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木兰村记游

    木兰村记游

      □今闲

      辛丑仲春,二月初二,偶然间到木兰村黄头一游。

      二月初二,吾莆民俗为“头牙”,外地则有“龙抬头”之说。

      黄头古地名为“杭头”。黄头恰有“二月二”出游的民俗活动,规模颇为隆重热烈,或可比作“龙抬头”。

      杭头是原先的地名。志书记载:南厢,附郭。旧属永嘉乡,今属一区。其地自迎仙门外,南至上“杭头”。又记:杭头溪海会流。林司务家先世自林墩宅柄迁居于此。鸣珂坊在杭头。

      杭,渡,渡船,与“航”通。

      杭的读音与行业、行辈、商行的“行”相同,而此义之“行”在莆田方言中有“文白”二读。大约当地人口头上保留“杭”的正确读音,只是不知其所以然的某个记字人,却讹记成了“黄”。此一字之错,却把地名中本有的地理历史文化扫除殆尽,令人扼腕叹息。

      “木兰村黄头”的现在地形特征,旧志书中“溪海会流”的记录,依然保留对“杭头”的准确解释。而村里的几艘“龙舟”更是明证:这里就是杭头,不是“黄头”!

      “二月二出游”凭古例,队伍一定要从“黄头桥”经过。桥头那座小庙名唤“月波亭”,是供奉观音菩萨的。黄头桥的桥栏上刻着许多对联字句,让人感受到浓郁的时代气息。

      所谓“凭古例”,至少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难得有心人保留了一组照片,从照片中人们的服饰装扮,我们可以看到影视镜头中清末民初的社会景况。

      抚今追昔,剧情还是那样的剧情,月波亭还是那座月波亭,只是亭子后部的那座牌坊已经不见踪影,并且演员全部启用了“新秀”。月波亭后面的那座牌坊,是否就是“鸣珂坊”?“岂谓鸣珂还故里,敢将华发恋微官。”这“杭林”自然是出过不少当官的,“鸣珂”一鸣,一种态度。佩服!

      关于牌坊,还有一种可能情况是,明朝志书所记的“鸣珂坊”至清朝时已不复存在,而清乾隆莆田县志中所记名为“节孝坊”的竟有二十多处,其一为“一旌表贡生李树本妻杭溪林氏,在木兰陂”。此段记述中,有“杭溪林氏”“木兰陂”关键词,或即月波亭后向之坊?

      杭头二月二出游,不知民俗所指及其含义,但从仪规场面看,我以为是元宵节的延伸,也是上元祈福,神人同乐。但有两处细节,却让我发现这里的杭头,其一是传承,其二是敬畏。

      先说传承。杭头水乡,“溪海会流”,操桨把舵应该是生产生活乃至生存的基本技能。这种技能的传承,体现在依然热衷的龙舟竞渡的民俗文体运动中。他们保存着古旧的龙舟。他们把新造的龙舟当作神圣之物,置于宫庙,蒙以红布。他们居然还有龙舟协会和“教练舟”。

      龙舟上“杭林龙协”告诉人们,杭头一境清一色林姓。莆田林姓有说不完的故事。这处的杭头之“林”就能在史志中摸索到“林司务”“林墩”“下林”(下林,今雅化为“霞林”)的脉搏。莆田各地带“林”的地名很多,有的是与姓“林”有关,有的则无关。这要从方言习惯读法、地理位置、姓氏族谱等多因素综合考察,才有可得出正确的结论。

      再说敬畏。在这次“二月二出游”中,众神参与,人神同欢。既然众人见惯,咸知其概,自不待言。

      不过,在“天坛府”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我看到有一尊石雕神像被杂物遮盖着。当我们移开杂物,瞻谒真容时,我凭他处所见,以为这应该是“泗洲文佛”。听村里人介绍,这是“四面佛”。大约是一块如印的方石,四面都雕有同一佛像。这样好,可以保证佛不至于存在视觉盲区,也不会有被遗忘角落。但我心里妄度,会不会是“泗”讹作“四”?一如“杭”变成“黄”?

      据村里的林先生介绍,他们每年都会举办龙舟竞渡活动,期待着一观热闹。到时或者可以从鼓声旗影、桨飞浪涌中,更进一步体会“杭头”的真解。莆田民间民俗活动十分丰富,追溯源头辛苦而有趣,我记游之。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