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对待莆田木雕,我们不应该‘厚今薄古’”——专访莆田传统木雕研究专家林建斌先生

    “对待莆田木雕,我们不应该‘厚今薄古’”——专访莆田传统木雕研究专家林建斌先生

    点击查看原图

      记者:您是一位工程硕士,怎么会对“莆田传统木雕”如此用心?

      林建斌:我大学本科的专业是油画,在中国整个油画的发展历程中,地域风俗题材的油画作品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也许是这种意识一直影响着我吧,在艺术领域当中我特别关注地域文化这一块。工程硕士是个机会使然,希望自己能在艺术理论研究上有所强化,又恰巧有这么个机会就促成了。而正是硕士论文的选题使我慢慢确立了把莆田传统木雕文化的发展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

      对木雕的原始印象首先缘于孩提时在乡下的记忆,当时每个家庭里重要的家具都雕着各种各样的民间故事和图案,睡觉的床、衣柜、抽屉等等,那时虽然不懂什么意思,却总觉得里面藏着什么东西,有敬畏感。我记得很清楚,小时候在老家,一到有人结婚,就会请当地的木雕师傅做新家具,小孩们会围着师傅看他们雕那些神秘的图像,同时听师傅们讲这些图像背后的故事。

      记者:在目前出版的有关木雕的各类专业书籍中,不仅是莆田木雕,就是福建木雕也几乎少有人关注。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林建斌:莆田木雕应该说知道的人很多,不管是莆田本地人还是其他地方的人。但是他们的了解更多的是商业价值,而不是艺术和历史价值。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珍贵的木料,是投资价值。外地游资以及当地民间资本开始疯狂囤积木料,把价格一再推高。这种短视行为带来的后果是更少的人关注莆田木雕自身的工艺艺术特点以及艺术价值,更别提在艺术理论方面对莆田木雕做较为深入的研究,相关文字的稀少以及图片资料的严重匮乏使得研究起来难度很大。作为莆田本地的政府部门、企业家、民间工艺大师以及文化从业者应该责无旁贷地担负起这个责任,把普通民众对莆田木雕的了解从它的商业价值引导到它的艺术价值上。

      相比于福建木雕、莆田木雕,其他地区的木雕产地非常重视它们的历史传承,不遗余力地宣传推广,加上大量的木雕历史文物,使得大家对东阳木雕、潮汕金漆木雕有比较深刻的印象。莆田木雕虽然也历史久远,无奈破坏严重,保护不够,作品传世的无多,这更加剧了后面理论研究的困难。文化理论研究的匮乏又致使文化宣传上的无力,能看到的只能是产业规模、市场占有率之类冷冰冰的东西。

      记者:通过您以及一些媒体的推介,我们了解到莆田木雕发端于唐宋,繁荣于明清,我们很想知道,这个发展过程的背后推动力何在?

      林建斌:这也是吸引我做这个课题的一个兴趣点所在,在历史上比莆田木雕辉煌的木雕文化应该说不少。四大木雕中,咱们的龙眼木雕无论影响力还是存世的历史作品,都无法和其他木雕文化相提并论。但是今天莆田木雕能成就这样的一个产业规模,无疑是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不但对木雕工艺,甚至于全国其他的传统工艺美术来说也是有借鉴作用的。

      通过近些年的研究,我认为影响莆田木雕工艺发展的因素有这么几点 :

      一是文化教育发达。莆田历史上素有“文献名邦”之誉,自唐代以来的1200多年间,人才荟萃,名人辈出,在各个时期勇领风骚,垂范后人。唐宋末年是非常动荡的时代,大批饱受战乱的士卒南迁到了沿海,尤其是莆田这样交通稍微发达的地区。但是他们势单力薄,没有田产,一旦用光积蓄就将沦为下层。为了保持家族的荣誉,他们用最有优势的儒家传统,不遗余力地培养下一代。而每一个家庭贫寒的莆田学子,肩上都承载着整个家族的希望,这也是莆田学子能屡屡创造一个又一个科举奇迹的原因。

      几乎每一个家族祠堂都是一所学校,而家族的福利总是优先给读书人,这种习俗延续了上千年。这就决定了每一个家族祠堂都能优先得到家族财力的支持,而显示家族祠堂重要性的主要体现就是祠堂的装饰。现在散布在莆田各地的古民居,很多就是当时遗留下来的家族祠堂。祠堂内的屋架、横梁、吊兰、云座等都存有大量精美的松梅、菊竹、花鸟、走兽之类的浮雕。

      二是莆仙戏曲对木雕的影响。莆仙戏是兴化地区人民喜闻乐见的戏曲艺术,内容多是表现兴化人民所熟悉和喜爱的历史人物、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和我国古典小说中感人至深的故事。这些莆仙戏的内容,或是讴歌善良,鞭挞丑恶,或是宣扬美好的道德风尚,表达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愿望。

      莆仙戏的古老和剧目的丰富,以及在民间的普及性,为莆田的木雕艺人提供了丰富的题材。莆田人把自己喜欢的历史人物、故事或图案,刻在建筑物或日用器物之中。老百姓平时可以目睹这些木雕,既满足他们的审美要求,又因为是选自自己喜闻乐见的莆仙戏内容,很自然地就会引发他们看戏时的那种愉悦心情,再次获得艺术感受。家境稍微过得去的新婚男女,也把这种雕满各种民间喜闻乐见故事和图案的家具当作结婚这一人生大事的必备品。这也是莆田木雕能受莆田人民欢迎的基础之一。

      三是莆田的宗教信仰对木雕的影响。莆田是个宗教气氛浓厚的地方,从唐宋起,这里的宗教建筑就在不断兴建。莆田还是全球华人妈祖文化的发祥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妈祖文化是伴随着莆人出去而发展起来的。同时莆田还是个玉皇文化盛行地区,民间信仰较为繁杂。这些宗教和民间信仰的人物造像和宫庙建筑大多请莆田的工艺大师们制作。莆田人对祭神祀祖非常虔诚,经常不惜财力修建寺庙及制作各种祭祀用具。除了佛教的人物造像外,祭祀器物用的馔盒、供台、祭桌、神龛、龙烛、香架、神轿、桌灯等,更是内容丰富、形式多样、雕工精巧,髹漆贴金的木雕镶嵌其间,木雕技法以多层镂空通雕为主。这些祭祀用具上的木雕饰件数目繁多,其制作之精巧,外观之富丽堂皇,令人叹为观止。

      由此带来的神像制作和庙宇装饰,对木雕有着很大的需求。巧合的是,莆田自古就盛产龙眼,处处都有龙眼树,人们发现,龙眼木质地坚硬、细腻,是制作木雕的上等原料。木材经磨光打蜡,近似红木,显得古朴、稳重、大方、精美。这样,随着宗教建筑的需要和大量本地原料的发现,莆田的木雕逐渐兴盛了起来。

      记者:莆田传统木雕已进入国家级遗产名录,作为一位研究者,您对此有何建议?

      林建斌:作为一个莆田人,无疑为这个产业的振兴以及它的影响力的扩大而感到振奋。当然,更多的希望是政府和社会力量关注莆田传统工艺美术,扎扎实实做一些文化方面的研究和资料的收集工作,让更多喜欢莆田木雕的人真正关注到它的艺术性和文化性,而不是一味的市场占有率。莆田是文化积淀深厚的“文献名邦”,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对待莆田木雕,我们不应该“厚今薄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