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木兰溪畔的春天

    木兰溪畔的春天

      □林文坤

      说起“中国最美十大家乡河”的木兰溪,我曾溯源了西苑黄坑头的滴滴甘霖,泛舟了仙游南门桥下微波荡漾,I流连了与都江堰齐名的木兰陂千年水利工程,驻足了宁海桥头观初日东升,更在三江口海滩上留下深深的脚印,但记忆最深的是白塘湖与木兰溪亲昵处的牙口港畔,确切地说,这一季的春天,是牙口古村落之春馈赠给我一季好心情。

      不说绿茵茵的农田,也不说弯曲曲的溪道,更不说烟雨蒙蒙的古码头,这里只说说江心洲的美丽水岸,以及牙口的古老村落。

      牙口,今雅称鳌口,即白塘湖与木兰溪交汇处的一个江心村,隶属于涵江区白塘镇江尾。木兰溪和白塘水赋予这里水清岸浅,和煦的阳光照在芦苇滩上,鱼群悠闲的影子穿梭在水草之中。岸边的榕树,根茎都露出路面,胡须也垂拱迎客;白鹭们悠闲地在湿漉漉的滩涂上觅食;青蛙们调皮地在花丛中与水鸟捉迷藏;跳跳鱼儿小心翼翼的在泥土巢里冒着气泡;还有三角梅上停着几只鸟儿,一动也不动的盯着水粼粼的溪面……木兰溪的水岸,温馨而和谐。

      天,蓝得像青花绸缎子一般,伴着几朵白云,飞彩着苍穹。当晚霞披在壶公山巅时,白塘湖上水波粼粼,霞光晕红了游船上的人脸,灿如桃花。还有渔舟撞破云霞后,顺着潮汐从壶公山那边漂来,载着一船芦花,那渔人任其横舟不顾,倏地转一圈身子后,用力地把一张天罗地网甩出,鱼网便铺天盖地在水面上罩下,难免有漏网之鱼继续脱险在一根根垂杆下,但它们铭记着不贪一时之诱,也不迷失于假象之惑,只要有水,不管是木兰溪,抑或是白塘湖,幸运的鱼儿还将一代又一代生存下去,繁衍生息,囿守着美好家园。

      银辉满地,看不清迎春花的风采,也看不清用青石条砌起的延伸到牙口港的路,只有各种虫子迎着玉兔叫着欢。蔷薇的清香,茉莉的清香,还有泥土的清香融化在一起,芬芳四溢,沁人心脾。 湿漉漉的各色野果子挂在树上,藤蔓上,或在灌木丛里,草丛中,成串成片,红的,紫的,蓝的,绿的,就像撒满的珍珠。那清香的野果味道,每每想起,口中就有那股香甜味儿。

      蜿蜒曲折的木兰溪,在兴化平原上奔腾回旋,轻盈而快乐。

      令人向往的还有鳌口的古村落。

      横亘在木兰溪河道与白塘湖围堰之间的鳌口古村落里,既有高大的榕树,白玉兰,木棉树,也有喜欢缠绵的三角梅、炮仗花、百香藤……当然,那些甘于奉献的竹篱蒿草,壅塞了湖畔溪岸,那些藤蔓荆棘挂在树上,或匍匐在草丛里,处处衬托着美丽的花树,招蜂引蝶,氤氲和祥,惹人喜爱。野鸡在草窠里飞起,野兔在芦苇丛里奔突,这些都是村野之灵,稍有动静,就溜之大吉。

      偶尔有一群麻雀从空中掠过,如万箭齐发似的,栖落于古厝的屋檐上,声音清脆而响亮。那些本不知文艺为何物的麻雀,竟把窝搭在雕花的房梁或椽木间,天天与栩栩如生的花虫相伴,时时沐浴在雕艺的熏陶中,把小日子过得舒坦惬意。

      皎洁的月光悄然从屋檐间透出缕缕银辉,乳白色的雾气在溪岸间展开。是美人树,或是香樟树,还是大榕树的影子影影绰绰,若有若无,伟岸地立于海堤内的道路两旁。

      古村落之美,除了其富饶的物产,还有迷人的原色调,更有流动的水乡神韵。

      远看鳌口古村,烟云缥缈,村郭若隐若现,灰墙黛瓦的古厝散落在这块面积不大的江洲上,绿树掩映下的宫庙,虽为土木建筑结构,却从不失威严肃穆之感。

      此时,若有夜鸟光顾,飞向浓浓的月色里,总能在静谧的芦苇荡上引起不少骚动。宁静的鳌口古村落,还有许多虔诚的妈祖、吴妈信徒,在明亮的灯光下叠堆着贡银,欣赏着手机里播放的兴化戏,回想着快乐的往事,人生的幸福,便是往昔勤劳堆积而成,脸上也堆着满满的幸福。

      试想想,每逢元宵节或神明的寿诞节中,宫庙前云集乡贤达人见证着各路善男信女,翩翩起舞,一番祈祷之后,将宫殿内的神明迎出郊游,鞭炮声伴着锣鼓声,震天响彻云霄。大片的云雾从溪岸中滚滚而来,袅袅上升,再四处弥散……仿佛古老的村庄在吉祥的大染缸中染过一样,瑞气盈门,祥光四射。

      若是黄昏来临,巷道幽幽,溪路隐隐。飞鸟云集,田园尽染。云飞雾收,炊烟袅袅,牧牛哞哞……村庄如睡美人一般,酣甜而静谧。溪湖醉了,村庄醉了,心灵也醉了。

      假如,木兰溪是一位婉约清秀的美少女,那么,鳌口江心洲就是位伟岸的酷丈夫。少女从高高的仙游山上,一路迂回行百里水路,终于在涵坝闸邂逅了鳌口,结成伴侣,过起快乐的小日子,盖起了房屋古厝,筑起了樊篱围墙,建起了宫殿庙堂,修起了阡陌小路,架起了拱桥亭阁……这是水与土的自然融合,也是人与神的精神契合,尽管我们有时会忘记了她曾经的奔腾,留下的只有远离尘嚣的温馨。经过世代鳌口人的接序累积,才有了今天的牙口码头、陈氏古厝、顺济庙、永安宫、凤仪府等等,这些不能用财富比拟的历史文物,是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子孙后代的精神家园。

      鳌口的春啊,流连的何止是远在他乡的游子啊。还有那高飞的鸿雁,飘逸的白云,以及缠绵的薄雾。

      岁序转眼挺进了夏天,但我的心遗落在浪漫的春天里,还回味着与鳌口的那场邂逅!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