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清代名臣刘章天

    清代名臣刘章天

      □刘琦平

    1.jpg

      刘章天像

    2.jpg

      进士匾额(网摘)

    3.jpg

      拜兄处

    4.jpg

      迴澜

    5.jpg

      道综三圣

    6.jpg

      刘章天故居

      刘章天,字联云,号倬卿。清朝道光三年(1823年)九月二十三日出生在香田里欧窝(今郊尾镇湖宅村),行三。十六岁入县学,为秀才。二十四岁开始吃官粮为贡生。咸丰巳未年(1859年)中举人。同治辛未年(1871年)中进士,因其名字犯“天子”忌,被同治皇帝改名璋寿,钦点礼部精膳司兼仪制司主事,钦加郎中衔,覃恩四品封典,诰授中宪大夫。光绪乙亥年(1875年)晋京供职,政绩昭著。光绪巳卯年(1879年)提升为礼部侍郎。当年自京回梓,途中得病,即在省城谢家瑞粮道公馆就医,九月二十四日,不幸病剧,于斯长逝,享年五十七寿。墓葬枫亭溪北飞凤朝阳穴。他是一位清代良臣、诗人、书法大家。堪称近代莆仙刘氏声名最为显赫者,可谓实现“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至高境界的楷模。“政声人去后”,一个半世纪以来,其事迹世人广为传颂,其精神影响一代又一代人。

      一、早年聪慧

      章天幼时,聪颖绝伦,敏悟超群。其父为仙邑庠生,曾在香田里杨寨拜月亭书院舌耕,对其课教甚严。

      五岁时,其父口出:“携儿入室”,嘱对。章天不加思索,答云:“随父登朝”。候补员外郎杨九舍闻之,弗信,特地买了一些果饼,邀章天去面试,以“沛公三尺剑”难之,章天脱口回答:“周武一戎衣”。对句工整贴切且出口不凡,足见其文采横溢,思路敏捷,人皆称:“神童”。

      仙游城内训导江安澜为官宦之家。家有一女,正值妙龄,委托宗师物色对象。宗师慧眼识珠,告之:“欧窝刘章天,年小悟性高,品学兼优,才貌双全,日后必定登高第,你要择婿,是位理想人选。”江信其言,遂聘金分文不取,与刘家同结秦晋之好。

      二、诗书俱佳

      章天博学强记,满腹经纶,作品甚丰,著有《制艺偶存》《桑邦志痛》《致治刍言》等。性耽吟咏,人称为诗坛巨擘,享誉遐迩。传世有《慕凤岩诗集》八卷,珠玑璀璨,金玉铿锵。宗师余懋勲高度评价:“诸体皆工,五言尤峻洁,气格近孟襄阳。”都察院左都御史、光禄大夫徐树铭为诗集作序云:“闽海之滨有奇士焉,曰刘生倬卿。足不越里闾比党而常若志九州四海之大,身不越蓬户瓦牖而常若有天地民物之忧,此岂非山川奇气有以钟毓而然哉?”吏部尚书兼署礼部尚书毛昶熙也盛赞:“璋寿文有奇气。”其《舟泊上海》一诗被徐世昌编入清代名书《晚晴簃诗汇》。诗云:“怅无斗酒与双柑,客里莺声二月三,带得春潮随我去,杏花一色看江南。”

      章天在读书之余,纵情山水,每每诗兴大作,常有佳品问世。莆阳名胜古迹留下他的大量诗篇。如:神游九鲤湖,作诗两首。其一:“何必乘云驾雾游,弟兄骑鲤已千秋。神仙亦解伦常乐,今古长教幻迹留。丹灶无烟灰活火,黄粱有梦破闲愁。沧桑世事姑休管,自向长溪弄白鸥。”又如:畅游天马山和菜溪岩,分别赋诗曰:“天梯上去到天津,疑是银河认不真。劝共闲云同此住,出山未免溷红尘”、“僧名智广旧棲迟,野菜为粮客不知。令我廿年怀虀粥,和根有味咬多时。”

      此外,章天还是撰写楹联的高手。旧时演戏,必在戏棚柱上贴对联,联句与戏要有内在联系。有回,家乡上演《三国演义》大戏,他撰联云:“异姓胜同胞笑天下同胞异姓,三分归一统恨当年一统三分”。戏迷们拍手叫绝,惊叹其才。此联诚为千古名联。

      故居落成,章天亲自撰书几对柱联:“纵观沧海难为水,愧得名山拙著书”、“书藏福地几千卷,家住魁山第一村”、“报国曾陈五事疏,传家只有六经书”。联句意境悠远,雅切隽永,深婉有味,耐人咀嚼。使居者旷达,读者觉乐。

      章天不但工诗善文,而且能写一手好字。他的书法师“二王”(王羲之、王献之),出“颜柳”(颜真卿、柳公权),正楷行草皆精,尤擅楷书。朝廷众臣赞他“一代之冠,书法奇才。”在湖宅魁山到处留有他的摩崖题刻,如:“亦钓台”“慕凤岩”“上有飞瀑”“望斗台”“虎阜移来”“一见千人”“拜兄处”等。在泉港区留有“迴澜”石刻,在仙游一中留有“傅少师读书处”石刻,在榜头镇普明书院留有“道综三圣”巨匾。在仙游县旧天竺寺留有他撰书“宝地朗开天一洞,紫云高荫竹千寻”、“悬象天高垂宝盖,无心竹翠蔼慈云”两对嵌名联石柱。从上述这些精妙凝重的笔致中可以窥见其书法风韵。可谓字字结体工稳,雄浑大气,精淳粹美,圆秀膄劲。峭拔之中不失婉媚,方正之中透露灵动之神。让人赏心悦目,一睹为快。

      章天平常不苟言笑,仪表端正然不失风趣,举止厚重但不乏幽默。“文如其人”,他的文风亦庄亦谐。当他还是秀才携友同游麦斜岩时,欣然挥毫,咏诗一首:“洞天无数有门开,怪石嵯峨实壮哉。可惜米颠游不到,千岩拱手待余来。”诗人看到“怪石嵯峨”,就写下“可惜米颠游不到”的调侃诗句。诗中引用“米芾拜石”典故。章天在魁山怪石上书写的“拜兄处”同样开了米芾一大玩笑。

      三、为官清正

      章天为人内敛,以“清公俭”三个字作为座右铭。居官不沽名,不贪财,廉正清明,浑厚能容。清同治九年,章天壮志凌云,准备考取进士。是年农历四月上旬一天,他怀着好奇心来到枫亭集英亭抽签问卜。抽到第十五支签曰:“枯木逢霜雪,孤舟遇大风,寸心无可托,百事未亨通”。他一看签句,心灰意冷,满脸怅然。驻亭道士见状,上前问道:“信士欲求何事?抽得啥签?”章天如实告知。道士听完笑曰:“信士不必扫兴,这是一支好签。”并解释其签意:谚曰清明无霜,谷雨断雪。眼下时值芒种季节,那来霜雪?从四月起,天多刮南风,你要北上应考,正好顺风送行舟。再说未属相羊,此句中的未乃暗指羊。此科考试恰在辛未羊年,你又属羊的,不是预示你要亨通吗?章天听毕,心想:自己中举人,不也巧在巳未年,不也巧与羊有缘。顿时化愁为喜,信心倍增,忙向道士施礼道谢,欢欢喜喜把家还。

      五月,章天备足盘缠,拜辞家人,风尘仆仆,赴京参加全国会试,果然高中。殿试时,章天卓越俊逸,对答如流。龙颜大悦,留京任用。并加封授官衔,提高品级和俸禄。皇帝对他恩宠有加,器重无比。然而,章天受宠不惊,得意淡然。当他衣锦返乡途经郊尾长岭同窗落第学友家门时特地不乘轿、不鸣锣、不打鼓,低调悄行。

      在清朝,居高官的大都盖有府第,华丽堂皇,气派万千。而章天却与众不同,甘居陋室。这在当时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其清廉程度略见一斑。他把自己窄小居所戏称“瓶室”,诗句曰:“瓶室清如水”。在《拓瓶室成》诗中写道:“饥驱奔走无息肩,家居容膝安所便。编茅结屋三两椽,妻拏聚处堂之边。家徒壁立常安眠,开窗望极云顶巅。”其胞弟章璜官拜同知,看着实在过意不去,在自家盖房时,顺便在旁边多盖一座更为普通的房子,以供章天一家人有个落脚处。况且,此房尚不完整,西头少盖一间,外观甚不对称。原因是西头有座古墓,墓主不乐意迁移。章天谆谆告诫家人:“都是乡里乡亲,万不可依仗权势,鲁莽行事。要与人妥商,如不行就免盖。”

      如今,章天故居历经岁月洗礼,颇具沧桑感,然而那欠缺的一角却更显得分外完美。仿佛在向世人诉说当年主人的高风亮节,在见证乡情亲情的珍贵。

      章天终生严谨朴实,以俭养廉。身后没有给后代留下余财。其子孙所幸他“朗如日月,清如水镜”,后代不为财所累。

      四、勤敬爱民

      章天出身平民,来自社会底层,亲睹民不聊生,亲历贫穷境况,对百姓怀有特殊感情。在《慕凤岩诗集》中有不少篇幅抒发了作者“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的赤子之心和关心民瘼关注民生的高尚情怀。诸如《秋风》诗云:“吹到贫家屋有声,恼我终宵眠未得”。《喜雨》诗云:“累月不雨农夫苦,造化缺憾孰能补?倏然高树生长风,雨势滂沱来自东。我坐书斋喜无量,举头赞叹天之功。”《养蚕词》诗云:“更为今宵风雨冷,人忧花落我忧蚕”。履任后尽心尽责,勤政为民,办了许多实事。

      在做京官时,对内忧外患纷陈迭至的深层次原因进行思索,寓悟到科举制度已成为影响人才培养和使用的赘瘤。国家要振兴,科举应改革。先后上呈《略陈百姓疾苦疏》和《敬陈预防科举流弊疏》等“五事疏”,直陈民间悲困,抨击科举弊端。恳请朝廷要宽以恤民,减轻赋税,要关心教育,改革科举制度,一时在朝野内外引起极大反响。有些好奏议后被采纳,促进社会进步发展。

      京城“仙游会馆”年久失修,破旧不堪。章天四处活动,筹集资财,在北京宣武西砖塔胡同另建新馆,取名“仙谿会馆”,并亲为会馆书名。会馆成为“联乡情,笃友谊”的场所,成为乡亲的停靠站和交流点。

      惠安峰尾刘姓和肖姓均为大姓,丁超万人,势力相当。双方因风水问题引起纠纷,互不相让,剑拔弩张,大战在即。章天闻讯后赶到现场,婉言相劝,及时平息一场宗族大械斗。

      峰尾刘家村庄欲围海造田。起初,毗邻肖姓和连姓的均不允,拖延许久。章天得知,亲找三方协调,最后达成一致意见。还从京城争取到大笔款项,帮助实施,造福于民。

      章天在峰尾诸多善举,妇孺皆知,万民敬仰。至今人们仍津津乐道,久传不息。

      章天身在官场,心系家乡。对故土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情有独钟,对父老乡亲,情深似海。他支持兴办学校,造就人才;他促进兴修水利,改造农田;他倡导垦山种果,植树造林;他发动修葺寺院,保护古迹。值得一提的是,在光绪二年(1876年)上本奏请清廷,减轻了仙游县赋税,百姓受益无穷。他眼光独到,远见卓识,在魁山亲书多处摩崖题刻,给乡亲留下丰厚遗产,大大丰富旅游资源。

      章天出仕后,威望远播乡里,其家乡民气大振。村民出外谋生,只要在扁担头写上“刘府”两字,人家就不敢欺负。外村百姓争相仿效,一时真假难分。城内一班欺行霸市的恶棍揣度那有这么多“刘府”人,分明有假。于是,无事生非,把他们自以为是假“刘府”的赶集人毒打一顿。谁知恰恰打了“真李逵”,此人确是欧窝人,打人凶手受到官府严惩。从此,坏人闻风丧胆,消声匿迹,良民扬眉吐气,集市上呈现一派公平买卖公正交易的新景象。

      五、家教有方

      章天之父,名心宗,字仲显,号介左,为人谦恭有礼,厚德载物。乡里阮氏有一祖坟座落欧窝境内,平日刘阮两姓因事积怨甚深。某年清明前夕,刘氏年少者挑粪便到墓地肆意涂抹,臭气熏天。章天父亲得讯,连夜叫人挑水,独自洗刷干净。次日,扫墓人以为谁在做好事,还交口称赞。由此避免二村恶战发生。刘门家教素有良好传统。章天父亲努力一辈子,仅是一介秀才,无法跻身更高仕途,遂竭尽全力督教诸子,将光大门第的希望寄于章天兄弟身上。章天从小就在其父严格训导下牢记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人为官经典,立志当好人,做好官,报效国家和人民。

      章天熟读经史,深感家教的重要性。他继承乃父严格要求后代之风,时常教诲子孙要做到八个字:“读书、积德、耐劳、惜福”,并把这八个字立为家规家训,循循善诱。

      有次,章天偕家人同桌进餐,吃到最后,故意在碗底留些饭不吃。家人不解,问之。章天答道:“我要留给子孙后代吃。”意在训示家人为人处世要慎之,要收敛点。

      章天嫡室江夫人出身名门闺秀,知书达礼。嫁到刘家时,章天尚未出仕,家道贫寒。吃干饭时,觉得味道和娘家的有异,便问随嫁丫环:“夫君家干饭怎么有甜味?”丫环实告之:“刘家用笊篱把饭筛干一碗,只让你吃,他们全家都是吃剩下的地瓜稀粥。”江氏听后,甚感不安,跪在翁婆面前,连求不能这样做。此后和全家同甘共苦,不搞特殊。有天,江氏见家中陌生人进进出出,不知何故,甚是疑惑,私下问询,有人告诉她,章天结婚,亏欠邻居一些钱,人家来催要,家里一时拿不出,正在犯愁。她听完,即刻从自己房中取出所有陪嫁银元,交给翁婆,让他们还清债务及贴补家用。

      家有贤妻,夫唱妇随,相得益彰。课子课孙先课己,章天要求子孙做到的,他自己先做到,身体力行,言传身教,同时并行,深深地影响子孙后代,开拓良好纯朴家风,为世人称道。莆田御史第一人、直声震天下气节重山岳的江春霖以及原莆田县最后一位举人、“四大才子”之一的吴台均仰慕章天官德和家风,乐意和刘家联姻,在莆阳大地传为美谈。退休后的江春霖经常走动亲家,为魁山寺书写寺名,为章璜故居书写“藜光楼”牌匾,为章天长子祖安故居门楣题写“春官第”石刻,在湖宅留下不少墨宝。

      六、万民仰止

      民心是杆称。章天的官品和功绩永远镌刻在庶民心扉上,深受大家感戴。十里八乡百姓自发为他在魁山寺右侧建报功祠,世世代代奉祀,缅怀先贤史迹,弘扬传统良风。至今香火鼎盛,信众如云,尤值每月农历初一和十五清晨,在通住魁山路上烧香膜拜人流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蔚为壮观。???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