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故乡的“四眼井”

    故乡的“四眼井”

      □杨永生

      在我的故乡鲤城街道“洪桥街”,位于“县前顶”向西行走二百米的街旁,以前有一口井,名曰“四眼井”。

      “四眼井”的斜对面,坐落着明代户部尚书郑纪的府邸。另外还有六口田井,分布在街道郊外的田边野地。听长辈人说,早在八百年前,先祖们迁来就开始掘井了。这些井都是在平地挖掘,又用青砖垒砌而成。下宽上窄,井口呈圆形。所不同的是,“四眼井”的井口,在早先建造时,先祖们设计成紧盖着一块凿有四个直径25厘米的对称圆孔的精致的大圆青石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使用的年代久了,井盖竟被人们磨得溜光黑亮。

      街郊的那六口田井,主要用于浇灌菜地;街内居民们的生活用水,则是取之于“四眼井”。说来也奇,这井里的水,春、夏、秋、冬不见水位上涨,也不见水位消减,还冬暖夏凉。每当到了冬天,刚从井里打起来的水都是暖暖的,还微微腾着热气。它水质纯净甘甜,取来烧水的话,水壶底绝不留一丝儿水垢。曾几何时,“四眼井”白天忙碌,夜晚休息,春夏秋冬,从不请假。它默默地迎来每一天玉塔旭日东升,兰溪渔舟唱晚。沧海桑田,斗转星移,它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甘甜”,却从来不求回报。从鲤城街道这块宝地,曾走出了明代户部尚书郑纪;走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四军副军长蔡园将军;走出了一批又一批重点大学的高材生。他们为祖国现代化建设发挥着自己的聪明才智,贡献着自己的青春力量,可谓地灵人杰!

      距“四眼井”五华里远的九龙岩,古来就是一个风光旖旎的风景点。山间有九个潭,沿山涧层迭罗列,分别为“后门潭”、“鸭母潭”、“勺子潭”、“水瓮潭”、“顶坝潭”、“寺子潭”等。民间传说每个潭里都卧有一条龙,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故人们称之为“九龙潭”。其中,“水瓮潭”水碧丝秀气,清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相传与“四眼井”相通。曾经有一位好事者不以为信,特地到“水瓮潭”边沿,撒一些谷糠在潭水面上。三日后,竟发现在“四眼井”水面一一的漂出。

      记得儿时,每天天刚亮,沉寂了一夜的“四眼井”井台上就开始热热闹闹起来了。勤劳的街坊邻居们肩挑着水桶三三两两、有说有笑地前来,先后有序地用小桶打水。但听“嚓啦!”一声倒入桶中,“嚓啦!”一声再倒入桶中,倒满了,然后扁担“依唯、依唯”响地将水挑到家中,倒入水缸里。往往来回要好几趟,直到储够一天的用水。我的邻居张大婶,年轻时是当地有名的民间通俗歌手,此际,她一边担水,一边亮嗓唱着:“五月出—来—耶,端午—节,划船、划船划船划划船嘢—嘢嘢!”一下子给场景增添了不少快乐的气氛。有趣的是,偶尔有邻居在打水过程中不慎小桶仔脱了钩,或断了绳,那小桶仔便不听话似的“扑通!”一声掉进井里,沉入水底。她只好耐心地等候大家都打完了水,才把准备好的打捞工具交给了“高手”帮忙。待到小桶仔被打捞上来的那一刻,就会“哗——!”地赢来一堆围观者鼓掌喝彩声。

      如今,时代早已发展,人的生活方式早已改变。曾经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故乡的“四眼井”,在三十五年前的旧县城改造中,悄无声息地消失了。然而,它的苍老而慈和的影子,却仍然留在鲤城街道人的记忆深处。

      俗话说,饮水思源,不忘根本。它教人反思,催人上进。有时,它也会像调皮的小颃童一样,悄悄地溜了出来,悄悄地走到我的枕边,悄悄地走入我的甜梦里。梦是美的,然而却又是虚幻的,只有现实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我们都在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