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闽中女杰陈亚玉

    闽中女杰陈亚玉

      □金文亨 陈英娥 文/图

    3.jpg

     大洋闽中司令部旧址诗碑

    1.jpg

      陈亚玉(后排左三)等地下交通员与苏华(后排右三)合影留念

    2.jpg

      文化班学员合影,前排右一为陈亚玉

      在大洋闽中司令部旧址诗碑上,铭刻着这样的一首诗:“削发为尼志气佳,革命何曾想乌纱。不贪富贵胜利日,巾帼回乡种桑麻。”这首诗描写了一位名叫陈亚玉的共产党员普通而又不平凡的一生。

      陈亚玉,原名朱传治,又名尼姑玉,荔城区沟口村顶横山人。她曾是党的隐蔽战线一名不屈的战士,忠诚的共产党员。新中国成立后,又回村当农民,出色的基层干部,被选为莆田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朱传治,1915年生于东峤下房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庭。十三岁时,父母为生计所迫,将她卖给人家当童养媳,受尽折磨,因倔强,不堪欺凌,多次自杀未遂。1933年,她十八岁时,一天夜里,趁着天黑,离家出走,不慎掉进池塘。好不容易挣扎爬上岸。恰巧,正在外出接生的苏华五姐黄德蓉路过。问清情况后,就把她带回黄石沙坂产科诊所,并与苏华见面。苏华耐心地与她谈起自己参加革命的经历。苏华为穷人翻身解放的斗争精神,感染了走投无路的传治。俩人一样的血泪史,把她们的心连在一起。她决心跟随苏华闹革命,俩人和五姐一起结拜为姐妹。在苏华的引导下,她从童养媳成长为党的地下工作者。

      朱传治受党组织派遣,到渠桥顶横山陈姓一座破落的佛堂,建立交通站。朱传治化名陈亚玉,削发为尼,俗名尼姑玉,以“尼姑”作为掩护,组建顶横山地下交通站,为党组织和游击队传递信息。

      陈亚玉和顶横山交通站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陈亚玉和交通站传递情报,接送地下党员和游击队员,掩护革命同志,开展隐蔽战线工作。陈亚玉还掩护苏华、王于洁、刘突军、黄国璋等闽中地下党负责人过往交通站,指导工作。陈亚玉出色地完成了地下党交给的任务。

      1937年2月,由于叛徒出卖,闽中特委书记王于洁和委员潘涛、黄孝敏、余长钺以及福清县委书记陈炳奎集中在梧塘洪度,开会商讨国共合作抗日事宜,被国民党宪兵包围逮捕。陈亚玉奉命,翻山越岭赶了百多里山路,到达莆田和永泰边界,将这一不幸消息通知苏华。幸存的特委委员刘突军和红军游击队及时转移,避免更重大的损失,并决定成立以刘突军为书记,苏华、黄国璋为委员的闽中工委。工委一方面想方设法,积极组织营救王于洁等,一方面继续领导闽中地区革命斗争。

      为了解决过往交通站地下党员和游击队员吃饭问题,陈亚玉不怕苦和累,辛勤耕种水稻、小麦、瓜菜,还当过小工。她自己却吃地瓜渣、麦糊、芋麻杆等粗粮。

      顶横山佛堂成为闽中特委一个重要交通站,一直坚持到莆田解放。

      隐蔽战线工作是十分艰难而危险的。陈亚玉在隐蔽战线奋战,不畏艰险,胆大心细,出色完成地下党交给的任务,受到苏华、黄国璋、林汝楠、许集美等地下党领导人充分肯定。

      天有不测风云。1946年6月,由于叛徒出卖,陈亚玉被莆田县国民党警察局逮捕了,关进了县城监狱。陈亚玉面临着新的严酷的生死考验。

      六月初一这一天傍晚,刮着风、下着雨,陈亚玉正准备吃晚饭,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预感到情况不妙,从容烧掉文件,然后去开门。保长带着十多个警察冲进佛堂,又是房间搜查,又到厕所搜查,一无所获。周围的百姓闻讯赶来,说:尼姑玉安分守己,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搜查?凶神恶煞般的警察不由分说,把陈亚玉带走了,关进莆田县警察局监狱。

      在监狱中,敌人用尽一切手段,企图从她口中得到地下党的机密和负责人行踪。陈亚玉面对敌人毫无畏惧,立场坚定,坚持与敌人周旋。

      警察局审问一番,毫无所获,又把她送到当时莆田驻军旅部。旅长亲自出马,审问陈亚玉。旅长先是假惺惺地说:你将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我们马上放你回去,还会有赏。陈亚玉抱定牺牲的坚定决心,沉着应对。她识透敌人骗术,平静的回答:我只知道念经拜佛,做工吃饭,我还能知道什么?旅长听了另换了口气追问:你知道谁是土匪,他们住在哪里?陈亚玉冷冷地回说,欺负老百姓的人就是土匪。

      旅长软硬兼施都不成,就叫叛徒出来对质。叛徒哆嗦着进来,指认说:“佛堂就是交通站,我还住过。”陈亚玉面对突如其来的无耻的叛徒,机智地反击:“佛堂是大家的,谁来我也不能阻挡。他们是什么人,我怎么知道?”叛徒狡辩说:“我也和你联系过。”陈亚玉立即痛斥:“连你是谁,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联系!”叛徒哑口无言。

      旅长软的一手不行,就凶相毕露,气急败坏地大吼:“把她吊起来,给我狠狠地打。”敌人一拥而上,吊起陈亚玉,一顿抽打,灌辣椒水,并追问,交待不交待?回答:不知道。旅长又下令电刑。陈亚玉不顾绞痛,用尽全力回答: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说完晕了过去。旅长无奈,又下令用冷水灌醒。陈亚玉醒后,回答敌人的还是三个字:不知道,不知道!这样,敌人提审十八次,反复审问了一个多月,用尽各种酷刑。其中包括坐老虎凳和七次电刑。陈亚玉拒不讲出真情,并告诉敌人:“枪毙、杀头,随你们的便。要我供出什么,你们不要做梦了!”

      旅长无计可施,不肯罢休,就把陈亚玉押送到泉州监禁。在泉州,敌人尽管用尽酷刑,仍然得不到任何情报。陈亚玉受尽折磨,身体一天天弱下去,但她心里明白,即使牺牲自己,只要同志们安全,革命终有一天会胜利。崇高的信仰,使得这位普通的女共产党员坚持到最后。

      陈亚玉被折磨13个月,遍体鳞伤,骨瘦如柴。党组织多方设法营救,顶横山群众出来担保。最终,敌人找不到任何证据,只好释放陈亚玉。

      陈亚玉,这位不屈的女共产党员回到佛堂后,不顾身体虚弱,很快和组织接上了关系,又投身到隐蔽战线,继续为穷人解放,为革命最后胜利而战斗,直到全国解放。

      1949年8月,苦难深重的莆田解放了,穷人翻身了,陈亚玉和战友们一起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

      革命胜利是无数先烈和先辈用鲜血和智慧、汗水换来的。陈亚玉就是有功之臣之一。当时,陈亚玉刚刚35岁,正当壮年之际,可以进速成中学读书,也可以参加工作。但是,她都放弃了,选择当农民。经组织安排,她就在佛堂所在的顶横山村落户。她从一位老革命,回归农村,边务农,边参加扫盲班学习。她带头参加合作化运动,担任初级社和高级社社长,为发展农业作出自己的新贡献。

      1954年,陈亚玉父母将孙子顺龙过继给她当儿子,改名陈顺龙。她边劳动,边工作,边抚养儿子,虽然辛苦,其乐融融。

      1958年,人民公社化后,陈亚玉担任渠桥公社双星大队党支部副书记、贫协主任,又被选为莆田县人大代表、县政协委员。她坚持参加农业生产劳动,又做好本职工作。她两袖清风,严格要求儿子,从不为自己谋私利。在母亲的影响下,陈顺龙参加工作后,淡泊名利,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在小学教育战线教书育人,曾被莆田县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苏华高度评价陈亚玉,深情地说,陈亚玉同志,为掩护地下党,青春妙龄削发为尼,与反动派周旋斗争,受尽摧残。新中国成立后,不婚、不“尼”、不“官”,回乡种田。

      陈亚玉是一位普通的共产党员,又是一位女中英杰,始终怀着一颗火热的爱党、爱国、爱民情怀,忠于革命理想和信仰,无怨无悔,奋斗终生。思想境界崇高,令后人敬佩! 陈亚玉虽然逝世了,她的英名永远留在莆田人民心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