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涵江:水韵乡愁又回来了

    涵江:水韵乡愁又回来了

    1 (1).jpg

      西河公园航拍图 方益凡 摄

    2 (1).jpg

      涵江区水心河“东方二十五坎”河段 吴芹芹 摄

      木兰溪从仙游滔滔而下,最后从涵江东南隅三江口注入兴化湾。自明、清两朝以来,涵江依托三江口水道的航运之便,迅速崛起,成为兴化府首屈一指的商贸中心。从商贾云集的黄金航线到全市六条黑臭水体之一,再到如今的疏影横斜,水韵绕城,看涵江宫口河的蜕变,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涵西’”。

      2018年,涵江水环境综合治理全面启动,涵江区委书记陈万东提出:要围绕水质达标的目标,坚持以提升群众满意度为原则。三年来,以宫口河为代表的涵江城市内河整治,刷洗了昔日“水上威尼斯”的蒙尘旧貌,把“还居民一泓碧波”的乡愁水文章写活了。

      搭框架落玉盘

      若提到乡愁,在很多老涵江的记忆里,一定绕不开宫口河,这条有故事的城市内河曾代表了20世纪30年代涵江商贾云集的古镇的形象,见证了因港而兴的商贸集镇的繁荣往昔。

      宫口河地处涵江旧城区北沿水心河中心地段,自古即是古镇内河航运的枢纽。“宫口河最热闹时是夏天。”居民李福生回忆说,那时候孩子们在河边嬉笑打闹,岸上是三三两两乘凉聊天的大人,河边石阶上,女人们洗衣拉家常,河水十分清澈。时过境迁,水乡商埠喧嚣隐匿。随着水运历史沉底的还有几十年来的污染物沉积淤堵。在年轻一点的居民记忆中,过去,夏天的宫口河,是一条散发着难闻臭味的臭水沟。

      近年来,莆田向黑臭水体宣战,全面推进水环境治理,宫口河也被列入莆田市六条黑臭水体之一,它将如何变身成为市民关注焦点。

      “水路要通,水要流动起来。”莆田市涵江区区长、区级河长连向红说,涵江水环境治理更像在下一盘棋。

      下棋,讲究全局观。2017年底,涵江区水环境综合治理一期工程PPP项目公示,项目东至环城东路,北至环城北路,南至南环城路,西至高林街,工程区总面积约为15平方千米,囊括主城区所有河道。建设内容包括管网收集系统工程、河道整治工程和景观工程三部分。项目总投资15.38亿元。

      框架搭好后,水利、住建、环保等多部门联动,多任务共进。污水收集和雨污分离改造,是黑臭水体治理的重头戏。根据污水源普查及雨污分流改造法,涵江区先后实施了宫口河北侧、宫口河南侧的污水收集工程及周边雨污改造工程。

      面上全覆盖,点上则深挖。宫口河周边居民区密集,因清淤及外运过程对周边居民日常生活影响较大,需要协调的问题非常多,导致多年未清淤。经市、区两级政府及有关部门反复讨论后,决定采用“干塘法”——全路段围堰施工,重器清淤,往下挖到底。

      “800多米的河段,淤泥挖了4.8万立方米,大卡车运了几千车走。”河畔的吴女士回忆说,“河沟里的淤泥全部被挖起来,河道被冲洗到见底为止。”

      2019年元旦,焕然一新的宫口河正式亮相:河道从西到东打了个弧圈,蜿蜒如故,但现在已然是条体态婀娜、水草丰美的生态绿廊。

      “每到晚上,河两岸的夜景灯一亮,水乡柔情又回来了。”涵江区水利局局长陈国辉走在治理后的宫口河商业街上,感慨道。

      施妙笔巧生花

      宫口河不仅美在既有历史骨相也有景观颜值,更美在流水不腐的灵动上。从西河公园到水心河,1公里的水廊,移步异景。

      “我带你去西河公园走走,三面环水的湖心岛,如今非常漂亮。”涵江区河长办副主任许少华发自肺腑地向记者推荐。

      下午五点半,天色留晴,朗润如洗,长鹅蛋形的西河公园碧波荡漾,绿意盎然。来运动的市民渐渐多起来,孩子们在游乐区嬉笑奔跑,好一派人水和谐的幸福画卷。

      翻开过去的老照片,这里原是一片荒废的水上陆屿,作为涵江区水环境综合治理一期工程PPP项目中的子工程,西河公园总投资3000多万元,建设用地面积约46800平方米,按照全龄化的滨河公园设计,共设有欢动广场、儿童乐园、康乐世界、运动乐园、阳光绿荫等功能区域。自2019年2月投入使用,这里已成为大人孩子的城中乐园。

      西河公园因水而秀丽。三面环水的西河,汇集着上游梧梓河、群英河,下接宫口河。治理前,不仅存在河水不通畅、淤泥厚、水质差等问题,还存在程度不一的内河卡口问题。“原本可通流的河道不通,因市民乱倒垃圾或违章搭盖,造成河道被填埋,水流不畅,形成卡口阻水流通。”许少华介绍说,为此多次召开现场会,协调解决内河卡口问题。

      近年来,在涵江水环境综合整治项目推进下,这些问题一一得到解决。“西河公园是涵江‘五位一体’治水的一个缩影。”涵江区委书记陈万东说。“1+5”水环境治理模式,“1”是坚持“流域统筹、系统治理”;“5”是按照“控源截污、内源削减、水质净化、活水增容、生态修复”五位一体总体治理思路。如今,站在西河公园南面栈台看,曾经的河道卡口已成通渠,四处皆是碧水环流,生态漫道。

      顺着公园出口的休闲栈道穿过旧福厦公路,行至宫口河段,漫步平整的块石道上,沿路是优美的水乡景致。“继续往前走,那里才是宫口河商业街最热闹的地方。”许少华说,河道整治后,水心河商业街区的氛围更浓厚了,来逛街买东西的人比以前多了。不仅还百姓一泓碧波,也唤回曾经的市井生活。

      污水治理全力“截”与“接”,河道治理加大“清”与“疏”。一河窥全区,水路通则城市活。今年5月,一条连接望江河和涵江公园的塘头河的连接管投入使用,大大缓解了望江河因上游流量不够,且受旱情影响导致补水不足的困境。“今年4月,宫口河、望江河水质检测达四类水,消除黑臭水体成绩显著且稳定。”许少华说。

      改机制深立意

      地处木兰溪下游的涵江区,水系发达,河网密布,境内的木兰溪、延寿溪、萩芦溪干流总长达65.8公里,流域总面积551.12平方公里,全区14个镇182个建制村都有河流经过,给涵江河湖管护、水污染防治带来较大挑战。

      水要长清,离不开长治。在水岸保洁上,涵江也曾走过不少弯路。“以前乡镇有自己的保洁队和河道专管员,负责日常保洁和巡河工作,岸上管岸上,河里的管河里。”许少华说,很快弊端就凸显了出来,不仅巡河工作容易出现怠工应付,水岸分离导致岸上的清洁工常把垃圾倒进河里,河道保洁员也常把河里的垃圾打捞了堆积岸边,互相推卸责任的现象时有发生。

      2017年底,涵江区在全市率先推行环卫“多位一体”、政府购买服务运作的模式,由第三方保洁公司对城区9个乡镇的河道实施保洁、漂浮物打捞、驳岸卫生保洁、水浮莲打捞及垃圾杂物转运等,做到垃圾日产日清。

      走进休闲旅游村崇福村,只见处处美景不见片叶垃圾。村民蔡阿美常年在游客多的路段摆摊卖货,她说:“有了专业保洁队,岸边路上的垃圾都没有了,游客越来越多。”

      不仅有了“专业扫把”,管护后半篇文章,涵江区也蹚出了特色。“原先全区120多条河流共有180多名河道专管员负责巡河,但工资收入不高,年纪也较大。”许少华表示,专管员积极性不高,护河成效差。

      去年8月,涵江全面实施河道专管员机制改革。通过统一岗位招考,选拔文化程度更高、年纪更轻的河道专管员,委托海峡人才市场通过劳务派遣形式签订合同。通过队伍缩编,提升待遇,大大激发专管员的工作积极性。

      如今,50名专管员每天巡河足迹不仅遍布全区120多条河道,在智慧河长APP上也留下了巡河轨迹。工作中,发现问题通过手机APP及时上报街道河长办,并督促保洁公司整改,或提交河长牵头督办,从而实现河道的全方位保洁。

      与此同时,涵江区河长办还创新设立交叉巡河、错峰巡河、专项巡河等各种工作机制,制定保洁、专管员等考核办法,积极发挥河湖问题一线“吹哨人”作用。

      在河湖问题“吹哨人”巡河护河下,涵江区河湖问题整改率长期保持在95%以上。河畅、水清、岸绿的生态美,也流动着当地村民护河、爱河的精神美。2019年,涵江区江口镇民间河长蔡金水被评为“最美基层河长”和“莆田木兰溪护河使者”。“像蔡金水这样的民间河长在涵江还有很多,从被动护河到主动自发护河,在许多乡镇已成为共识,并形成了传统。”许少华说。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林爱玲 通讯员 林亦霞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