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曾文标:苏华姐姐带我走上革命道路

    曾文标:苏华姐姐带我走上革命道路

      苍松翠柏,百卉吐芳,鲜花含情。走进红五月的仙游钟山镇临水村,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呈现在眼前,前来这个革命老区村寻找红色印迹的干部群众络绎不绝,一堂堂生动鲜活的党史教育课直抵人心。

      在临水,流传着一个脍炙人口的红色故事。触摸着故事中那一个个名字,那一个个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镜头,思绪闪回到硝烟弥漫的年代。

      1943年3月的一天,福建省委书记曾镜冰带领苏华等人,乔装打扮成迷路人,来到仙游钟山临水村,敲开了村民曾文标的家门。

      深山老林里面,难得见到外乡人。但见来者面善,作为家中长子的曾文标,把曾镜冰他们引进家门。

      一番寒暄后,曾镜冰等人交换了眼色,认为眼前的一家人是可以发展的革命对象,便介绍了革命状况,传播了革命理想,并希望曾家保守秘密,与他们一起抗日救国。

      听完来意后,曾文标这位山沟沟里面憨厚的年轻人,二话不说,将曾镜冰等人隐藏在家中。从此,他和家人逐步走上革命道路。

      第二天,为了更好开展活动,曾文标与苏华乔装打扮成姐弟出去侦察路线、地形,收集情报,他的弟弟曾文善负责画方位地图。

      在地下党组织隐藏在家中时,曾文标的媳妇黄玉兰跟着丈夫一起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晚上为地下党做针线活,缝缝补补,编织草鞋;清晨摸黑出去干活,种菜、挖野菜,一身露水,回来后赶紧做早饭。

      好景不长,由于叛徒告密,曾文标被敌人盯上了。敌人抓捕后,对他进行严刑拷打,甚至用竹签戳进他的手指头,追问地下党的行踪。

      “在我们这鸟不拉屎的山沟沟里面,哪有什么外人到来?真的没有!”曾文标回答敌人的只有这句话。

      耀武扬威的兵痞压根就不相信曾文标的话,得不到任何信息的他们,挖空心思地采摘一大堆的树果子,然后平铺在地上,脱光了曾文标的衣服,将他按倒在树果子上,一人抓住头,一人按住脚,让他在上面滚动。这树果子像子弹一样尖,瞬间,曾文标痛苦不堪,浑身鲜血淋漓。

      “没有外人来我家!你们今天就算把我打死了,我也是那句话:没有就是没有!”在敌人的狞笑声中,伤痕累累的曾文标视死如归。

      “如果发现有任何的隐瞒,你的死期到了!”敌人从曾文标身上得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勉强放手,但还是放下狠话。

      等敌人走远后,曾文标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他的手却不听使唤,因为手指头断了!

      “一定要赶紧回家,将情况告知地下党组织!”曾文标踉踉跄跄地从村口往回走。

      这时,苏华从屋后一个小小的山洞里面钻出来,亲自为曾文标清理血渍,并痛心疾首地说:“老弟,姐姐心疼你,是我们连累了你,连累了你们一家子!”

      “没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这点伤算不了什么,不要紧的。这点伤换来你们的平安,换来我们全家的性命,值得!”死里逃生的曾文标反倒安慰起苏华他们。

      之后,噩运再次降临曾家,曾文标的母亲谢上亭山也被敌人抓住了,同样遭到一番严刑拷打,敌人逼问地下党的行踪。作为五个孩子母亲的她,同他的大儿子曾文标一样坚贞不屈!

      为了避免再次出现危险,也为了地下党能更好地开展革命活动,曾文标同地下党组织商议,决定在临水找个隐蔽的山沟,在山沟里面搭个草棚。曾文标顾不上伤痛,同苏华他们一起搭盖草棚,曾文善则在村口放哨。

      地下党组织在草棚里面继续工作,曾文标负责放哨,送军物和粮食;而黄玉兰则为地下党组织洗衣、做饭,为了避人耳目,她时而起大早,时而走夜路,趁着夜色遁入苍茫的后山中,几次摔倒,滚进山谷,可谓是九死一生!深夜中,她和婆婆谢上亭山借着竹片反光做针线,一双手布满了针线眼伤痕。

      除了每天为地下党组织送军物、粮食外,曾文标经常化装成挖草药的山里人,四外侦察敌情,或者护着省委领导人。为了地下党顺利完成工作,他和弟弟曾文善还多方筹集粮食,开仓抢粮,甚至到永泰挑地瓜干。

      曾文标出生入死、屡建奇功,苏华被深深感动了,与他结为姐弟。

      接下来,曾文标配合苏华等同志,出色完成了一项重要而艰巨的任务。

      1941年至1943年,国民党对我党闽北根据地连续发动三次围剿,残酷的烧杀和搜刮,民众的物力财力接近枯竭。特别是1943年春,中国抗日战争从相持阶段进入反攻阶段,而国民党顽固派却倒行逆施,无视中华民族的利益,发动了第三次反共高潮。同年4月1日,福建国民党第三战区建阳警备司令部调集兵力,分四路对闽北地区发动了第三次围攻,并“会剿”中共福建省委机关驻地闽北地区。中共福建省委机关驻地建阳太阳山方圆200里内顽军密布,一时间,闽北地区斗争处于极其艰难的境地。面对非常不利的时局,为了摆脱困境,并继续领导全省各地抗日反顽斗争,中共福建省委遵照党中央关于“隐蔽精干”的重要指示,果断作出了南迁此时局势相对稳定的闽中地区的决定。

      1943年8月,福建省委书记曾镜冰带领警卫班突围南下,经建阳、南平抵达福州,后由苏华等护送到莆田。在黄国璋、张伯庭等陪同下,曾镜冰在莆田沿海和莆仙边、莆永边山区各地下联络点视察工作,又从平海石井村渡海到乌丘岛视察隐蔽在伪军中的海上武装队伍。9月上旬,曾镜冰在仙游钟山临水村的上湖底中共闽中特委机关召开闽江、闽中两特委领导人会议。与会者有苏华、黄国璋、黄扆禹、蔡文焕等。曾镜冰在会上作题为《论狭隘经验》的动员报告。这次会议作出省委活动中心从闽北南移闽中的重要决定。上湖底会议是福建省委粉碎国民党对闽北重点进攻的转折,对实现省委南迁直到福建解放都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之后,第一批省委机关人员开始陆续从闽北出发,在苏华和沿线交通站的周密掩护下安全转移到闽中,进驻临水上湖底。上湖底成了中共福建省委南迁闽中的第一站驻地。

      1943年冬,中共福建省委从闽北转移到闽中,经济上十分困难。国民党极力镇压各地抗日活动,当时人民游击队的供给十分困难,闽中党组织接受省委指示,决定袭击在涵江的国民党交通银行,以解决经费的困难。1944年2月29日,中共闽中特委书记兼闽中游击队司令员黄国璋,带领闽中地下党和游击队骨干14人,“十五勇士”奇袭涵江交通银行,缴获现金400多万及黄金20两,一举解决了省委的经济困难。

      如此多的现金,又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如何兑换成黄金?没有过不去的坎,曾文标配合苏华等,出色地完成了这项重大的政治任务!

      1946年,由于叛徒的告密,从而泄露了地下党组织在临水的行踪,地下党组织被逼转移到仙游石苍的高阳联络点。

      解放后,曾文标放弃进城当官的机会,留在临水老家生活。不过,他和女儿参加过首次老区代表大会,到县里大礼堂向大家作报告,随后到全县乡村作巡回报告,讲到伤心处时,他和台下群众泪流满面。

      1970年1月,曾文标因病在福州医院治疗,苏华大姐几次探望,亲自在医院跟他女婿、儿子一道,护理了曾文标好几天。

      1971年12月,曾文标在临水病逝。他的生命长度很短,只有54岁,而他为革命所付出的人生浓度,一直浓缩在临水上湖底中共福建省委驻地旧址中。青山见证了他和父亲、母亲、媳妇、弟弟为民族解放所作的默默奉献!

      1985年,曾文标的母亲和媳妇,被评为“革命五老”。也就是这一年,苏华同志离休,这位伟大的女性,跟随丈夫——曾任莆田中心县委书记、中共闽中特委书记的王于洁南征北战,1937年2月王于洁壮烈牺牲后,她被选为中共闽中工委委员;1938年,她被任命为中共莆田中心县委书记;1939年7月,她被选为中共福建省委委员兼闽南特委委员;1941年冬,她被调到中共福建省委负责政治交通工作,常年奔波于闽北、闽江、闽中之间,以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毅力,翻山越岭,穿行于敌顽之间,出色完成任务。正是因为工作的需要,她把山沟沟中朴质无华的曾文标和他的一家子带上了革命的道路,让革命的火焰越燃越旺!

      革命理想高于天。八十年过去了,苏华和曾家的革命故事、革命情谊,一直绽放在临水老区的山水间!

      需要交待的是,临水村正在深入挖掘红色历史资源,以中共福建省委旧址、闽中特委旧址修缮为契机,讲好南迁故事、弘扬南迁精神、做好红色体验,打造上湖底红色文化展示体验区,先后投资250万元修建临水村至上湖底7公里的乡村公路、完成上湖底福建省委旧址保护维修、旧址的布馆和红色文化广场建设,收集添置历史文物100多件、图片120多幅,2020年6月30日正式揭牌对外开放,被授予县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开馆以来共吸引干部群众参观学习1万余人次。时报记者 凌明信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