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莒溪公馆的明代史料

    莒溪公馆的明代史料

      □吴国柱

    1.jpg

      现存的莒溪公馆外观

    2.jpg

      室内局部

      明代旅行家徐霞客1620年往九鲤湖经过莒溪古道旁的莒溪公馆,位于今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常太镇莒溪下莒小学旁。莒溪公馆因徐霞客《游九鲤湖日记》而闻名。《日记》:“……(万历四十八年,1620)六月初七日,抵兴化府。初八日,出莆郡西门,西北行五里,登岭,四十里,至莒溪,降陟不啻数岭矣。莒溪即九漈下流。过莒溪公馆,二里,由石上步过溪……”。

      民国三十一年(1942)仙游徐鲤九《九鲤湖志》·二地理志·(四)建置载:“莒溪公馆,莆田县宰蔡善继建。今废。”

      莒溪公馆建于明代哪年?近日,笔者购买一套由陈清好主编《九鲤湖志丛书》(全三册),在“出版说明”中有载:“为了整理出版三套《九鲤湖志》,九鲤湖管委会几经辗转,在闽籍海外学子的助力下,将藏存于日本国立公文书馆内阁文库的明万历年间《九鲤湖志》原刊影印,同时还广邀省内以及县地方志编纂专家学者对旧志底本进行标逗、分段、加注,并处理繁体字和纠正差错等。”从而在第二部《九鲤湖志》[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莆田康当世纂]查阅到莆田知县蔡善继于万历三十五年(1607)秋作序《九鲤湖新志序》[明万历十四年(1586)莆田黄天全纂第一部《九鲤湖志》],此《志》卷三·附祠(第36页)载:“莒溪山馆,馆去湖二十里而遥。万历三十四年(1606)秋,知莆田县事西吴蔡善继捐奉建,且自为记。”蔡善继的记在此《志》卷十五·词翰·国朝记载《莒溪山馆记》,全文录下:

      莒溪山馆记

      蔡善继

      莆故多山水之观,若乃仙都名壤,厥有鲤湖,实艳称于海内。其地虽隶旁邑,顾輶轩之使,取道于莆者,十之九。

      出城之西,偏九华、紫帽诸峰,罗屏列帐,往往应接不暇。然越陌度阡,仆痡马瘏。午饷居停,曾不得一桷而托栖焉。于是候馆假之田伧,台隶辱在草莾,此亦令兹土者之羞也。昔《周礼》野庐、合方氏平治道途,以无虞于津梁,而所称宾至如归,亦惟是塓馆宫室,隶人牧圉各赡其事而已,矧夫天子之命吏,有事省方者哉?

      余不敏,自公之暇,篮舆野服,渡平田,穿邃谷,采真览胜。有地曰莒溪,去湖二十里而遥,岩岫密围,飞泉洒落,青霞白石掩映朝阳。遥望午烟起处,民舍十余家,自成村落,鸟啼高树,犬吠篱间。余徘徊不能舍去,视其傍隙地一亩,可以卜筑,遂命般输鸠工相度。出公帑之余,佐以俸入。诛茅截竹,构屋数楹。燕寝翼室,犂然具备,四方冠盖凡征梦于九鲤者,咸以此为停骖诧宿之区,风雨寒暑,无忧暴露。

      落成之日,偕二三僚友携壶觞以酌焉。啸歌引满,不觉颓然。隐几曲肱,忽忽九何君云冠羽盖,冉冉自层空而下,宾主交酬,谈蓬瀛瑶岛事甚悉,久之别去。觉,而后知其梦也。因思人世自少至老,无时非梦。而必欲征梦于晏息,殊为倒见。凡寓内神灵奇怪,皆能征梦,而九何君以灵梦特闻。九何君之灵无乎不在,乃必至鲤湖,而后梦应如响事,诚不可思议,安得问之大觉?意九何君者,为世人传梦,犹未免为梦寐中人邪?噫!梦之中复占其梦,九何君且复以我为妄人哉?

      是役也,县幕(典史)熊君经始于前,司计马君报竣于后。熊君讳时行,豫章丰城人;马君讳应祁,新安祁门人。两君之劳,不可忘也。为之记。

      由以上史料得知,莆田知县蔡善继于万历三十四年(1606)秋在距九鲤湖二十里的莒溪卜筑莒溪山馆,出公帑之余,佐以俸入。诛茅截竹,构屋数楹。燕寝翼室,犂然具备。为便利达官贵人往九鲤湖祈梦兼观光而设。万历四十八年(1620),旅行家徐霞客《游九鲤湖日记》中称“莒溪山馆”为“莒溪公馆”。

      天启五年(1625)秋八月,户部右侍郎、方志史学家何乔远偕蔡善继重游九鲤湖。二日后,来到下游莒溪,中午在莒溪公馆借鼎煮午粥。邻妇、山僮纷纷来看两位官人。午饭毕,仆夫催前往兴化府郡城。蔡善继到莒溪公馆仍作诗,行到借拨闷。何乔远作《莒溪公馆口占》七首以纪。诗(见《镜山全集》卷十七诗,第531页)录下:

      莒溪公馆口占 七首

      莒溪公馆文,作者蔡伯达。此公喜摛词,探碑心目豁。

      两日鲤湖上,乞书大为困。到此仍作书,行到借拨闷。

      萧萧榴与桂,盛夏花不发。地瘦乃如此,亦可对活泼。

      驿卒太多事,借鼎便閧诟。邻妇喧亦喜,争灶此焉觏。

      莒溪煎午粥,青山来在门。仆夫催上道,不得到黄昏。

      老夫临时诗,稚子临时抄。临时景何若,山鸟方交交。

      山僮始识我,来看何侍郎。不知村妇诟,不及一卖浆。

      2016年5月23日,莆田侨乡时报发表刘爱红撰《莒溪公馆的历史印记》一文,提到莒溪公馆后来一度变成了医药店、商店,成为老百姓口中的“公馆店”,又随之荒废,处于风雨凋敝之中。作为明清时期官府的建筑物,交通旅游接待设施,又是旅圣徐霞客笔下的历史遗迹,莒溪公馆具有极大的文物价值,也是莆田一项不可多得的旅游景观资源,殊为可贵,亟待抢救保护。吁请有关部门予以高度重视,采取有力措施,加以保护,开发利用。

      莒溪公馆创建于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距今已有415年的历史。莒溪公馆既是九鲤湖祈梦文化的公务接待驿站,又是徐霞客、何乔远等历史名人笔下的历史遗存建筑。目前已残破不堪,根据闽政办[2020]53号《九条措施的通知》要求,完全符合普查对象的历史文化价值,故再次吁请有关部门予以高度重视,将莒溪公馆认定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并进行抢救性修缮保护。

      按:蔡善继,字伯达,号五岳,浙江乌程(今属湖州市)人。万历二十九年(1601)中进士。万历三十一年(1603)任福建莆田知县。万历三十四年(1606)秋,其捐俸建莒溪公馆。万历三十六年(1608)调广东香山县,任内为加强对澳门的管理,颁布《条议制澳十则》。历升工部主事、南京兵部郎中。万历四十三年(1615),其任泉州知府。任内为宋代先贤蔡襄刻印《蔡忠惠集》,并葺其祠堂,重修万安桥。行旅感戴其功绩,将其肖像悬挂在忠惠祠中,号“二蔡祠”。后升任福建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漳南。丁忧归里。服阕,补官福宁。天启四年(1624)三月,升任广东布政使司右参政,兵备罗定。迁湖广按察使,转右布政使,分巡襄阳。崇祯元年(1628),任福建左布政使。招安郑芝龙,事定之后,功劳却归于巡抚。崇祯三年(1630),致仕归里。卒赠太仆寺卿。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