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垂钓延寿溪

    垂钓延寿溪

      文学节进入尾声。应主人之邀,中外宾客同游荔城。没想到,短短半日游程,却让我有了三次与文学有关的巧遇。

      到工艺美术城参观时,刚在第15届云里风文学奖中夺魁的青年女作家陈雪珠笑吟吟迎了上来。原来,她就供职于此,举凡木雕、玉雕、石雕,全都如数家珍。遥忆当年,她还是一名怯生生的师范生时,第一部长篇小说《师范生》的初稿送到省作协,我和我的同事们意识到这部充满青春气息的作品十分难得,便向省少儿出版社举荐,很快得以出版。此后,她笔耕不辍,此番获奖的新作《蛇》,其构思之精妙,运笔之老到,对人情人性剖析之深刻,皆令评委刮目相看。而今,这偌大的工艺城,既有莆田古老的文化积淀,又有与世界市场接轨的新领域,作为文学素材的富矿,又将激发她多少新的灵感!

      到荔林水乡游览,在赤溪桥畔下船时,一位文质彬彬的年轻人迎了上来,经他自报家门,方知这就是青年诗人钱庆灿,正好在此任职。多年前,我在《湄洲日报》上偶然读到他有关李瑛诗作的一篇评论,便顺手剪下寄给远在北京的李瑛。没想到,赫赫有名的诗人将军并不轻视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特驰函致谢,还寄来一册诗集《日本之旅》,要我转交给他以作纪念。其实,我和李瑛一样,都不认识他,今天有缘在风景如画处邂逅,让人喜出望外。

      下船了,坐稳了。小船轻轻地滑向水面,搅乱了两岸荔枝林浓绿的倒影。我恰巧与马来西亚作家们同船。与我并排的,是我所尊敬的云里风先生,他在祖籍地莆田设立“云里风文学奖”已历时15年,还曾邀请我赴马访问。而我俩的前排,是小黑和朵拉伉俪。小黑的小说,犹如马来半岛的巍巍高山,充满阳刚之气,朵拉的散文随笔,则如同热带雨林中的遍地繁花,鲜丽而又浪漫。

      雨来了,还好只是微雨。溪面上泛起了细细的涟漪,两岸荔林的倒影,在微微的颤动中更显得扑朔迷离。此时此地此情此景,最适宜于友人怀古忆旧。果然,云里风先生谈起了他年轻时的往事。他说,人一老,昨天、前天的事常常想不起来,而几十年前的往事,却历历在目。谈起了他是如何走上华文文学创作之路的。他无意中提及一个人,叫王光汉,在我听来,却如同一声霹雳,震动了我的五脏六腑。王光汉正是我远在南洋,从未见过面的外公!于是,就在微雨轻舟的延寿溪上,我第一次听人说起有关我外公的故事,而这人,恰恰就是我结识15年的云里风先生。

      “我17岁时,在吉隆坡报考华语训练班,该班录取30人,却有80人报考,我和大多数考生一样,落选了。好在大人带我去找王光汉老师,他可是华文教育界很有声望的名师啊!”云里风说到这里,眯起了双眼,“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暮色苍茫时分,一个名叫三间庄的街区,王老师正在晚餐,他大约50多岁,有点谢顶,有点发福,说话慢条斯理,但十分和气。他满口答应帮忙,果然不久以后,我就被破格录取了。假如不是他,我就不可能学习华文,更不可能成为华文作家了。”

      我接上话题:“也不可能有云里风文学奖,也不可能来莆田认识我,更不可能邀请我到马来西亚,寻找我外公生活过的地方了。”

      “你们俩真是越说越亲了。”同船的同行们全都对此产生浓厚的兴趣,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开来,最后,还是小黑说得好:“你外公不但帮助了云里风,实际上,他也是在帮你啊!尽管,他生前还来不及认识你。”

      于是,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在人生的漫漫长途上,在文学的迢迢征程中,我们每个人都受到别人的帮助,尤其是前辈的帮助,同时,也都有意或无意地帮助过别人,帮助过比我们年轻的人。包括海外华文文学在内的中华文学,就在这互相帮助中得以世代传承,有如这延寿溪,源源不绝,生生不息……

      此时,一座古老的石桥迎面而来,桥头石碑上“绶溪钓艇”四字也一闪而过。我忽然想,今天,云里风先生和我,不正是用无形的钓竿,在古称绶溪的延寿溪上,钓起了人世间最可宝贵的东西吗!章武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