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闽中党史故事:闽中海上游击队的隐蔽斗争

    闽中党史故事:闽中海上游击队的隐蔽斗争

      抗日战争期间,在莆田沿海岛屿活跃着一支由中共闽中地方组织领导的隐蔽在伪军内部的抗日武装队伍——闽中海上游击队。在长达4年多的隐蔽斗争中,这支队伍在特殊的战场上同日、伪、顽展开错综复杂的斗争,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抗日战歌。

      打入伪军内部

      1939年底,国民党政府制定了“溶共”“防共”“限共”的方针,实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1940年7月,国民党莆田当局遵照旨意,调动保安团摧毁中共莆田县委设在忠门王厝村的“抗日办事处”,游击队被迫转移到平海湾地带,创建新的抗日基地。鉴于在国统区斗争环境的险恶,为了保存和发展抗日武装力量,闽中党组织根据中央关于国统区党组织执行“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以及撤退方向“包括沦陷区和‘绿林兄弟中’”的指示,决定组织游击队打入海上伪军“福建和平救国军”内部进行隐蔽斗争。

      “福建和平救国军”的前身是盘踞在福建沿海各岛屿的海匪势力。1938年5月,日军占领厦门后,因兵力不足,难以扩大战线,便采取“以华制华”政策,千方百计扶植海匪势力,将各股海匪收编组成所谓“和平救国军”。盘踞在莆田沿海各岛屿的是仙游人张逸舟为司令的“福建和平救国军”第二集团军。由于伪军内部派系林立,为了争夺地盘,各自都想扩充自己的实力,这为游击队打入伪军内部提供了可乘之机。

      1940年冬,中共莆田县委派戴天宝、陈文通以同乡和“绿林朋友”的身份打入驻在乌丘岛的伪第二大队张天真部,分别担任张的副官和中队文书。在了解伪军情况后,戴天宝介绍张伯庭与张天真认宗亲,结拜兄弟,进一步密切与伪军的关系。此后,闽中党组织利用张天真扩充队伍的时机,先后多次组织游击队员潜入伪军内部。被派往伪军内部的游击队员在下海前都做了细致的思想工作,使他们认识到自己忍辱负重,肩负重任,下海的目的是“吃伪军的饭,穿伪军的衣,扛伪军的枪,干抗日保家的事”。从1942年6月至1943年3月,陆续下海隐蔽的游击队员达157人,于是张伯庭向张天真建议成立第二中队。为了与张天真认同宗,特委先后派张凤、张国强(原名康金兆)任中队长,内部由杨杞松、刘祖丕先后担任指导员,林得利任党支部书记。1943年5月,特委又派北上回莆的翁鸿镗下海,加强对隐蔽人员的领导。翁化名张国栋,由张伯庭以同宗兄弟的名义推荐给张天真,被委任为大队参谋长兼政训员。党组织也规定了严格的海上纪律,即“一切行动听指挥,严守党的秘密,不准抽鸦片、打吗啡、逛窑子”等,在潜入隐蔽期间坚持党的组织领导。由于有坚强的党的领导和严格的纪律约束,使海上游击队员在长达4年多的隐蔽斗争中没有沾染上伪军的恶习,始终保持着共产党人的高尚品格和坚定的革命意志,这支队伍成为党培养的能经受住各种考验的特殊部队。至1944年,张天真的伪独立第二大队下辖4个中队,游击队员占多数的有3个中队,并且控制了第二、三中队的领导权,特别是第二中队都是地下人员,而且人数最多、武器装备最好,是战斗力最强的一个中队,深受张天真的器重。闽中海上游击队成为伪独立第二大队的重要武装力量,基本可左右张天真部的行动,为开展抗日反伪斗争提供便利条件。

      抗日反伪斗争

      闽中海上游击队以“灰色”面目出现,在做好隐蔽工作的同时,利用日、伪、顽之间和伪军内部的各种矛盾,一面在海上秘密开展打击日伪活动,一面筹措资金支援陆上的敌后抗日斗争,取得了较好成效。

      以“伪”打伪。1942年,编入第一中队的海上游击队员在参与张逸舟火并南竿塘(即马祖岛)林义和第一集团军的战斗中,英勇善战,冲锋在前,为张逸舟吞并林义和第一集团军立下汗马功劳,得到张逸舟的赏识,后被张逸舟留下当警卫队。1943年10月,为筹措抗日经费,隐蔽在伪军陈其华部当副官的中共党员蔡先镳根据掌握的情报,向特委报告该部有一艘货轮在厦门装货后即将返航乌丘岛。海上游击队据此立即组织人员在鸬鹚岛附近截击。结果缴获到枪支、布匹等大批禁运物资,价值300多万元。后来这些货物由地下交通线秘密运出变卖,所得款项供省委、特委机关作抗日活动经费。事发不久,陈其华被军统特务张天昊诱杀夺权,使伪军头目以为夺劫货轮是军统干的,加深了伪特之间的矛盾。

      以“伪”抗日。1944年4月,驻守乌丘岛航灯塔的日军强抢第二中队购买的鱼,并殴打前去劝解的中队长,游击队秘密党组织利用这一事件,在伪军中进行宣传鼓动,激发伪军的抗日情绪,引起较大反响,连张天真也对日军的野蛮行为感到愤慨。1945年3月,一艘运载汽油的日军运输船途经乌丘海面,被担任伪独立第二大队检查处处长的海上游击队员陈天连率队拦截检查,在检查时,陈天连故意碰开自动卸货开关,使300多桶汽油滚入海面,其中大部分汽油被地下群众打捞运往内地变卖充作革命活动经费,解决了党组织抗日经费困难的问题。事后党组织立即把陈天连等同志调离海上,使日军无根可究,不了了之。此外,海上游击队还利用各种机会抗击日军,如利用舢舨为日舰运人载货之机,组织会游泳的队员去摇舢舨,待满载时,故意用力把船摇翻,以此溺死日兵;为保护海岛上的女人免遭日军蹂躏,游击队驻岛期间秘密帮助她们女扮男装以躲过劫难。

      闽中海上游击队通过一系列的隐蔽斗争,不仅保存了有生力量,而且发展了武装队伍,支援敌后斗争,较好地完成“消灭日军,瓦解汉奸,争取伪军,对付国民党顽军袭击等四项任务”,得到华中局的肯定。

      反顽自卫斗争

      为打破国民党顽固派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围攻,确保福建省委、闽中特委机关的安全,闽中海上游击队在秘密开展打击日伪活动的同时,以“伪”打顽,配合陆上游击队开展反顽自卫斗争。如1942年1月,陈天连率海上游击队出巡,遇到顽军的3艘运粮船,便立即组织截击,结果缴获大米700多担,除一部分留在海上外,其余的都秘密运到陆地,支援陆上游击队开展斗争;1942年底和1943年初,分别由朱金发、张霖率海上游击队先后两次袭击莆田前下盐场国民党顽军,共缴获步枪60多支、轻机枪1挺、手榴弹数百枚,充实了党的武器装备;1944年11月,闽中特委抽调海上游击队基干班到莆田濑溪桥头,配合伏击福建省保安司令严泽元所部,缴获机枪1挺、步枪10多支;1945年4月,省委派黄国璋、林汝楠、叶良运、祝增华等率队前往南日岛建据点。队伍在岩下村住下后不久,与莆田县保安队发生遭遇战,张国强闻讯后立即派20多名海上游击队员前往救援,打得保安队退逃大陆。

      海上游击队公开与陆上游击队配合进行抗日反顽斗争,暴露了张国强的身份,也暴露了隐蔽基地,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使海上游击队在日寇撤退后遭到国民党当局和“易帜反正”后伪军的包围。1945年6月7日发生了“东吴事件”,伪军诱捕了张国强,包围东吴村五帝庙隐蔽人员驻地,并进行搜查,海上游击队主要领导人张国强、张伯庭、邱子国等相继被捕牺牲,使海上游击队失去了掌握全局情况、较有斗争经验的指挥员,导致这支在错综复杂的斗争环境中培养并壮大起来的武装队伍解体。隐蔽人员在被国民党当局整编后调往浙江途中陆续逃离,除小部分被捕牺牲外,大部分回乡后找到地方党组织,继续从事革命活动。

      闽中海上游击队奉命打入伪军内部,长期潜伏在沦陷区,成功地开展隐蔽斗争,为抗日战争作出特殊的贡献,他们的业绩永载史册。来源:莆田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