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莆田方言童谣《阿兄野阿弟哓》赏析

    莆田方言童谣《阿兄野阿弟哓》赏析

      □陈文凤

      阿兄野  阿弟哓

      天顶日头红高高○1,阿兄许野○2没穿衫。

      老父看见出力拍,娘毑○3看见大声骂。

      天顶月娘光焉焉○4,阿弟许哓○5卜吃奶。

      阿公举棰○6侯白○7卜去拍, 阿嬷厄紧○8走前笃去牵。

      【注】①红高高:形容词,很红。②野:无节制地疯玩。③娘毑:母亲。④光焉焉:形容词;很亮。⑤哓(kiáo):无理吵闹。⑥棰(cuái):小木棍。○7侯白(áo,bá):假装。⑧厄紧:赶快。

      赤日炎炎似火烧,红高高的日头把大地晒的热气蒸腾,怕热的人们躲在阴凉的地方,摇着扇子也驱赶不走袭人的热气。可阿兄那管那么多,天再热也要疯也要野,在红高高的日头暴晒下,哪怕汗流浃背也任由它,甚至野得把全身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用莆田话来说就是“褪裤丁”也不管不顾。父亲看见了,还不气得鼻孔冒烟,于是大步上前,抓起儿子朝屁股上狠狠地就是几巴掌。嘴里还嚷着看你疼不疼,看你长不长记性,看你还敢不敢这样野,看你还敢不敢这样疯?要是母亲看见了,也许是心太软舍不得打,也许是也想打几下解解气,只是追不上逃的飞快的儿子,只好跟在他的身后大声叫骂起来。

      红高高的日头落山了,光焉焉的月娘升起来了。吃过晚饭,怕热的人们纷纷来到埕头乘凉。阿弟玩着玩着,也许觉的肚子有点饿了,也许觉得口有点渴了,就哓着要喝奶,以前可不像现在,哪有盒装的商品奶呢?阿弟见没门,哭闹得更厉害了,甚至闹到在地上翻来滚去,打起“角流厅”来。阿公看在眼里,觉得实在不像话,于是拿起小棍子,假装要去打,想吓唬吓唬他。阿嬷看见了,以为阿公真的要去打,慌忙起身拦住,赶紧把孙子牵起来。口中应该还念念有词:“复早日(明天)笃给你买,复早日笃给你买。”

      这首童谣有几个对比很生动,而且一个比一个鲜明。请看,阿公是侯白(假装)要去打,阿嬷是格实(真的)拦住,一虚一实,却殊途同归,都是对孙儿浓浓的痒深深的爱。对于“疼爱”,普通话说“疼”,莆田则说“痒”,浓浓的地方特色。

      更精彩的是父与子,婆与媳的对比。儿子是真揍,父亲是假打,媳妇是真骂,婆婆却连骂都舍不得。多么鲜明的对比,多么强烈的反差啊!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父辈与祖辈,在对待或教育儿孙态度或方式上的截然不同。

      最后说一说莆田话“侯白”写法的来源,“侯白”意为假,假装。其写法出自明代莆田涵江人姚旅《露书》中的“侯白,谓诳语也。唐有侯白,滑稽善谑,其言必本此”。或许有人会对“侯白”的发音有疑问,当然是针对“侯”字,对“白”字应该不会有什么疑问。我们知道普通话(汉字)有形声旁,莆田话也不例外,在莆田话 “红猴”、“蚮糇”、“咧喉”( 喉咙)等词中的“猴”、“糇”、“喉”的韵母都是ɑo,作为形声旁的“侯”,其发音当然应该是áo。还有地名“闽侯”中的“侯”,莆田话的发音清清楚楚就是áo。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