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生长在商海中的橄榄树——记泰国侨贤欧宗清先生

    生长在商海中的橄榄树——记泰国侨贤欧宗清先生

      □张晨熹

    1.jpg

      他构筑了一个又一个商界传奇;他是泰国的“人造花大王”,又是“建筑业大亨”,他还是一个对祖国,对故乡有着无限眷恋的游子。

    2.jpg

      欧宗清先生全家福

      故事要从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说起,他的父辈毅然漂洋过海,来到这片叫做泰王国的土地上,种下了生命和梦想,并自此开始世世代代流转。他是一棵生长在大洋彼岸的橄榄树,枝干里流着炎黄子孙的热血,他——欧宗清,白手起家,打造了一个拥有数十亿资产的“欧兰集团”。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起,他构筑了一个又一个商界传奇;他是泰国的“人造花大王”,又是“建筑业大亨”,他还是一个对祖国、对故乡有着无限眷恋的游子。这一切是命运冥冥中的安排,还是这个商业巨子一生执着坚韧的甜果?翻开欧宗清的一生,万丈光芒的另一面,是百味杂陈的人生路。

      平凡中苦修佛性禅心

      “我是一个乡下的孩子,出生在泰国红统府雅约县缪湄南河畔的一个小村庄。七十三年前,那里没有公路,也没有电灯。我记得在童年的时候,母亲用火柴生炉子。用沙锅煮饭,在野外采空心菜,下溪河捉鱼、虾和蟹来调菜食。我爹娘一家就在这个小村落里过着乡下人的艰辛日子。”这是欧宗清在第一届世界海南乡团联谊会商品展销会上发出的肺腑之言。

      欧宗清出生在平凡人家,早年父亲为谋生计背井离乡,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国度,几经浮沉,终于熬出了头,经营一家锯木厂,日子虽然不再忍饥挨饿,可是依然清贫艰辛。小小的欧宗清在父母的疼爱中、在贫寒又温情的呵护下一天天长大。亲人们的辛劳深深刻在了小宗清的脑海里,像所有穷苦人家的孩子一样,他懂事勤勉,坚强又隐忍。父亲十分重视对小宗清的教育,常带他到锯木厂学习,言传身教地教给他许多为人处事的道理。宗清年纪虽小,却心清如水,十分聪慧,学得飞快。

      长到7岁,宗清到了该上学的时候了。对于一个乡下孩子来说,走进城里的教室是多么奢侈的梦呐。可是小宗清对知识的渴求一天比一天强烈,终于逼着他忍不住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他请求父亲允许他到寺院里去,在那里学做事情,同时还有机会读书。那时候的泰国,许多平民百姓上不起公办学校,于是把孩子送进庙里,剃度当沙尼,通过诵经念佛来学习文化。

      父亲看着儿子充满希望的眼睛,认真答应了他的请求,把年仅7岁的欧宗清送进了离家不远的廊寮寺。小宗清离开父母,在寺里开始了独立生活。

      寺庙里的日子,俭朴又平静。面对严苛的寺规,天性贪玩的孩子们往往耐不住寂寞和寡淡,没多久就闹着要回家了。可是欧宗清却在寺里一住就是三年。三年里,欧宗清总是天明即起,跟着师兄们化缘做工,一天只吃两顿饭,正在长身体的他总是饥饿难耐,但他没有一句埋怨,没有一丝动摇。寺里没有专门给孩子们读书的教材,他们需要通过诵读经书学习。高深的佛经对于孩子来说,难免乏味,但每到诵经时刻,欧宗清便聚精会神,正襟危坐,仿佛要把师父们传授的每一句经文用力嚼烂。枯燥的生活没有吓跑欧宗清,相反,这个孩子似乎能够从中挖掘不一般的乐趣,津津有味地享受每一个细节。除了诵经汲取知识,欧宗清还常常流连于街头巷尾的书摊,要是遇到好脾气的摊主,他就有机会站在马路边心满意足地看书,这个时候,他是多么想要有一本自己的书啊。

      在廊寮寺读到小学三年级,欧宗清又相继到其他寺院学习,并在曼谷的越叻伯匹寺出家,正式走上了潜心修行的道路。少年欧宗清沐浴在佛理中成长,慈悲博爱、审慎严谨的佛家思想给了他淡泊宽广的胸襟,他自小便养成了沉稳专注的性情和善良仁义的情怀,这种源自童年的积淀影响了他的一生。

      突如其来的爱情

      1938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炮火蔓延至泰国。在战火纷飞的日子里,欧宗清继续着暮鼓晨钟的修行生活,直到14岁那年,战争使学校无法正常运作,欧宗清才不得不离开寺庙,被生生推进了社会的洪流。为躲避轰炸,他回到了乡下老家。

      17岁那年,朋友介绍他到裁缝店工作,欧宗清开始为父亲分担养家糊口的重担。他工作的“琼珍泰”裁缝店,在曼谷小有名气,不仅做衣服,还做一些布制、皮制的手工艺品。手艺活讲究心细手巧,这可难倒了从小在庙里做惯了粗活的欧宗清。他喜欢一件件精巧的手工艺品,自己也十分努力要做好,可怎么也不如别人做得漂亮。工友逗他,说他是“番薯头”脑袋,笨得很。欧宗清也不恼,勤学苦练,一心要做好,可惜许多事情并不是靠努力就能成功的,需要天赋,欧宗清没有这个天赋,所以他没能成为一个好裁缝。

      在“琼珍泰”,因为努力没有得到回报,日子总有那么一点叫人失落,能够让欧宗清充满战斗力的是,他白天做工,晚上就自学中文,坚持读书,源源不断的知识给了他成就感和满足感。

      故事总是要有那么一两个意料之外的惊喜才有意思。欧宗清在“琼珍泰”并非一无所获,在这里他邂逅了一场诚挚的爱情。他遇到了寄居在裁缝店的林金兰,这个美丽大方的女子,后来成为了与欧宗清相守一生的结发妻子。

      林金兰祖籍海南,原本是“琼珍泰”的东家小姐,因家庭变故,父亲辞世,裁缝店被迫低价转让,林金兰靠在本城的缝衣店打工维持生计,日子艰辛。但面容姣好的林金兰,有不少追求者,要嫁一个家境宽裕的好人家并不是难事儿。谁也没有想到,林金兰能看上长相平平、又一穷二白的“番薯头”欧宗清。

      和别人不同,林金兰不看重大富大贵,她看上的是欧宗清那颗透亮洁净的心。在“琼珍泰”进进出出,心思细腻的林金兰深知欧宗清秉性纯良,值得托付一生。经过倾心交流,志同道合的他们,成为令人艳羡的一双恋人。

      1951年,历经爱情和生活磨砺的欧宗清和林金兰在曼谷步入了婚姻殿堂。成家以后,美丽聪慧的妻子给了欧宗清奋斗前进的力量,生活清贫,却格外和睦甜美。第二年,随着长子欧先慈的降生,靠欧宗清微薄的薪水,日子实在紧巴。林金兰一面勤俭持家,一面鼓励丈夫到外面去闯一闯。终于,欧宗清一咬牙,决心离开“琼珍泰”,到洋人的公司去工作。这个胆大过天的想法,让所有人吃了一惊。

      第一份工作

      50年代的泰国,有诸多国际大公司兴办实业,对多数泰国人来说,这些大房子里出入的人,西装革履,开洋车,说洋话,特别派头。

      欧宗清想,为什么不到洋公司去试一试呢。敢想敢做的欧宗清开始留意各大外国公司,面对五花八门的职位,欧宗清并不着急,他冷静思考,谨慎选择。

      再三思量,最终,欧宗清踏进了可口可乐公司的大门。面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苛刻,交谈中之后发现面试官竟然是海南老乡。诚恳忠厚的欧宗清得到了幸运女神的垂青,他顺利通过面试,到洋人的公司里上班了。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男怕入错行,这一步欧宗清走得果敢又小心。

      当上可口可乐助理推销员,对欧宗清这个门外汉来说并不容易。他拿着少得可怜的工资,从最底层做起。每天起早贪黑,随货车四处奔波,上货卸货,整理货物,工作机械化,他却做得格外认真。做起了推销员工作的欧宗清开始学着洞察人心,在实践中积累了不少营销理念。开着货车每天给不同的公司送货,他在服务客户的同时,细心观察每家公司的运营模式,分类总结他们的特点,这些都成为欧宗清创业经营自己公司的最初积累。在这里,欧宗清完全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他见识到许多不曾见过的人和事,学到了之前从未接触过的宝贵知识和经验。为了多学习,把工作做好,他每天提前1个小时到公司,节假日主动加班,勤奋刻苦的他,很快就得到了上司的赏识。一个月后,欧宗清成为可口可乐公司的正式推销员。但欧宗清发现,在这样的洋公司里,光凭勤劳肯干,没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很难有晋升机会。他不想也没有太多时间一直做一头日复一日只会花力气耕地的老黄牛,于是欧宗清决心再换一个工作。

      1955年,欧宗清几经跳槽,进入昂泰日用品公司。这一次,他受到了器重,负责曼谷以外各地的推销工作。在几家企业辗转过的欧宗清,练就了一双能够直视人心的眼睛。他凭借敏锐的洞察力和方向感很快把自己磨练成一个成熟、优秀的推销员,别人搞不定的产品,只要到他手里,就能打开销路。他行走在大城小镇,风餐露宿,受尽白眼和委屈,却毫无怨言。每当工作告一段落,他拖着满身疲惫回到家,妻子林金兰总是准备了热腾腾的饭菜迎接他,贤惠操劳的妻子和活泼健康的儿子,更坚定了欧宗清要闯出一片天的信念。

      欧宗清在昂泰工作了7年,之后又陆续换过几份工作,干的都是推销员这一行。从可口可乐算起,欧宗清整整做了14年的推销工作。他踏遍了泰国的每一寸土地,积累了广阔深厚的人脉关系,这为日后欧宗清的事业起步奠定了坚实基础。

      初涉商海浮沉

      50年代的泰国处于经济发展高速起跑阶段,充满生命力、机遇和梦想。20岁出头的欧宗清敏锐地察觉到,一个可以让他大展拳脚的时代已经来临。欧宗清想,总不能一辈子受雇于人,推销员做得再好,也不能施展抱负,他得有自己的事业和为之奋斗不息的理想。这个时期,年轻人创业的浪潮风起云涌,他也想走在时代前列,做一个创业的弄潮儿,自己当老板!

      有了决定,欧宗清就毫不犹豫地着手实践。他毅然辞掉工作,开了一家S·S·进口公司,独资公司,资金有限,规模自然小,专营卫生纸、纸碗、纸杯等。欧宗清从外国进口原料,加工之后在泰国销售。这在泰国是一块巨大的空白市场,商机无限,但正因为空白,需要财力、物力和人力去开拓。S·S·进口公司只是一家小公司,无力挖掘市场,产品只能销往一些豪华宾馆。没过多久,公司就陷入了经济危机,资金无法周转,还负债累累。意气风发的欧宗清创业之初就狠狠碰了一次壁,连孩子上学的学费都赔进去了。这让父母和妻子都十分忧心。

      欧宗清却十分镇定,他知道,万事开头难,哪里能一下子就顺风顺水呢。他坚信,只要坚持走对的路,就能走出头来,而他笃信,他的创业之路,一定是正确的选择。林金兰面对丈夫暂时的失败很快平静下来,她给予了丈夫无限的信任和深沉的宽容,她支持并鼓励欧宗清去拼他的理想。

      欧宗清很快转变思路,他走访工商界的朋友,寻津问道。朋友们根据当时泰国市场做了分析,认为泰国是东南亚旅游圣地,不如试试做洗发剂或投币饮料自动销售机。为了发展旅游业,泰国宾馆如雨后春笋,对洗发剂需求大,市场又尚未饱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欧宗清接受了朋友的建议,立即成立一家小公司,引进设备和技术,开始生产小包洗发剂。

      遗憾的是,洗发剂拥有成熟的市场,需要大批量生产,才能掌握价格优势。欧宗清的小公司,生产批量小,价格自然比大公司的产品要高,失去了竞争力的新公司很快就被残酷的市场淘汰了。

      接连的败北让欧宗清有点招架不住,但丝毫没有动摇他内心深处蓬勃生长的梦想之花。失败怕什么,再来一次,就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了。欧宗清考虑再试一试朋友们给他的另一个建议,搞投币式饮料自动销售机。1968年,欧宗清与朋友合资开了一家“POSTMIX SERVICE”的公司,作为美国可口可乐的代理商,引进了国外技术生产一批投币式自动饮料销售机,投放到曼谷繁华地段,销售可口可乐。这个大柜子站在街道边,一下子吸引了人们的眼球,人们投入硬币,就能够从柜子里得到一杯可乐,这个过程简直叫人惊喜。一夜间,投币式饮料自动销售机赢得了市场,并为公司盈利了。

      销售初期,作为总经理的欧宗清重拾推销员老本行,亲自带着员工到街头巷尾促销,一边操作,一边讲解,美滋滋地大口喝着从机器里出来的可乐,给了员工和消费者极大的信心。

      总结创业之初经历的起起落落,欧宗清学会了以决策者的眼光去观察市场,以决策者的头脑去思考市场,无论面对失败还是成功,都能保持冷静,理性分析,因为现实和市场不会讲人情,你放弃,他就离你而去,由不得你半点任性。

      妻女造花,花开万家

      欧宗清的公司在商海中破浪前行了3个年头,积累了一些资本,但最终因为合伙人分歧而解散。欧宗清哪里肯就此收手,他不着急立马想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创业计划,却迅速着手调查市场,积极拜访专家,听取他们的意见,常常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在灯下做功课。在妻子的帮助下,经过反反复复研究推敲、市场划分,他们嗅到了“人造花”这一绝妙的新商机。

      在泰国,仿真人造花深受人们喜爱,泰国人用它们装点生活,而且随着时代发展,泰国人对西式生活越来越着迷,讲究起情趣来。在上下求索的过程中,林金兰表现出特有的耐心和犀利,她协助丈夫对人造花展开全面而细致入微的调查。多番考察之后,他们发现,因为原料太差,泰国的人造花一看就知道是假花,不够逼真。欧宗清决定,进口国际优质人造花原料,对泰国的人造花市场进行一次前所未有的革新。

      欧宗清很快选中了当时风靡西欧和美国的富来胶纸作为人造花材料。但新生事物要为人所接受,并不容易,富来胶纸在泰国的推广困难重重。欧宗清拿着富来胶纸,重新扮演起推销员角色,上门拜访制造商时遭遇了不屑和冷遇。这是推销中常见的问题,和以往不同的是,欧宗清这次要颠覆的是一个行业的观念,道阻且长。为了把富来胶纸推进市场,欧宗清不惜血本,在曼谷豪华酒店举办了一场富来胶纸推介会,邀请了人造花制造业元老参加,宴会看似很成功,但宴会结束后,依然没有一家制造商愿意接受富来胶纸。

      正当欧宗清束手无策的时候,富来胶纸的老板来到泰国,欧宗清专程前往拜访,并请教他如何打破僵局。洋老板不紧不慢地对欧宗清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个鞋厂想到一座海岛上去卖鞋,他们派了个推销员到当地调查情况,推销员回话说这个岛上的居民都不穿鞋,鞋子在这里没有市场。公司又派了另一个推销员去证实,这个推销员却回话说,岛上的居民没穿鞋子,市场巨大。欧先生,市场与商机并存,只是方式问题。你为什么非得改变抱着陈旧观念的人不放呢?去寻找新朋友,教会他们用富来胶纸制花,打开新局面。记住,市场是个喜新厌旧的坏孩子。”

      这给了欧宗清极大的启发,为什么自己不使用富来胶纸做一批人造花,再推向市场呢?消费者总是喜欢好东西的。

      有了新想法,让欧宗清激动不已。人造花是手艺活,泰国的人造花手艺已经被制造商嚼烂了。要想在人造花市场有一席之地,光靠新材料是不够的,一定要有与众不同的手艺。欧宗清决定送妻女远赴日本学艺。素有插花文化的日本,人造花是世界一流的。

      1972年夏,林金兰和欧先美先后东渡扶桑,十月归国。取回了真经的林金兰口述日本人造花要义,欧宗清执笔整理出《新世纪人造花讲义》,并开设技术培训讲座,将新材料和新手艺结合起来,眼看着就要在人造花市场翻云覆雨。1973年3月,欧宗清开办了泰国人造花班组,一个松散的、成员广泛分布在社会中的职业技术性组织。随着越来越多人掌握用新技术新材料制作人造花,这个新事物的影响力就越来越大,欧宗清的培训讲座也越来越火热,这样一来人造花班组不知不觉越加壮大。在后来的十几年里,欧宗清先后培养了上万名学员,成为欧宗清打人造花天下的主力军。欧宗清的人造花班组,许多人不以人造花制作为业,他们散落在各行各业,能够灵活应对多变的市场,但他们又有着严密的组织性和纪律性,只要欧宗清有需要,他们就能够起来战斗。

      悄悄地,欧宗清的人造花走进了商场,爬上货架,和传统人造花比起来,欧宗清的人造花几可乱真,引得不少顾客驻足选购。新人造花很快引领了人造花市场的潮流,不仅冲击了传统人造花,甚至吓退了进口人造花。短短三年时间,欧宗清缔造了泰国人造花业的神话,一时间成为媒体焦点。

      经历艰难险阻,欧宗清终于闯出了自己的天下。当他的成功为世人所推崇的时候,欧宗清并不为眼前的得失所动容,他有更长远的计划和梦想。他要把泰国的人造花推向世界。

      走向国际的手工业奇葩

      欧宗清的人造花在泰国已经家喻户晓,许多传统制造商看到了甜头也开始竞相模仿,同时,国外商人发现了商机,正不断向泰国市场进军,泰国人造花市场日渐趋于饱和。欧宗清意识到,只盯着这块土地已经不够了。于是,他加快了走出去的脚步。

      对于欧宗清来说,对外贸易是一门新学问,他得以归零的心态,重新学起。他一边日以继夜学习进出口贸易知识,一边马不停蹄地收集各国与人造花相关的资料,一一归类整理。那阵子,他的口袋里总放着一本《进出口贸易知识大全》,随时掏出来翻一翻。他四处奔走向专家请教,走访政府、企业了解出口相关手续。

      1977年,欧宗清的富来苏德公司蓄势待发,准备正式向国际市场迈进。第一站便直奔世界人造花中心日本。作为人造花老大的日本,对人造花要求格外严苛,欧宗清带着特选的精品人造花三访日本,都被打了回来。欧宗清并不焦躁,他虚心听取日本人的意见,回来对人造花进行改进,在工艺上精益求精。与此同时,欧宗清赋予布制人造花新的内涵,把文化涵养融入其中,抓住日本人对花的爱惜和崇拜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拜访日本客人,向他们讲述布制人造花的精神和气节。整整煎熬了一年,欧宗清接到了第一笔日本订单,打开了国际市场第一扇门。渐渐地欧宗清的人造花为日本人所接受,他公司的日本订单连年增加,平均每年可达一百万美元以上。欧宗清快马加鞭,接连又向西德和意大利市场抛出了橄榄枝。与此同时,欧宗清像一只猎豹一样,瞄准了大洋彼岸的自由女神像。他要把人造花,开到美国去。

      富来苏德公司要单枪匹马进入美国市场,显然有些力不从心,欧宗清需要找到一个美国贸易大公司来替他代理出口业务。对于欧宗清来说,这又是一场艰巨的战斗,他再次拿出他的执着、坚韧和隐忍,带着满腔希望和热情,与长子欧先慈穿梭奔忙在美国各大城市。每见一次客户,欧宗清就虔诚地演示一次人造花制作。人造花的花瓣、枝叶和花蕾里都有一根金属丝,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在原作基础上进行再创造,这一点很符合美国人凡事亲自试一试的脾气。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欧宗清谈下了六个客户,他们分布于美国各地,公司资金雄厚,为人造花走进美国铺平了道路。欧宗清成为了他们接受的第一个泰国商人。

      初尝了胜利之果的欧宗清父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守在家中寝食难安的林金兰,欧先慈从大洋彼岸打回电话,他在电话里激动地说:“妈妈,我们干得很好,卖了八百万美元!”这一通电话,宣布欧宗清的人造花正式走出泰国,走向世界。

      欧宗清的人造花事业越做越大,为泰国的出口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1986年,泰国国务院长炳·丁素拉暧上将代表泰国政府向欧宗清颁发了“手工业品输出优异奖”,以表彰欧宗清出口创汇的佳绩。

      人造花获得巨大成功之后,欧宗清以一个企业家独具前瞻性的眼光,观察市场,他认定手工艺品在泰国前景无限,为此,欧宗清花了大量精力研究手工艺品。在欧宗清思考下一步棋的同时,泰国经济正发生着风起云涌的变化,泰国政府开始引导商业界向手工艺品投资,这时候欧宗清提出他要建造一个精美洋娃娃厂。1986年,洋娃娃厂破土动工。

      经营洋娃娃厂对于商场老手欧宗清来说,多少有些轻车熟路了,难题在技术。做洋娃娃,裁缝手艺是基础。欧宗清决定请当年在“琼珍泰”的老工友王琼光“出山”。王琼光人称神仙手,对手工制作过目不忘。欧宗清要像当年送妻女赴日本学艺一样,请王琼光学会洋娃娃手艺,再教给工人。

      在欧宗清的再三请求和鼓励下,王琼光接受了他的真诚邀请。一年内,欧宗清三请日本师傅来给王琼光授艺。王琼光学成了日本的洋娃娃手艺,工厂也建好了。接下来,欧宗清复制了当年人造花经营模式,很快让他的洋娃娃凭借无与伦比的精美外表和精湛的做工挺进欧美市场。至此,欧宗清又一次成功缔造一商界传奇。

      伴随事业成功而来的是各种荣誉。1988年,一年间,欧宗清获得了六项国家级荣誉称号,这是对欧宗清半生拼搏的肯定。

      马不停蹄,挺进地产行业

      欧宗清像一艘勇往直前的战舰,他来不及在胜利上做短暂停留,又立刻冲向下一场战役。1983年,世界金融危机波及泰国,金融市场陷入一片混乱,欧兰集团的人造花仍在风雨中岿然不动,为国家创汇。在许多人纷纷抛售地产的时候,欧宗清却突然要拿出巨款,购置大量土地。在众人的猜测和不解中,欧宗清依然保持说干就干的作风,开始拜访政府,咨询建筑专家。

      欧宗清看上了曼谷东部的隆高和素茵他温地区的五块地皮,共约266.6公顷。购进这些土地时,形势并不好,且位置偏远,地势也不佳,欧宗清之所以看上这些地,是因为这里将有五条重要公路和铁路经过,并在筹建泰国最大的国际机场,还是泰国东部工业区门户。欧宗清坚信,这些荒地能够种出一座巨大的宝藏。

      可是在危机中购地的计划遭到家人坚决反对,反对最强烈的那个人,是一向支持欧宗清的妻子。林金兰说什么也不同意欧宗清把多年心血押在这几块寸草不生的土地上。即便林金兰知道丈夫不是草率做的决定,但这个赌注下得太大了,无论欧宗清怎么解释,也没能得到妻子的支持。在泰国私人购地要夫妻双方签字,妻子的工作迟迟做不通,着实让欧宗清着急了。为了不错过投资的黄金时期,欧宗清成立了一家地产公司,以法人的名义购进地产,买下了隆高区的约266.6公顷土地。欧宗清并未就此收手,紧接着在东部海岸和曼谷市区以及与东部郊区的交接处购置了一批土地。1985年,欧宗清拥有土地达666.66公顷以上,成为泰国“大地主”之一。

      年过半百的欧宗清,买地不为别的,他想开拓实业,让欧兰集团万古长青。

      1988年,欧宗清的地产事业腾飞,同年,他获得了一项特殊的荣耀,泰皇陛下向欧宗清御赐,经喃甘杏大学批准的工业管理名誉博士学位。这份来之不易的荣誉,让欧宗清更加清楚自己毕生为之奋斗的方向。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泰国经过了六个社经发展计划的努力后,经济迅猛攀升。国内房地产业飞速发展,高楼林立。泰国政府已经实施重点开发曼谷东部郊区的计划,而这时候欧宗清已经走在了所有人之前准备好了土地,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这些地产实现价值最大化。

      和多数唯利是图的地产商不同,欧宗清认为,要开发地产,就一定要与国家的长远规划统一起来。由于政府的东部开发计划,欧宗清所购的地产身价疯长,许多人想高价买下,欧宗清婉言谢绝,他要亲自开发出一片精品地产。

      欧宗清和长子欧先慈做了精心策划,他们聘请了泰国著名房地产专家、建筑师玛努教授担任公司房地产顾问,此外还引进了一大批地产工程技术人员。投身房地产行业,欧宗清不鸣则已,一鸣必定要惊人。他选择了曼谷市区与曼谷东部工业开发区之间的一块地皮,小试牛刀。这块地远离市区,交通便利,是居住的好地方,欧宗清决定在这里兴建高层建筑,降低成本,满足更多人的需求。这个想法得到了玛努教授的肯定,他为欧宗清制定了“富有现代感和率领全国新潮流”的方案。他还建议欧宗清到发达国家考察取经。

      欧宗清和欧先慈再次走出国门,他们到世界各大知名城市,住最好的宾馆,体验最豪华的服务。考察过程中,欧宗清对国外宾馆的配套健身俱乐部颇有想法。他意识到,中产阶层大多从事脑力劳动,加上工作繁忙,没有时间锻炼身体,如果居住的小区能有健身俱乐部,一定会大受欢迎。

      结束考察,欧宗清与玛努教授等专家经过反复研究讨论,最终拿出了最佳方案——“富来花园综合大厦”蓝图。

      “富来花园综合大厦”占地20多万平方米,计划投入26亿秦铢,设计建造达到国际水平,配备齐全,装修精良,提供了舒适便利的住宿条件。随着第一期工程顺利进行,1991年年底,A、B两栋公寓楼已经建到第五层,欧宗清开始谋划楼盘销售。

      欧宗清是老销售员了,这次他为富来花园综合大厦制定的销售计划,多角度、多渠道,对消费者实行全方位轰炸式宣传。短时间内电视、广播、报纸……大街小巷都是富来花园综合大厦的身影了,泰国中产阶层都知道富来花园大厦的外语学校、健身房、游泳池。除了传媒广告,欧宗清还在泰国重要城市举办了豪华推销会,面对面把富来花园大厦推向消费者。参加推销会的顾客,仿佛看到了入住富来花园后的美好生活。

      好产品加上好推销,富来花园大厦很快声名远扬,吸引了新加坡等东南亚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中产阶层。1991年上半年,第一期320套房间就销售一空,年底,第二期工程已经销售了三分之一。正当富来花园大厦一帆风顺的时候,泰国政府通过了准予售楼给外国人的法律,欧宗清喜出望外,他苦心经营的事业又一次登上了国际舞台。

      战争打不走他的信义

      商海行船,暗礁潜伏,大好形势背后,暴风雨悄然来袭。1991年海湾战争迫在眉睫,泰国虽然不直接遭受战争之害,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战争对泰国的经济将会是一场不小的冲击,加上同年泰国政变,地产业出现大滑坡。欧宗清再次站到了十字路口,面对动荡不安的局势,欧兰集团是否要如期进行第二期工程?

      富来花园项目投入资金巨大,前行路上哪怕是打一个趔趄,也可能带来无法想象的损失。第二期工程大部分楼盘已经售出,一旦停工,就意味着欧兰集团对客户的承诺落空,对于欧宗清来说,再没什么比欧兰的信誉更重要了。可是,眼前的风险步步紧逼,战争造成地产不景气,富来花园剩余楼盘卖不出去,资金无法收回,欧兰集团能否生存都是问题。想到这一点,欧宗清迟疑了。欧宗清辗转反侧,经过严峻的思想斗争,他决定就算倾家荡产,也不可背信弃义。

      1991年1月底,富来花园综合大厦二期开工,两座公寓的第一支地桩打下时,曼谷的各大媒体竞相在头版头条报道欧兰集团这一壮举。欧宗清敢当风险的气魄和诚意赢得了地产界的钦佩。

      但现实是残酷无情的,富来花园第二期工程的销售阻力重重。面对困难,欧宗清表现出企业家的冷静和坚韧,他亲自上阵和长子欧先慈一起奔走于东南亚推销楼盘,虽然艰辛,但欧兰集团在欧宗清这个老舵手的掌舵下,扎扎实实前行。

      1994年,走过了三个春秋,欧兰集团又迎来了一次市场变化。随着东部工业区的开发,在这一带出入的外国白领越来越多,他们工作不稳定,又有着很高的消费能力,需要一个短期的理想住所。针对这个情况,欧宗清做出策略调整,富来花园剩余的楼房只租不售,以满足这批特殊消费者的需求。

      在欧宗清的苦心经营下,富来花园综合大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让欧宗清开拓地产业的信念越加坚定,并有了新的、更恢宏的计划。

      富来花园综合大厦只是欧宗清地产中较具潜力的一块,从80年代就开始囤积土地的欧宗清,拥有近333.33公顷的土地,有了富来花园综合大厦的成功,欧宗清构想在这一块大土地上修建一座城中城,“富来花园城”萌芽诞生了。

      1994年3月29日,欧宗清召开大型记者招待会,向外界详细介绍了“富来花园城”计划。“富来花园城”坐落于曼谷素温他翁路首段大路,一期项目于1994年4月8日启动,占地面积约333.33公顷,投资50亿泰铢,欧宗清计划用八年到十年时间分六期建成。

      富来花园城,不仅拥有一座城池的规模,更拥有一座城池的气魄。别致气派的别墅群,完善的体育设施,大海一样宽广蔚蓝的开放式游泳池,足球场、公园……梦幻如仙境一般。为了让客户切实体验富来花园城的奢华和美妙,他耗资四千万泰铢兴建了十四间样品房,按富来花园城标准装修,让客户看得见,摸得着。

      到1995年4月,富来花园城二期启动时,一期工程已经销售了二十亿铢。这给了欧宗清极大鼓舞,他一鼓作气,在后期建设中创新不断,融入了高级娱乐中心,包含水上乐园、人造沙滩、儿童游乐场,并有标准足球场等娱乐、运动设施,这是当时曼谷花园洋房独一无二的创举。这样大手笔的梦幻之城毫无悬念地大获全胜,二期富来花园城在建设时欧宗清把目光投向了他的故乡——中国海南,他要和海南清澜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兴建欧兰花园。

    1.jpg

      欧宗清先生率团回上欧故乡祭祖

      故乡,故乡

      欧宗清在商海中竖起了一面辉煌的旗帜,身价上亿的他无论顶着什么样的光环,内心时刻谨记,他曾经出身穷苦,曾经忍饥受冻。经历过苦难,受佛家慈悲心肠熏陶的欧宗清夫妇热心慈善事业,他们在泰国、中国捐资助学,兴建学校。于此同时,在外漂泊闯荡了大半生的欧宗清,深刻明白了父亲当年的思乡之情,他一直记得父亲在世时常向他提起远在海那边的家乡。想起父亲回乡的遗愿,欧宗清心中那股对中国、对海南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向往和眷恋,催促着他踏上回乡之路。

      1982年欧宗清第一次回乡祭祖,当他踏上这片远在天涯海角,满目椰林婆娑、沙滩灿烂的故乡的土地时,心头涌动着回家的温暖和踏实。他好像又回到了童年,坐在父亲膝头,听他讲那些曾经只出现在梦里的椰林。

      父辈对先祖的崇敬和虔诚之情深深影响着欧宗清,回乡祭祖后,他萌生追溯欧氏先祖遗风,考据欧姓起源,和祖籍地的想法。

      欧宗清的父亲欧巨隆是海南文昌人。文昌欧姓始祖可追溯到南宋的达公。达公字元发,号恢亭,生于福建莆田县中式乡坎头村,中进士后获得官职来到海南,任紫贝(文昌)正堂(知县)。海南欧氏由此而来,至今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了。

      追思先祖,欧宗清再次表现出他的执着和坚定。2003年12月,在海南博鳌论坛期间,欧宗清特别委托欧氏宗亲欧潭生先生回福建寻找海南文昌欧达公在莆田的祖籍地,查找南宋咸淳年间(1265-1275)欧达公出生在莆田县中式乡坎头村的史实。欧潭生先生受托后,几经辗转,在莆田平海镇一个紧靠大海边的山凹里,发现了一个叫做“嵌头村”的村庄,当地人把“嵌”读作“坎”,这里大概就是南宋咸淳年间的坎头村。欧宗清的祖父叫欧阳廷宗,欧宗清的父亲为何改姓欧,这就不得而知了。与嵌头村同属于上林行政村的上欧村居住着许多欧姓和欧阳姓人家,距嵌头村不远屹立着一座“欧阳家庙”,村民把这座家庙作为宗族共同的祠堂,可见欧阳姓和欧姓是一家人。

      欧宗清的切切寻根之情深深感动着欧潭生先生,为欧宗清找到祖籍所在地后,他撰文《寻根记》,发表在莆田《湄洲日报》上。2004年,欧宗清通过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和福建侨务部门,表达了要组团到莆田寻根谒祖的意愿。省侨办、省侨联十分重视,制定了周密的接待方案。应邀参加第七次全国侨代会、担任中国侨联海外顾问的欧宗清,返回泰国后即组织泰国、加拿大和港澳、广东、山东、福建地区的40多位欧氏宗亲,于7月31日踏上祖籍地福建,至8月3日展开难忘的寻根之旅。

      欧宗清一行参观福州治山“欧治池”,拜谒欧姓始祖欧治子;在平海祭祖后,时任莆田市委书记袁锦贵等领导在天妃大饭店宴请欧宗清一行,莆田市政府赠送了“寻根谒祖,宗情永固”的锦旗。欧宗清说,他要把这次寻根之旅的录像和照片带回泰国,给他的儿子、孙子们看,让他们记住自己的根在中国,在莆田。

      这一天,这个慈祥的父亲,卓越的企业家,这个在中泰两国都负有盛名的侨领,这个当年独闯世界的孩子终于回家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