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莆田方言童谣《仔字谣》赏析

    莆田方言童谣《仔字谣》赏析

      □陈文凤

      仔字谣

        月娘光焉焉,红仔号吃奶。

      老父举棰拍,阿嬷笃去牵。

      牵到后门埕头仔,拾着一錁番钱仔。

      买来一秤番薯仔,吃凸一个腹肚仔。

      屙满一戈粗桶仔,田沃一丘仔。

      收成一担仔,牛饲一头仔。

      奶捏一瓯仔,回头饲红仔。

      【注】①光焉焉:形容词;很亮。②红仔:小孩子的昵称。③号:哭。④棰(cuɑi阳平):小棍子。⑤一锞番钱仔:一片小额银洋。⑥一秤:10斤。⑦沃:浇。⑧饲(qi阴去):喂。

      夏天的夜晚,亮晃晃的月亮把柔和的光芒投向大地,一家子老少大小正在院子里乘凉,一阵阵凉爽的晚风不时吹过,让人十分惬意。这时不知趣的红仔偏偏吵着要喝奶,而且闹个不休,任阿嬷怎么哄也没有用。爸爸气不过,拿起小棍子要去揍,阿嬷赶紧牵起红仔就往后门的小埕头躲。

      阿嬷把红崽牵到了埕头,也真凑巧,不偶然间捡到了一錁番钱仔,也不知道是几毛钱的。以前的银洋可值钱了,几毛钱买10斤番薯是不成问题的。10斤番薯一下子吃掉是不可能的,可以让红仔吃凸好几回腹肚。红仔能吃也能拉,只吃凸了一回肚子,竟然拉满了整整一粗桶的屎。莆田人把粪桶叫成粗桶,一粗桶屎就是一粪桶屎,你看拉得多不多。可拉得再多,也勉强只够沃一小丘田。莆田人把浇说成沃,这是读者必须明白的。一小丘田的收成毕竟有限,但喂养一头小牛还是够的。小母牛大概已经产乳了,可不多,勉强可以挤一小瓯。我们莆田人把大碗叫成“海缸”或“龙缸”,把小碗叫成 “瓯”或“瓯仔”,通常只把中等的碗才叫成“碗”。牛奶挤好了,阿嫲赶快拿给红仔喝,只那么一小瓯牛奶,也不知道红仔喝了还闹不闹?闹不闹就不管他了,咱们说其他的吧。

      说什么呢?还是说那一錁番钱仔吧,当初捡到了番钱仔,直接买牛奶给红仔喝不就得了,还那么麻烦干什么?可要是那样,就没有这首童谣了。

      这是一首到目前为止,笔者所知的唯一的仔字谣,除了头四句,其他的句子最后一个字都落在仔字上,由于形式独一,手法无二,很值得所有方言歌谣爱好者探讨研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