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山有半夏,浅白微青

    山有半夏,浅白微青

      □吴翠慈  文/图

    1.jpg

      看过一山,又看一山。

      夏日的美好,都在我们眼里了。山上木荷落尽,人间绣球登场。碧波盈盈处,烟村山舍,笼在缥缈的白纱中,犹如一幅氤氲画卷,尽展轻灵温婉的韵致。一叶小舟泊在杨柳依依处,等十里荷香,解它的缆……

      雨,轻轻。轻的,看不见落进湖中的涟漪。风,淡淡。淡的,吹不开一缕弥漫山间的雾岚。漫步堤上,疑是去了西子湖畔。清凌凌的湖水像一面镜子,倒映着青山,倒映着绿树,影影绰绰,如梦似幻。一只鹭影翩跹水面,流溢在水墨丹青的江南里。那是一阙遗落的宋词,清绝地让人深深沉醉。

      “不要发呆了,赶紧去看满山坡的绣球花吧。”

      “好,我要和粉团团的美人一起,躺平。”

      这是一个内卷的时代,我们都需要某一刻的躺平。寻一个高山,舒舒服服躺平;寻一处流水,快快乐乐躺平;寻一亩三分花地,开开心心躺平。前天云南野象一家“躺平照”被刷屏,可爱的不得了。不久前杭州部分中小学中午集体躺平,充分享受幸福的午休时光,被家长们要求全国推行。躺平,不是真正的消极,是为了更好地前行。那么在花海漫漫里躺平,该是一种怎样的享受呢?

      往前走,满目青翠。所有景区,我觉得仙水洋打造的最成功,它是仙游的一张名片。有亭亭山上松、凉凉谷中风;也有曲曲回廊路、淡淡菡萏香。放眼远去,一座现代时尚的咖啡吧矗立在溪流潺潺处。灰色的落地玻璃,映照着明山秀水,静等清风明月前来闲应。

      周末的时候,可来此临水濯足,溯溪而行;也可约三两知己,一起煮茶品茗。闲坐其中,翻一本书,喝一杯咖啡,发半天呆,定会找到生命的归宿。

      走过小桥流水,赫然眼前的便是万千璀璨。千朵百朵的绣球携手开放,集体亮相。浅白,淡紫、微青,像是蜡染之渐变,从山脚一直蔓延到山顶。每一朵都温柔妩媚,每一朵都欲说还休。说什么都轻了,只跟着一直看。踩过田埂,驻足竹桥,回眸花间。和风,和雨,和烟,和雾,进入一种如诗的画意中。真想,躺在其中,拥着花儿一起美美地睡去……

      绣球花,也叫八仙花、紫阳花、半夏,我更愿意叫它们绣球花,是土里长出来的名字。它是花中奇品,李渔在《闲情偶寄》中描述道:“天工之巧,至开绣球一花而止矣。他种之巧,纯用天工,此则诈施人力,似肖尘世所为而为者。”意思是天工的巧妙,体现到绣球这种花就算到顶点了。其他品种的花的巧妙,纯粹靠天工,绣球花却假装靠人工,就像是模仿人间的做法做出来的。

      描写绣球花的诗词很多,而我独爱苏老泉和苏小妹合作的绝版。话说苏小妹十岁上随父兄来到京师,寓所里有一株绣球花。当时正是春月,绣球花盛开。苏老泉赏玩了一阵,取纸笔题诗。才写了四句,家人来报:“门前有客人到。”苏老泉放下笔,起身出去迎客。苏小妹闲步来到父亲书房之内,看见桌上有四句诗:

      天巧玲珑玉一丘,

      迎眸烂熳总清幽。

      白云疑向枝间出,

      明月应从此处留。

      她看了,知道是咏绣球花所作,认得是父亲的笔迹,于是不假思索,就续成了后四句:

      瓣瓣折开蝴蝶翅,

      团团围就水晶球。

      假饶借得香风送,

      何羡梅花在陇头。

      苏老泉送客出门,转回书房。正准备把诗续完。只见桌上八句已足,读来词意都很美。他怀疑是女儿苏小妹续写的,于是把她叫来问,果然如预料之中。从此愈加珍爱女儿,随她读书博学。

      雨越下越大,湿了身,湿了裙。本是一山寂寂无人赏,却因我们的欢声笑语爆得更狂了。或娇羞,或奔放,或素雅,或娇艳,都在倾情绽放,像一位千面女郎浅吟低唱夏日的缱绻浪漫。

      红雨伞在飘,绿萝裙在摇,锦绣堆里美人笑。花,花了眼,花了心;香,香了鼻,香了手。待折归来,我要扛着山花去看你。“倩谁偷解玉连环?试结取,鸳鸯锦带;好移傍,鹦鹉珠帘”。

      夏天有梅子味的晚霞,有两三颗啤酒味的星星,以及一勺清凉的风,冲开草莓味的心事……这个世上会有很多“不喜欢夏天”的理由。但我知道,仙水洋的这片浅白微青,让我可以清凉地度过这个夏天。

      烟村。山舍。你要不要来这里,和绣球花,一起躺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