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他在童话中永生———解读郭风作品偶记

    他在童话中永生———解读郭风作品偶记

      (一)

      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关注老幼这两个弱势群体,无疑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一环。郭风终生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终生孜孜不倦为幼儿和儿童讲故事,创作了许多深受幼儿和少儿欢迎的儿童文学(包括童话,童话诗等,儿童散文等)。

      他的儿童文学作品通俗易懂,没有过多离奇的情节,但处处有少儿喜欢的情趣、人物、花草、小鸟、野兽。《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和安徒生童话中的人物,会从书中走出来,树上的鸟、山间的穿山甲、刺猬以及溪里的鱼都会成为孙悟空的好朋友,成为外国朋友哈尔马的好伙伴,甚至美人鱼和安徒生老爷爷也会从书中来到中国的小山村。在童话里,蒲公英、野菊、狗尾草、油菜茶、红菇、豌豆,以及松鼠、麻雀、喜鹊、黄鹂、鹰、燕、老鸦等等,都是聪明、天真、可爱的小朋友,他们一起游戏、唱歌、跳舞,很像一所儿童乐园,大家和睦友好相处,快乐无比,作者本身也像安徒生爷爷一样,融在其中,乐在其中。

      (二)

      在郭风的童话里,一切都是优美的,山、溪流、树木、花草、禽,乃至蚂蚁、蜗牛等融合在一个如诗如画的大自然中,天上飞鸟,地上动植物,在一起唱歌跳舞,均成为好朋友,大家都是兄弟姐妹,而且互帮互助互爱。没有名利之急,没有勾心斗角,没有阴谋诡计,只有坦诚相见,只有大公无私,好像处处是陶渊明的“桃花源”。童话里的风景美如画,童话里的野菊妹妹,狗尾草哥哥、豌豆姐姐、黄莺叔叔等等,个个心灵更美。为此,我在另文中说,郭风是真善美的歌手,他一生把最美的东西献给小朋友。1996年郭风在一篇自序中说,第6期《巨人》封二上有施蛰存的题词:“儿童是赤子,希望儿童文学作家笔下留神,不要损伤了赤子之心。”郭风郑重表白:“近六十年来,我正是以此等认识和精神来为孩子们写作的。”因此,他的童话篇篇都是阳光明媚的美文。在上个世纪80年代,郭风访问菲律宾时,对菲前总统马科斯夫人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应该追求美,创造美,文学艺术应该是美的,应该表达人民内心的美。美的另一个称号或代名词便是文学、艺术”。这些至理名言,至今仍有激浊扬清的现实意义。

      (三)

      郭风经常不断地为子女(儿时)、孙子讲故事,讲《西游记》和安徒生童话,有许多则是自己新编的童话故事。如下放闽北杉坊村时,女儿才七岁,女儿整天跟着爸爸,被村民戏曰“紧跟”,郭风就经常编童话故事给她听,后来《孙悟空在我们村里》出版后,女儿看了说:“这些童话,不是我小时,你讲给我听的吗?”而这本童话、散文诗集获得中国作协儿童文学一等奖。

      孙子诞生时,郭风说:“乐何可言”,“三四岁最为逗人欢喜”。有一天,孙子站在窗前,看见两只白蝴蝶、麻雀和一只小猫在屋顶上相会,叫爷爷赶快去看。郭风说:“我当然放下笔来,和他一起来看屋顶上的童话世界”;另一次,孙子告诉爷爷:“我昨夜里梦见一位马戏团的小丑”。这些,都给郭风“某种创作灵感”,写了若干小童话,小散文。

      外孙出生日,“也真是乐何可言”。后来,外孙可以坐婴儿车了,“有一天,女儿让我坐在藤椅上,又让孙儿扶着婴儿,给我拍了一照。”这些日常生活中常见之事,郭风同样能从中感到“某种诗趣,某种哲理趣味”,写了《婴儿世界》和《题一帧照片》等篇章。外孙三岁时,有一天跑过来说:外公,“给我画画”。于是“我”画了一辆公共汽车,画了一座高楼,画了一只鱼,这时,外孙要求“给鱼画眉毛吧”,他举起手指着自己的眉毛,说:“鱼有眉毛,外公,你画鱼的眉毛吧!———”,“我居然在鱼眼睛上添了一对弯弯的眉毛,外孙看了,哈哈大笑起来,又拍起小手来。”这些老幼一起逗乐的情景,都变成了美文,变成了童话散文,变成了诗,善哉,郭风。

      怀着一颗童心、爱心,留心观察儿童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同他们一起玩游戏,感悟其情趣,哲理,然后“下笔如有神”吧?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永远保持一颗明净的、透明的赤子之心,精心制作“精美的点心”,充实儿童的课余生活,“增进他们身心的健康发展”。窃意,这是郭风儿童文学的精髓和价值所在吧?

      为此,《红菇们的旅行》荣获第二次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二等奖;《孙悟空在我们村里》获得第三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郭风作品精选》获2007年第五届冰心文学奖(儿童文学)头等奖。郭风永远活在亿万少儿读者心中,他在童话世界中永生……许培元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