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毕生托举航天梦——深切缅怀航天科学家闵桂荣院士

    毕生托举航天梦——深切缅怀航天科学家闵桂荣院士

      □翁志军

      “两院院士是国家的财富、人民的骄傲、民族的光荣”,这是今年5月28日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中国科学院第20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15次院士大会和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的大会上,对两院院士发表的高度评价。两院院士是国家在学术界给予科学家的最高荣誉称号,他们不吝是国家人才之中的佼佼者。遗憾的是,今年我国共有15位两院院士去世,尤其是被誉为“肝胆外科之父”的吴孟超院士和“国士无双”的袁隆平院士竟于同日相隔仅仅两分钟内相继去世,引发国内外令人震撼的哀悼潮。这种悼念活动前所未有,不能不令人感叹和深思!更值得一提的是,而在这些去世的院士中,还有一位来自八闽大地、壶山兰水毕生托举航天梦的科学家——闵桂荣院士。

      闵桂荣院士1985年和1990年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986年被评为首批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他负责完成了我国早期多颗人造卫星的热控制系统的研究、设计和实验,开创了一系列航天热控制技术(包括被动热控和主动热控),卫星热分析方法以及空间热环境模拟实验理论和技术等,先后发表60余篇论文和1部专著、1部译著、4部编著,在航天器热控制理论和实践方面做出了系统的、创造性的、杰出的成就,是该技术领域的开创者和奠基者。他作为主要技术负责人之一,领导完成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及多颗返回式卫星的研制和飞行工作。他担任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院长期间出色地领导解决了摄影定位卫星和4种12颗实用型卫星研制中的多项技术难题,为这些航天器的成功研制、飞行和应用,为使我国的航天技术从实验阶段转入应用阶段做出了重要贡献。

      他担任国家863计划航天领域专家委员会首席科学家,组织领导我国未来航天创新技术研究工作,完成了多项创新科研成果……是一位真正称为航天报国的科学家。

      闵桂荣先生不仅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还是国际宇航院院士。他为我国空间技术发展做出重大贡献,他的仙逝让人扼腕痛惜,是值得我们深深怀念的家乡人!

      4月28日下午,笔者正在一位前辈家中谈事,忽然微信嘀的一声,赫然跳出这样一条令人扼腕叹息的短信:

      “志军同志,今接北京来电,闵桂荣院士今日11时36分在北京与世长辞,享年88岁。”这是闵桂荣院士胞妹蓝凤英爱人黄玉藻通过微信告知我这个不幸的消息,令我大吃一惊。

      多年来,我先后采访过十多位莆田籍两院院士,有的还长期保持密切往来。每当有莆藉院士去世时,我也写文章缅怀他们。而闵桂荣院士是我采访过的一位极其特殊的著名科学家。在莆田,无论是官场中人还是青年学子,人们一谈到林兰英院士和闵桂荣院士的名字,大多会不由自主地肃然起敬。我在2001年春节期间采访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李祖洪、黄美玉夫妇后与他们认识。几年后,他们得知我要出版一套相对完整的莆田科技文化领域精英的书籍,黄美玉女士建议也要写写闵桂荣院士。借此机缘,我有幸先后三次见到闵桂荣院士。此后闵院士曾多次给我题词与寄赠邮票。2017年7月我在北京召开《莆田记忆》丛书研讨座谈会期间,闵院士还用颤抖的手给我题写贺词,让我很感动。所以,我和闵院士有一定的来往,这些值得怀念的记忆如今我回想起来,仿佛历历在目。

    1.jpg

      此次回忆往事,我不由自主联想到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李祖洪先生。此时祖洪先生尚在福州出差,曾抽空回莆田看望百岁母亲,他获悉闵桂荣院士不幸去世的消息,说自己和闵院士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一方面他们双方夫妇都是莆田老乡,桂荣院士对他而言还有一种大哥的情感在里面……他说自己已经向桂荣院士的夫人陈爱明女士打电话慰问了。得知5月2号将为闵院士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李祖洪表态次日将携妻子同赴闵院士胞妹蓝凤英家参加悼念和慰问。于是我陪同李祖洪夫妇5月2日上午特地到蓝凤英家设立的一个简易灵堂悼念,李祖洪夫妇还慰问了闵院士的胞妹及家人。而我与闵院士三次交往的音容笑貌让我终生难忘。

      我首次与闵院士通话是2006年12月20日上午,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哪知道闵桂荣院士的学术地位如此崇高,成就如此巨大。记得通话时他说自己就是闵桂荣,由于有黄美玉的牵线,沟通颇为顺畅,我那战战兢兢的心情也略微放心。当时我主动介绍收集和采写闵桂荣院士的缘由,获得了他的首肯。不久,我把采写闵桂荣院士的文章寄给他本人审定,他亲自认真修订,连标点符号也悉心修正,他在字里行间所体现的高度严谨、细致入微的风格,让我深受感动。双方的第一次见面则是2007年3月27日,我特地到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去拜访闵院士,他表扬说文章写得不错,并当场应我的要求在一张中国科学院院士用笺上题词:“科学兴莆!”随即叫来警卫和我合影留念。2007年春节时我意外地收到了闵院士寄给我的邮票和贺年卡,令我感动莫名!

      我第二次见到闵桂荣院士,则是在时隔多年后的2016年。当时我的第二套新书《莆田记忆》——《名士风流》和《书香传家》刚出版,我去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拜访李祖洪后特地前往闵院士家赠书。此时的他已走路不便并患上帕金森病症,我把自己签名的一套新书恭恭敬敬地摆放在闵院士面前,他再次用颤抖的手给我题词留念:“航天报国!”我借此相见机会推着闵院士的轮椅与他拍照留念。此次是我第二次见到闵院士,但心里也为他的病情深感担忧!

      第三次见到闵院士是2017年7月。由于我20多年前开始在国内外广泛采访收集莆田籍院士、科技文化领域的专家学者,日积月累形成了一个传记系列,由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和中国传记协会、莆田市委宣传部和莆田市文联联合为我在首都北京召开了一场莆田记忆系列丛书研讨座谈会,闵院士闻讯后坐着轮椅上、在家里的书桌边用颤抖的手给我的贺信签名。这给我的莆田记忆丛书研讨座谈会的成功召开注入了最强音,毕竟闵桂荣院士在家乡学子心中具有不同凡响的影响力!

      在贺词里他写道:“‘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是莆田人自古以来的传统。莆籍青年作家翁志军自觉担当历史责任,独辟蹊径,不畏艰难,选择采掘家乡籍的学者精英作为自己传记文学创作的突破口,耗费近二十年光阴为莆籍精英、先贤树碑立传,不仅写出了《壶兰英才》《人文莆田》《萍踪掠影》《名士风流》《书香传家》等五本莆田记忆系列丛书,填补了现代莆籍精英题材作品的空白,更使自己人生充满了激励同辈、鼓舞后人的正能量……祝愿翁志军在自己感兴趣的‘自留地’继续前行,写出好作品,为家乡的文明与进步做出自己独有的贡献!”

      斯人已逝,嘉言永在!这是一位功成名就的科技前贤对家乡晚辈的敦敦教导!

      得知莆田一中校友闵桂荣院士去世后,远在南京的开国少将詹大南和莆田一中老校长李凡夫妇的女儿——詹化文女士特地通过微信发来她的悼词: “得知闵桂荣院士去世,这是我国航天事业的一大损失,他为国家所做的贡献将永存史册!莆一中也为有这样一位杰出的校友而骄傲!特别令人感动的是,他还为我母亲的百年纪念文集深情地写了一篇纪念文章,他的风范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闵桂荣院士千古!”  还有莆田一中校友、外交部的佘春树先生也出席了5月2号的闵桂荣院士追悼会,以表达自己的惋惜之情。

      高山流水觅知音。闵桂荣院士去世的当天,国际宇航联合会为表彰对推动空间技术科学有突出贡献的科学家,特地颁发给闵桂荣院士2021年度“2021(IAF)名人堂奖”的崇高荣誉,这是国际宇航界对他的一生所取得的杰出成就的郑重认可!

      壶山同悲、八闽共泣。中华大地上一个不朽的名字——闵桂荣院士永远活在祖国人民的心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