第一家西天尾镇的自来水厂于石盘水库附近动工,历时2年7个月建造而成。日供应水4500吨,满足了西天尾镇14个村村民日常生活用水之余,自来水厂的供水系统,也沿着福厦路流淌进各个镇工厂,为企业供应工业用水。而说到西天尾镇的发展,西天尾镇上的村民对于仍屹立在福厦路旁的洞湖口加工区所建成的1万伏安19公里供电线路津津乐道。从此西天尾镇开辟了夜的繁华,而经济的繁荣也接踵而至。协丰鞋业有限公司随即在福厦路上建起了厂房和宿舍;台莆纸箱厂和上扬纸箱厂也各自割据了自己的地盘。一个镇上的经济重心不断地偏移,靠近福厦路,在偏离福厦路。最终不见的只有曾经那森然的树木,这些福厦路的守护者,便在道路发展的过程中轻易地牺牲了自我,成全了一座城镇的美妙。

      美妙来源于这座乡镇丰富的历史积淀和思想的髓骨。踩着水泥路,硬实的触感,咯疼了脚掌。而当年的孩童们便在这路上奔跑着,去往那个教育的殿堂。显得夺目的当然是1989年印尼华侨捐资兴建4层砖混结构的“水镜楼”,建筑面积1700平方米。文化教育设施,即简单的中、小学教学楼,作为一种时代建筑象征走进了这座树木环绕的乡镇,在这片土地上开辟了传统教育。而真正踏响新时代脚步的是曾经红火,如今早已撤离的卫生院。一如有些破败而未及时清理的老建筑于道路两侧,直瞪瞪地看着这个城市的翻天覆地。

      预上市的三棵树企业,惹眼新兴的奇奇车行,各种汽配和美容保养4S店以及鞋服加工厂,具有现代建筑风格的厂房,别具特色的招牌设计,流动性的宣传形式,似乎都在提醒着过往的车辆,西天尾镇在崛起。第一家房地产开发进驻西天尾镇,在这里创下了销售业绩传奇,他在南少林脚下开设一个居民社区和玩购街区。福厦路的分支深入西天尾镇,各色村道都相继建成,围绕着福厦路的道路建设创立别具特色的乡镇企业。而乡镇企业已成为西天尾镇新一轮创业的重要支柱。2010年第十四届福建省运动会,莆田市射击馆便设立在西天尾镇九华农场。场馆的设立带动了经济和投资的增加,而后西天尾的工业园区正式确立。

      这里的经济发展本身就是一种魅力所在。作为省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镇,西天尾现有各类企业1200多家,其中外资33家,投资额1.05亿元;内资企业28家、投资额1.36亿元。乡镇企业已成为西天尾最重要的经济支撑。而上个月竣工的南少林路将南少林寺的文化带领到福厦路旁。一条道路的延伸,促进的经济发展只有时间能够丝毫不落地见证。

      一个人:奉献的起点

      郑永言,西天尾镇上的一位将终身奉献与乡镇建设的老先生。虽然鬓发皆已经发白,脸上的皱纹也清晰可见了,但是简短的言语,矍铄的眼神,提醒着他对于西天尾建设事业的一腔热血。他是西天尾镇村委退休老干部了,曾经的青春都奉献在最微小的民生事业上,不需要太多的勋章,西天尾的群众都认得他的身影,如今,他被荣誉地聘为文明街道协管员。当村里的干部走访到其家中时,他爽快地答允了这份工作,担起了协管队队长的职责。他对于这所城镇的情感,似乎都已经凝在了眉宇之间。每当我们问及西天尾镇的历史时,双眉紧锁的思索中似乎历史在哪里轻轻闪过。

      据郑老先生介绍,以前这里的街道还只有村道的宽度,乡镇上的村屋仍是红瓦房。每一农户的屋檐都在树影中若隐若现,显现着一种隐秘的朝气。每个人都会走完自己的人生,但有多少人能真正尝到人生酸甜苦辣的各种滋味?作为乡镇村委工作者,就是在痛苦和欢乐中磨炼成长的。群众来访接待,外地来客招待,文书档案整理,环境卫生打扫,还有搞调查,写材料,开会作记录,会后写汇报,一时不在,电话响,领导问,群众喊,里里外外一把手,忙上忙下难开交,街头村尾几乎每天都得走上个半圈。

      郑老先生当年每天要接待来访群众少则三、五个,多则十多个。他每接待一个来访者,都要问明原由,在他的职责范围内,为他人排忧解难,他从不发气,从不怕麻烦和罗嗦,群众有什么难事、苦事,群众都来找他反映。协管队的成员告诉记者,当地居民当时都称郑老先生为“群众的贴心人”。

      而说到乡镇的变化,郑老先生神色飞扬地赞道:“西天尾这两年发展得可赞了。”乡镇起高楼,道路修道家门口,工业区建设在即,搬到家门口的超市,人民也可算是奔小康了。一个人对于家乡的热爱之情是可以流于言表的。一段辛酸的经历是一种生命历练的丰富,体现着他对于家乡建设的一种支持。有时候奔走的脚步流窜着都能够踩出一条路,这条路延伸在福厦路的边支上,连起了千家万户。

      而今年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又一次奔忙在这条道路之间,顺着路的脉搏,他探寻着西天尾镇发展的未来之路。不知是出于对于老人热爱家乡的精神,还是被带动的探索精神,陪着年近七旬的老人闲散地走在接连福厦路的南少林路上时,心里是平静而愉悦的。

      一个人的坚持很多时候会演变成一种氛围,而这一路上的登记和攀谈中,渐渐地,我们发现路灯、垃圾桶以及脚下的每一寸道路都是饱满着一代人的辛勤付出,或许还有多少人的翘首以盼,更有多少人的痴心呵护。郑老先生只是顺着时间的轨迹陪着西天尾镇的发展走过这样一段路,但是这段路与镇上的普通村民又何其相似。熟悉的城市,街角的西天尾扁食店都已经世传第二代了,这里的故事在延续,记者的脚步仍旧在追寻着福厦路的动态。回去的路是颠簸的,不禁觉得西天尾镇的发展该也是波澜起伏的,只是岁月的铭记总只能从细微处见到原始的形态。

      在高楼林立的乡镇上,谁看见了这座城市的曾经面貌,一代人的坚持,一个人的奔忙。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