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二十四精睏城门桶”的地域文化底蕴

    “二十四精睏城门桶”的地域文化底蕴

      □陈锦

      旧时,莆田民间有一句常用的俗语叫做“二十四精睏城门桶”,谓聪明反为聪明误,善于谋算的人反而落得尴尬。

      “精”就是方言之“聪明”;“睏”就是“睡”;“门桶”是指传统房屋正面的门厅凹入处,亦称“大门桶”或“门兜桶”,又因方言谓“凹”曰“塌”,故又名“塌桶”。“城门桶”就是城门前的凹入处或城门甬道的门外空间。

      “二十四精睏城门桶”就是一个本地家喻户晓的民间故事的篇名,也被改编为同名戏曲剧目和俚唱歌诗。故事大致是说,一位穷苦伶仃的书生为筹措入京赶考的盘缠,向家道殷实的二十四精借钱。二十四精说穷书生家有横财,不需要向他借钱。原来,穷书生父母在世的时候,曾经为他定了亲,女方家是城里的大财主。但就在女方父母准备好嫁妆要遣嫁完婚的时候,女儿不幸夭亡。岳父母伤心之余,让人传话给女婿,要他尽快另娶,并表态新婚夫妻如果能上门认姻亲的话,他们要把原先为女儿准备好的嫁妆如数奉送……根据这种特定情境,二十四精设计让穷书生租个新娘去骗取嫁妆,并毛遂自荐让自己的老婆充当假新娘,因为他老婆年轻漂亮又有教养。穷书生在二十四精的极力“开导”下,终于采纳了后者的建议。

      假夫妻的表演很成功,岳父母颇感慰藉,答应兑现诺言。但是,岳父母执意把女婿干女儿留下过夜。盛情难却,又怕坏了大事,假夫妻只好硬着头皮留宿……

      二十四精发现情况有变,急忙赶往城里。结果,这时城门已经关闭,来去不得,只好贴着城门蜷缩着熬过一夜……这就是“睏城门桶”的情节。

      最后的结果是二十四精把老婆给租没了,因为官府把她判给了穷书生。

      这个故事的原始素材可能来自其他地区,但经过口头传述过程的集体再创作,已经与本地民俗文化和语言文化水乳交融,演化成地道本色的本地民间故事。

      “精”“睏”和“城门桶”,无一不体现方言特色。当然,最接地气、最能引起民间共鸣的则是“二十四精”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人物名。

      通常认为,“二十四”是表示数字大,并演变为修饰“精”的副词;或认为可能演变于“十二岁会别二十四代”(别:认识;了解)的俗语……其实,这些理解均不得要旨。

      “二十四精”就是谐音“二十四帧”。“帧”汉语音为“zhēn”,方言音同“精”。其汉语字义指的是画幅。现代汉语有“帧频”一词,指每秒钟放映或显示的帧或图像的数量。

      “帧”在方言的运用古已有之,而运用者不是读书人,而是民间的织娘们。大家都知道,传统布料都是靠手工纺织出来,“男耕女织”是传统农家最普遍的生产劳动模式。

      “帧”是手工织布时期的常用术语,从数字上看,它体现为经线的条数,传统民间以四十条经线为一“帧”。而在实际运用中,帧数并不是一个随意的数字,只有在规定布幅的情况下才有所谓的“几帧”。所以,帧数实质上表示经线的粗细和疏密。在布幅固定的情况下,经线越粗疏,经线数就越少,帧数也就越少,反之,经线数和帧数就越多。传统最低的帧数是四帧(织粗麻布),最高的帧数是十二帧(织苎麻布和细棉纱布。)后期工业纱线的运用于手工织布后,确实有高于十二帧的密度,但那毕竟是近现代的事。

      “二十四帧”就是最高帧数的翻倍,可以理解为加倍“精细”,谐音为“二十四精”后,就是加倍“聪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