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莆仙方言保护工程(191-200)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191-200)

      □郑国贤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191)

      菜头做猪尾生便。

      释文:菜头——白萝卜。尾生便——利用萝卜的尾巴,不用再插一支篾了。

      此语仙游县流行。薛存贤同学解释说:指懒人懒得多插一支篾的程度。可见莆仙之间的差异,我倒看出这是仙游人的灵巧和细致。顺势而为,信手拈来,有什么不好?

      这次党史教育,需要地方红色故事。我手头有金文亨、李祖兴、蒋维锬的版本,若我做,肯定一夜不睡,剪刀浆糊一起上,一夜搞定!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192)

      装鬼黄使画脸!

      释文:装——化妆。黄使——不用。画脸——脸部化妆。本义指面貌丑陋不堪。莆田话多延伸义:鬼鬼祟祟。进一步延伸,则为恬不知耻,或厚颜无耻。

      图文无关。偶然开电脑,吃了一惊:我咋成了小分队啦?再想也释然:别人也可以叫郑国贤啊!法律保护肖像权,没说保护姓名权。只是要声明:此郑国贤非彼郑国贤!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193)

      好竹出好笋,歹种出不断。

      这话几乎不用解释,突显莆田人对遗传的极端重视。但凡儿女相亲,几乎全家出动。不但看对方品貌,连父母、祖父母、七姑八姨都查一查,相貌是明摆着的,还要查血亲有否患恶症神经病的……

      今天路遇老同学林金炼爷孙,拍照后,想起这句流行俗语,更坚信方言的强大生命力。

    1.jpg

    2.jpg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194)

      有一名,无屌厅。

      考有屌假厅,考无宗师屌刺目。

      释文:无屌厅——没有也无所谓。考有——中举。屌假厅——也无所谓。考无——不中。宗师——主考官(组织)。屌刺目——瞎了狗眼。

      语出明代莆田风流人物,官二代小五哥(郑春英)。此语出版物不载,见于民间口头传说。

      昨看凤凰网,日本青年兴起“躺平学”,溢出漫延东亚——韩国、中国,与我“丧”、“佛系”连系“躺平”,互为因果,形成体系,据说是对“内卷”、阶层固化、高房价、无是非的绝望反抗或退却……

      想起老祖宗的教导:一切存在都是合理的。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195)

      南兄人拉的屎,你都伓哉去找!

      释文:南兄——闽南男人。伓哉——不知道。

      骂人不如狗聪明。狗还知道找吃的方向。语气中透露出对闽南人的推崇。此话流行沿海渔村,其他地方情况不明。莆田人尊南贬北,从称呼可见一斑:南则南兄,北有福清哥、长乐儿、宁德儿、福州儿、浙江儿,乃至客鞭、来仔……福清哥也不是好话:哥,莆仙话读“窝”,窝囊废啊!

      自己都不知道去哪儿,却让别人跟他走!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196)

      海面罔宽,船头都会相搭!

      释文:罔宽——尽管宽阔。相搭——碰在一起。

      此语流行于海上渔家,教育人不要把话说绝,把事做绝,凡事都要留有余地,做人有底线……可以称为渔民的哲学。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197)

      吃牛屌熬假倒戆。

      释文:吃牛屌——得了好处。熬假——装。倒戆——傻。整句对应:得了便宜卖乖。

      下图篆刻:顾中奇。朋友

      圈中朋友忌屌。黎晗名言:“缺啥忌啥!”故为照顾情绪,此则不举例。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198)

      狗尿拉一裤底。

      释文:狗尿——愚蠢的言行,叫“拉狗尿”。拉一裤底——文革初许多人与刘少奇合穿一条裤子。人且如此,哪里有裤子给狗穿?庞物宝贝是现在有钱人的事,躺平一族岂有此好!

      这话明摆着是骂人的啊。乡下愚夫愚妇多,骂他们失了身份,因而这骂朝上、朝权势者的,类同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装》。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199)

      吃算盘籽。

      释文:籽同只。

      集体化时代,政府对农民实行统购统销。实事求是由来已久,但生产大队、小队长为了响应号召,也为乌纱帽,谎报产量,拼命吹牛,粮食统购挑走了,社员只好饿肚子,吃糠咽菜,即现在的生态食品,那时就叫“算盘籽”。

      看来吹牛也非体制痼疾,而是民族劣根性!老一辈革命家陈云,给即将赴京的朱镕基、吴邦国、黄菊分别赠书: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

      莆仙方言保护工程(200)

      日时游街风,晚时点火骗老公。

      释文:此语讽刺对象为已婚妇女,故有骗老公之说。日时——白天。游街风——逛街,哪里热闹往哪里凑。晚时——夜里。点火——点油灯做女红。

      直至1990年代,莆田职业女性少,家庭妇女多。前者也做女红。均广受外界称誉——兴化婶娘。然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这话当时城乡广泛流传——提供者正宗城里人郑庆平。

      如今女人用不着骗老公,而是骂老公,训老公了。若把这话用来形容那几个欺上瞒下招摇撞骗的官员,倒也合适。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