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鱼牙顶溯源

    鱼牙顶溯源

      □游心华

      “鱼牙顶”(又作鱼衙顶、鱼和顶),仅从地名就能揣测这是一个鱼腥熏天的地方。“鱼牙顶”始于明,盛于清,直到上世纪70年代它还是仙游城西一带鱼货和海产品交易市场。

      “鱼牙顶”位于鲤城街道十字街和平路(原名鱼牙街,1980年更名和平路),东北连胜利路、解放路,西南与仙永公路交接;西南为南北走向,全长不足百米,宽6~7米,1984年改为水泥路,1979年,旧街两侧老房子改建为3~4层砖混建筑。

      鱼牙顶得名从何而来?鱼牙街市,作为仙游县城海鲜鱼市可以追踪到明代,那时候城区鱼市都集中在西关外拱桥头和西门兜一带。后来因为倭寇犯境,县城相应采取防范措施,对县城所有进出通道严加管制,每天城门延迟开放,由此造成了买卖双方出入不便,于是海鲜鱼市逐渐转移到城西至南门的中间地带,形成了新的鱼市和“鱼牙里”鱼市。当时鱼牙行栈多由官商及封建把头垄断,其商号下公然标明“鱼牙官行”。因鱼牙行栈信息比其他行业灵通,又倚重官府势力为保护伞,鱼栈一度成为境内市场金融、物价的操纵者。货币流通,银币、黄金兑换折算率,每日都由鱼牙行挂牌公告,昭示各方。就连民间买卖合约字据,亦冠上“以鱼牙银价为准”,官府捐、税以“鱼牙牌”计率。海鲜鱼市雄踞市场之首,经营网络辐射到邻县永春、德化、大田等地。据数据表明,高峰时期境内鱼货店、鱼摊店多达120家,年销售量2500吨以上,营业额为90万银圆左右。

      仙游三面皆山,而濒海之地仅东南一隅,“地僻而物货悭,商旅迹罕至”。据方志称,明代惠北沙格人率先在仙游城里开设鱼牙行栈,为仙游沿海枫亭及惠安、晋江、平潭、福清、长乐等地渔民、鱼贩经纪、收购、批发、代售鱼货海产品。从此而来,渔牙鱼市逐渐发育壮大成为仙游城区海产品交易中心。

      清乾隆三十六年《仙游县志》里就已出现“半路街市”“鱼牙街市”“大坂口市”(俗称“大坪口市”) “新店市”(即今城西大桥北岸,2001年改名“幸福大桥”)等字眼。2002年新编《鲤城镇志》里就有这么一段记载:“元代,县城西门外,商贾集聚,网点遍布,成为县城商贸中心。境内有东街市、西街市、田埂底街市、半路街市、太平街市、茅亭街市、鱼牙街市8个粮贸街市。明代境内三里长街,西出仰照门,商店鳞次栉比,形成龙星、永正、安怀、鳌峰、台斗、茅亭、泗州尾等街市,商业活动辐辏四境。”“清末,天地坛成为粮食集贸的主要市场,纸山为山货牲畜交易地,鱼衙顶成为海产品交易地,西门兜成为柴草交易场所。”

      其实城西十字街胜利北路南侧还有一个同名的鱼市“鱼牙巷”(又名鱼牙街,俗称鱼牙里,文革期间改名“照耀巷”),巷道对面就是“十一坎店”(与原县冰糖厂毗邻),长约60米。据鱼牙巷老街坊张明龙先生介绍,他的祖辈都居住在这条巷子里,是鱼牙巷的富户,鱼牙巷里原有一个客栈(解放后改编为集体企业,更名“群众旅社”),客流量多,一年四季生意兴隆。鱼牙巷北南两边立有两个大门柱,到了夜晚鱼市打烊后两扇大门关闭,禁止外人进入,外地客商一般都住在客栈里。客栈两层,店面四坎,客房采用木板隔离。客栈后侧另设有马厩,方便货运旅客骡马停顿。可惜,八十年代旧城改造时,鱼牙巷亦被拆除了,现拓为胜南市场。

      许淑荃先生遗著《仙游工商史上的十大行业》一文曾详细地记述了鱼牙行栈和鱼货店摊的情景,他写道:我县因东南临海,海岸线虽不长,但邻县的惠安、莆田渔区,和内地的永春、德化、大田山区,海腥鱼货都不能不在我县集散贸易。鱼牙行栈是民间经纪商,免不了有许多鱼摊、鱼贩赖以补充,构成一大网点,为广大人群副食品的调剂和补充。鱼牙行栈由于经营方式必须联合集中,购销批零营业额又大,一年四季每日都有鱼腥海味,货来货去,市场信息比其他行业灵通,变化大,曾有一段时间成为我县货币金融牌价的操纵者,银元黄金兑换、折算率。每天都由鱼牙行挂牌公告,昭示各方,民间文书契约上乃有“以鱼牙银价为准”的字契据。这说明鱼货行的经济实力及其影响之大。

      据回忆,我县鱼牙行栈起源甚早,最初集中设在县城内,即当今的西门兜至拱桥头一带,后因鱼腥海味都是五更绝早到货,城门关闭,不便交易,乃迁出西门外,俗称鱼牙顶营业,以后又有几家在南门外设栈,阻截城西的货路,城西几家行栈又设法阻断鱼货的运输出路,彼此挤扎、垄断,后经协商,两处合并设在城西城南的中间公路旁。修建栈房,集中营业,合伙经营,共十一、二家,自成一街,即今称“新鱼牙”或“鱼牙里”。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