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扎根

    扎根

      □吴形而

      春节假期回到莆田后,我少有出门。大年初二,有个机会能跟随厦门大学郑振满教授一行走访乡村祠堂、庙宇。作为一名高二学生,我还有大量作业没完成,但想到这是一次难得的拓展视野、发掘家乡的好机会,还是满心期待参加了活动。

      游览的内容自然精彩,但这并非本文的主题。晚餐时,大家讨论到了“扎根”的问题。“落叶归根”,这里的根无非指的是家乡。所谓“扎根”,就是一个重新探索、了解、认同家乡的过程。

      现在许多人来到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寻求发展,成家之后也往往留在大城市生活。随着人们语言、生活习惯的改变,“老家”这个词变得愈发地模糊。对于他们的子女来说,“老家”更是个陌生的词汇。

      对于我和很多同龄人来说,“你是哪里人”本是个秒答的问题,但若要深究自己和老家的联系,许多人(包括我)却道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自小在外地长大,记忆中第一次回老家莆田是小学一年级,在老家待的时间也不长。加上莆仙话和普通话简直是天差地别,没有日常语言环境,我一直没学会莆仙话。家中的长辈往往只会讲莆仙话,每次交流时总需要翻译,否则就只能在一旁尴尬地点头。

      我对老家的了解十分有限。小到日常的对话,大到节日时的活动,我都只能通过肢体语言或是旁人的解释来猜测发生了什么事。虽然爸爸经常给我讲有关莆田的知识,但这种杂碎的“二手信息”少了许多的吸引力,我也常常记不住。好在我很喜欢和小朋友玩,也擅长和小朋友玩。我在老家的人际关系不只是简单的血缘关系,还有十分坚固的朋友关系。虽然不了解老家,但还是很期待回老家。

      然而,“扎根”并不只是简单地与人产生连接。朋友关系受年龄、性格等个人方面的影响,很难体现地方性;而血缘关系范围十分有限,常常只能在一个家族中体现,不足以使我们“扎根”。

      和我同龄的很多青少年是在城市出生、成长,而我们在常年生活的城市中,真的完成了“扎根”吗?

      可能基本没有。

      前段时间有个同学谈及坐出租车时司机与他聊天,他抱怨司机能不能好好开车不要和他聊天。

      其实,与陌生人交流,不仅可以增强自己同其他市民的联系从而提升归属感,更能通过聆听他人的故事来丰富自身对生活空间的理解和想象——这不仅是学生生活的地方,这也是出租车司机生活的地方,是打工仔生活的地方,是所有市民生活的地方。与陌生人展开对话,将给我们多维的视角,使我们发现城市中隐藏着的每一个故事,我们的“根”也不会碍于单一、片面的感受而迟迟不能扎入土中。

      我从幼儿园中班到小学毕业,一直在广州番禺区生活,直到上了初中才去了广州海珠区。我的小学时光没有五花八门的补习班,没有花里胡哨的竞赛。在空余时间里,我和同学会在大街上疯跑,在山上撒野,或是骑车环游整个小区。小学生活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现在回忆起来,那种快乐不只是因为无忧无虑的自由,还有一种难得的、强烈的探索附近的意愿,以及在探索生活环境中感受到的乐趣吧。

      上了初中后我异常想念番禺,我甚至把这种思念称作“迷你版的乡愁”。因为搬家切断的不仅只是我的人际关系,更是我在那一方小天地戏耍探索时慢慢长出来的根。

      是的,如今,大多数青少年的日常活动仅限于上学,去补习班,看电影,逛商场。这种现代的、平凡的活动填充了大多数人的生活。他们的生活空间不是有血有肉的城市,它可以完全脱离每座城市的独特之处而存在,它可以是任何一个有学校、补习班、电影院、购物中心的地方。

      换句话说,大多数青少年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没有与他人建立联系,也没有与城市建立联系。可这个建立联系的过程对形成作为市民的身份认同,对“扎根”是十分重要的。

      这个假期,我在老家时间较长,又跟随学者们外出游览,我渐渐在理解莆田。我想,无论对于成长的城市,还是作为一个“他者”的老家,我们若不断接受当地的食物、节日、习俗、环境等事物的熏陶,不断地与当地生活的人接触、聊天,就能增强自己的身份认同,扎根在一个“文化共同体”中。

      扎根,绝对不是古板禁锢之类的思想。它代表着一种文化的认同和对松散的社会联系的反思。它在呼吁我们,重新找回强有力的身份认同和集体归属。扎根,或许是在“异乡”成长的我们每个人的必修课。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