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汀港村

    汀港村

      □郑玉珠

    1.jpg

      吴芹芹/摄

      汀港村地处兴化湾之滨,三面环山,一面临海,是一个依山傍海的沿海小渔村。

      俗话说:“熟悉的地方没风景。”每当到了周末,朋友总是规划要到省内某地著名的景区旅游,但我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如此近距离的地方竟有如此绝美的风景,这次我真真切切被它惊艳到,真是“藏在深闺无人识”啊!今天,我们一睹了它的芳容,真是万分庆幸!真心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欣赏到它那原生态的美景。

      山上,怪石嶙峋,千奇百怪,令人叹为观止,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人折服,它们或卧或坐或立,瞧:有的石头隐藏在树林中,难见庐山真面目;有的石头则害羞地探出身体的一侧,好像在说:“你想看到我的全貌吗?那就近距离来欣赏吧。”有的石头特立独行、玉树临风地屹立在那里,像一位哲学家在思考;有的石头远看像一匹不用扬鞭自奋蹄的马,近看又是另一番形状;有的石头从侧面看,像一头正在沉睡的狮子,正面看像一顶巨大无比的官帽;有的石头非常光滑;有的石头上却有奇形怪状的一个个坑,看这儿有一个可爱的碗,那儿有一个调皮的小孩踩上去的脚印;有一块石头最最特别,它安静地躺在草丛间,背面非常光滑且是灰色的,与周围的石头别无两样,但朝东的一面却与众不同,那凸起来的一列列,像极了书架上排列整齐的一本本驼色的书,原来它们就是高深莫测的“天书”呢,正等待着我们去参透。但我这个凡夫俗子注定要辜负它,转念一想,作为一名知识分子,还是要做做读书样子,于是,我在这块出镜率极高的石头面前驻足流连,然后拍照留念。

      这一切都是“三分相像,七分想象”。我突发奇想,假如神奇的石头会说话,它们一定会诉说着对大地母亲不离不弃的深情厚意,诉说着曾经的沧海桑田。它们见证着汀港村前世与今生的蜕变,启示着我们要敬畏大自然,与大自然和谐相处。

      我们沿着人工凿成的台阶,拾级而上,映入眼帘的是道路两旁满眼的翠绿,有珍贵的油杉,有一年四季常青的松树,有默默无闻的木麻黄,有低矮的名不见经传的灌木丛,三角梅举着可爱的红色花瓣在向我们频频点头,还有那黄色的小喇叭花,我既不知道它们的名字,也没有为它们喝彩,但它们并不因此而多愁善感、自怨自艾,依然在风中快乐地摇曳呢。

      还有那随处可见的爬山虎,神一般地存在着。它是一位高明的画家,慢悠悠地拿出调色板,把绿色调得深一点,再深一点,以至于绿得逼你的眼,然后见缝插针地在地上、石头上,甚至石头缝隙中不停地画一条或弯曲或垂直的线,而后非常诗意地向四面八方延伸着、延伸着,不久画就了一块又一块绿色的地毯,它们平整而又温柔地铺在地上、石头上。在猎猎的海风吹拂下,那一片片小小的叶子在快乐地舞蹈着;当太阳出来的时候,它们肆意地挥洒着太阳的光辉;它们是如此的生机盎然、郁郁葱葱,我不由得心生喜爱,轻轻地摸了摸,感谢它们将顽强的生命力演绎得如此淋漓尽致。

      不久,我们一行来到了占地388平方米的民俗馆,它藏在紫色和红色的三角梅掩映的虎厝自然村中,共设15个展区,拥有2万余件藏品:红色记忆、票证标花、渔业工具、结婚证书、百工巧匠。汀港村具有代表性的民俗事象尽被收纳于此。

      踏入一个展厅中,我一时精神恍惚,我该不会穿越到了童年吧?那衣柜、桌椅、那长方形的木箱,那踏凳,那挂着的麻布蚊帐,那眠床,它们分明就是我小时候睡过的房间的再版呀,每天天刚蒙蒙亮,当勤劳的妈妈起床后,各睡一头的我和妹妹便拉开了打脚仗的序幕,我们一言不合就开战了,她用力地踢了我一脚,我这个当姐姐的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回敬了一脚,几个回合下来,体力不支的她明显处于下风。人小鬼大的她便祭出了杀手锏——哭,听到妹妹的哭声,火冒三丈的妈妈冲进来不由分说地对我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满腹委屈的我败下阵来,大获全胜的妹妹得意地冲我扮鬼脸,她的“恶劣行径”为我下一次“报仇雪恨”埋下了伏笔。

      正沉浸在回忆中的我,被旁边的电话打断了思绪,接下去我又移步到劳动工具展厅,小时候劳动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似的在我脑海中闪现:那耕田的犁,那麦耙,那连枷,等等,哪一样我当年没有使用过呢?让我倍感亲切。这时,我看到了一种不曾见到的农具,这是什么农具呢?它一下子点燃了我的好奇心,打听一下才得知那是花生插,这是汀港村特有的。它就像猪八戒的钉耙,有四个插脚,间距大约十公分,使用时双手提起来垂直往下一插,再拔起,田地上就留下四个等距的小坑,每一个坑都放进两颗花生种子,撒上一些草木灰当肥料,最后盖上泥土就大功告成了。去年春节,我得空帮婆婆去种花生,如果把花生插借过来用一下,种花生的效率定能提高好多倍,它充分体现了汀港村劳动人民的智慧。

      天空苍茫,远处是奔流不息的大海,耳畔回响着呼呼的风声,它吹乱了我的头发,甚至顽皮地把我的长裙摆往上飘,我不由得张开双臂拥抱大自然。多少时候在生活的苟且中,我早已淡忘了诗与远方;而此时此刻我感觉离天是如此近,我的心灵又是如此安宁,我飘飘欲仙,宠辱皆忘。

      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我们就要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在心里默默地想:回去后一定要让更多的人也来一场视觉和心灵之旅。

      汀港村,请掀起你那神秘的面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