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仙游草山:赴一场云海盛宴

    仙游草山:赴一场云海盛宴

      □林智标  文/图

      草山是个神秘的地方,在草山上我领略了春的清冽,夏的凉爽,秋的萧瑟,冬的冰寒;我曾陶醉于草山晚霞的炫丽与张扬而不知归路,我也曾在这里路遇迷失的归乡游子和那双浑浊迷茫的眼神,在这里我经历了阳光雨雾的交替洗礼,在这里我听到山的声音,看到风的行径,以及那个响彻云霄的呼唤。我一直固执地呼唤着草山的乳名,“铁墙顶,铁墙顶……”每一次呼喊都喊出一串沉甸甸的乡愁。

    1.jpg

      “快点啊,草山,云海,云海……”一大早,石缘在电话那头激动而短促的喊话给宁静的清晨投下一声巨响,一骨碌爬起来,睡眼惺惺,顾不上洗漱早餐就出发了。担心这稍纵即逝的视觉盛宴再次失之怠慢,汽车如玩过山车似的在蜿蜒的山路上一个劲地狂奔,我开始后悔昨晚没同牛边一起上山露营,一路的懊恼。

      汽车过了书峰便隐约可见大小不一形状各异洁白发亮的云团悬浮在远山的半山腰上,星星点点,煞是惹眼,把心一下子牵引出胸外,牵引进大山之巅。怎奈路漫漫,每一次内拐弯,远山不见了,白云不见了,都莫名滋生隐隐的担忧,心都悬了,心心念念的云海还在吗?就这样在期待与忧心不间断交替折腾中,山路越发的绵延和艰险。车载音乐已开到最高限,任凭强烈的节奏在耳畔萦绕震荡,倒也麻醉了些许磨人的心念。

      进山的土坯路,碎石横陈,凹凸不平,汽车颠颠簸簸一路疾驰而过,飞溅的碎石不停地重重敲击着汽车底盘叮当作响,尖锐刺耳,偶尔不小心擦过路中央突出的石堆,撕拉一声,一直疼到心底,已顾不上这么多了,还是一路狂奔。

      通向风机的便道更是糟透了,本欲放慢车速想想前方如梦似幻的云海不自觉又狠狠地踩下了油门,轰的一声,汽车摇摆着跳跃而上,像是驾驶着越野赛车,倒觉得几分疯狂。昨晚因犹豫是否上山露营而失眠的困顿早已烟消云散了。是啊,没有心驻扎的躯壳怎么会疲惫呢?

      挡在汽车前是一滩泥泞的黄泥水,能过吗?不管了,握紧方向盘,冲!只觉得轮胎稍稍侧滑了下,纯纯的黄泥水瞬间以优美的弧线,哗了一声飞溅开去,我想此时要是能给这场景定格一定是一幅动人的片子,但不能多想了。迫不及待驶向2号风机,但见洁白的云雾翻滚着从半山腰铺展开去,极目远眺,分不出哪里是天,哪里是云,时而突出的山尖像汪洋大海的一座座礁石,把柔顺的云流撞得浪花四射,或飞溅,或流淌,将本来平静的云海撞得波涛汹涌。

      云流之下不知是何处,山坳处微微露出的红墙角,隐隐烁烁,显得十分梦幻。像是在茫茫大海中遇上一座孤岛,心中一次次翻滚着阵阵热流,是温暖,是希望,是一片心的栖息地,心底里所有的情思情结一下子都扑了过去。我试图辨认这到底是何方,却在茫茫云海中找不到任何坐标。但顷刻间便又停止了搜索,我想,要是辨认清了,这生命的孤岛何在?要是没了这孤岛,那找不着栖息地的心有何依?

      前方的朋友一直在催喊,说是16号与21号风机是极佳的观赏点,便跌跌撞撞跑了几座风机,每一个点都能观赏到因空间的位移巧妙地疏导着云海的流向,以及云海与大山的和谐搭衬奇观。云海是流动的,只要稍稍停留片刻又马上推翻前一刻的构图,一幅全新的画卷即刻呈现眼前,就像观赏沙画由不得你眨眼。心跑去了前方,眼睛却在每一个观赏点留恋不舍,此刻突然间有个十分悲壮的愿望,云海快点散去吧,免得如此折磨。

      21号,对,就是21号。大山不见了,令人胆颤的峭壁峡谷不见了,眼睛所能触及的全是白茫茫的一片,一望无垠,静谧而又澄澈。风停了,雨停了,高高耸立的风机也停下来了,大山也屏息呼吸静静倾听云海流动的声音。俯瞰着滚涌的云海,我挺了挺胸,抖了抖曾经的惊慌与恐惧,气沉丹田一声吼叫,冰冷冰冷的回声缓缓流向心底,却暖暖的。

      暖是暖了,却有点手忙脚乱,该如何调适心情去淡定面对这如此浩瀚的云海呢?正在思索,突然云海一阵翻滚,顿时塌了个大窟窿,远处的山尖露出来了,恍如梦幻般一切思绪突然戛然而止,凝望着远山隐隐约约的农舍梯田,对自己点点头,不禁哑然失笑。

      此时,牛边驾着越野车呼叫而来,宁静的大山一时热闹了起来。这一刻,突然觉得这才是大山,大山应该是豪迈的,狂野的,大山应该属于男人,只有男性的荷尔蒙才配得上如此狂妄的呼喊。牛边说,昨晚若是听你们劝,不半夜上山露营,错过了这云海,都得遗憾啦!这话是说给云海听的,我们也听得懂。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