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拜拜妈祖心暖暖

    拜拜妈祖心暖暖

      每年春节都要回一趟丈夫老家港里村拜妈祖。港里村是一个临海小村,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古时叫贤良港。因为是妈祖父母的故里,就成了一方圣地,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来此拜谒妈祖女神。

      从正月初一到初五,绵绵的春雨下个不停,天气虽然很阴冷,但妈祖祖祠里却很热闹,香火缭绕,人来人往,一阵阵香气扑面而来,心里充盈着一股暖暖的春意;香炉前,一个穿红毛衣的女人拿着一付很大的贡银在焚烧,她的发髻上插了一朵红花,窜起的一簇一簇火苗,把她的脸映得通红。

      殿中,妈祖神像一如既往的端庄、慈祥、秀丽。传说这尊神像是从宋代传下来的,每次站在这里抬头凝望她,就会忘记时光的流逝。从妈祖诞生的宋朝起,经元、明、清数代,历朝皇帝都对她不断的褒封,从“夫人”、“天妃”、“天后”直至“天上圣母”,所有美好的颂词堆砌于她的一身。妈祖祠里有一对年年春节从台湾来这里做义工的夫妻,他们虔诚地收拾香炉,打扫一地炮纸,指引游客参观膜拜。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心底会涌上一种暖暖的敬意。妈祖信俗已成为世界瑰宝,载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妈祖的慈善心怀是当今全世界都需要的,这就是妈祖信众能达2亿多,妈祖宫庙遍及全世界,妈祖信仰能成为一个跨国籍跨地区的民间信仰的原因吧。

      也许真的有心灵感应,烧香、拜拜、题缘金后,刚跨出祖祠大门,一缕久违的春天的阳光从遥远的天边云层里钻出来,暖暖地照在我们身上。

      妈祖祖祠通往妈祖故居是一段干净的石板路。丈夫说这段路是他以前上小学时经常走的路;走在这条路上,他就会回忆起那段辛酸快乐的童年和少年,就会回忆起那些挫折、痛苦和幸福的经历。我的思绪却奇怪地穿过时光隧道,到达一千多年前的宋代,仿佛看见那个头上扎着两个发髻的小女孩,双手捧着两个烧红的铁筶杯,蹦蹦跳跳跑过这段石板路,跑进家门,把两个烧红的铁筶杯往木桌上一放,桌面立刻“滋”一声冒起一阵白烟,烫出两个洞;母亲惊骇拿起她的双手看,竟然完好无损……在所有流传下来的妈祖传说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关于铁筶杯的神奇故事。

      妈祖故居坡下,是丈夫家的老屋。那年夏天,丈夫燕子衔泥一般,一砖一瓦把老屋重修一番。牛年腊月二十八,他特地写了一副对联———湄洲湾畔九牧人家,贤良港里妈祖后裔,和儿子一起回老家贴上。看那联,我极喜欢,丈夫是妈祖后裔,我也算是妈祖后裔了。老屋后面有两棵棕榈树,丈夫说那是他小时候栽下的,现在已长成参天大树。他能清楚记得如何给小树苗挖坑填土,如何在小树苗的根部池子一样围了一圈土,每天给他浇水,看着它发芽长成,跟它比身高。老屋连着许多家老屋,虽是低矮的土房子,但古朴厚实,大多已无人居住,房前屋后杂草疯长;过年了,那些古朴厚实的老屋都贴着红艳艳的春联,字写得不怎么好,但对联很有意思:“党的政策是明灯,人民心中红太阳”,“党的政策好又好,农民致富奔小康”等等。看了这些忍俊不禁的对联,令人一下子回想起那个年代。婆婆在世时常常说起那些一日三餐连红薯地瓜都吃不饱的苦日子,还有那个一家五个兄弟只有一把锄头种地挣工分的辛酸往事。据说,当年那个买不起锄头种地挣工分的五兄弟现在已盖起了5座楼房,门前停着5辆小轿车。是啊,港里村勤劳而善良的乡亲,靠自己的努力,摆脱了贫困,盖起了楼房,生意做到了全国各地,创造了幸福的生活。一个小小的村庄,回家过年的小汽车停满了村道两旁,车牌尽是京、津、沪、黑、吉、辽、鲁、川、陕、蒙等等。

      丈夫家是个大家族,走亲访友是这次春节回乡的重要内容。亲朋好友常年都在外打工做生意,平常疏于来往,只有春节回来,才能聚在一起。在这个大家族里,丈夫的辈份很高,每到一家亲戚,我们都会喝上一杯暖暖的红茶,老人就会提醒后辈称呼我们的辈份。但是,我还是喜欢老人叫丈夫的乳名,听起来是那么的亲切。

      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回城里前,我们在妈祖祠附近的“妈祖井”装了一桶水,村里的老人说,这井是宋代挖的,泉水清冽甘甜,常年不枯,是 “圣水”,从宋代一直流到今天……张枫丹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