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悠悠长岭溪

    悠悠长岭溪

      □刘爱红

      山川如昨,风景已殊。

      木兰溪流经华亭镇18个村居,区级主要支流有3条,分别是长岭溪、西湖溪、沙里溪。长岭溪是其中之一,里长5.9公里,自长岭至西许段,流经长岭村、郊尾村、郊溪村、西许村。几村属地唐以前不可考,宋时同属永嘉乡新兴里,元袭旧,明时属新兴里六村之四村,清时属新兴里七村之四村,村名俱为南庄、西许、猴溪、长岭。猴溪、长岭古时即有大路经过。民国至今衍变,南庄现在是西许村的一个自然村,猴溪之“猴”与郊尾、郊溪的“郊”在方言里音似,现称“郊溪”“郊尾”。

      地名变迁,溪水长流,古时旧地,现时新景。长岭溪流经了岁月,滋润了一代代子民。先民们世代更迭,繁衍生息,在时空悠悠流淌的岁月里播迁着喜怒哀乐。往者已矣!我有限的记忆里,是一幕幕世俗现时风景画。

      长岭溪两岸,枇杷树与龙眼树间杂互生,葳蕤片片。枇杷和龙眼曾是百姓们的衣食之源,卖果收入是农民们的主要收入。长岭溪分流出的水不仅提供农田灌溉,还提供果树所需。

      记得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龙眼极为值钱,在月工资只有一两百元的当年,龙眼一斤最高价曾达十二三元,甚至更高。龙眼金贵,长岭溪两岸的龙眼树下,在临近收获季节的前一个月,油布已纷纷搭起,长凉凳床纷纷出村入林,人们日间派小孩看守龙眼,夜间自己值守。于是,长岭溪畔,龙眼树下,夜半的虫鸣、晨起的鸟叫,还有湿重的露水是果农的日常。拂晓,我们这些小孩已纷纷出动,到龙眼树下捡拾掉落在地上的龙眼,或卖或焙干或晒。白天,蚊蚋小小黑黑的,又多,寻机吸附你的血。即使你一巴掌一巴掌打下去,黑的虫,红的血,痒痒的皮肤,直教人受不了,要跳脚。孩子们就纷纷生起烟来,这才清净了起来,可烟雾又呛得人难受。我经常去守的,一处叫“溪仔底”,一处叫“汤亭山”,分别在长岭溪的两岸。我还曾吹着口琴守着龙眼,让乐声对着娘妈宫桥下长岭溪分流出的小瀑布呜呜呀呀地飘。

      在长岭溪畔最常见的,是曾经自长岭直到南庄长长的卖枇杷或龙眼的队伍,停车,谈价还价,购买,甚至妨碍了省道的通行。后来,人们大多搭车去城市里卖。

      在长岭溪中常见的,是人们在溪里摸田螺、捡溪蚬,高高的裤管卷着,手中挎着个篮筐。也有小孩经常去游泳,当然,也有溺水而逝的,在长岭溪畔是家人的哀哀痛哭。

      也有异景。有一年,在西许桥下的溪埔边,人们倾巢而动,做了木铲来挖金子,也有人真的挖出了金子,直到无可挖为止,溪埔一片狼藉。

      后来,垃圾随处乱扔,长岭溪不再干净,溪中的活动都停止了。

      再后来,区政府整治了长岭溪,投入1368.7万元建设生态水系项目,整治了河道,旧貌换新颜。远望,长长的堤坝巍然而立,气势壮观。长长的溪水,也渐渐地干净了!长岭溪重新焕发了生机。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