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江采苹:“梅妃生里传犹在”

    江采苹:“梅妃生里传犹在”

      在莆仙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也许说是壶山的钟灵,兰水的毓秀,孕育了无数文韬武略,给莆田的历史项链抹上一道道璀璨夺目的色彩。无怪乎,被人冠以“文献名邦”、“海滨邹鲁”之美誉,闻名海内外。其间,江采苹、林默、陈靖姑和钱四娘四位女性英杰,把历史这条项链装饰得更臻于亮丽多姿,成为后人膜拜、尊崇的偶像,甚至成为神明。这就把许许多多男性豪杰抛弃在后,跻上大雅殿堂,按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中央神龛上,供世人朝拜、奉祀,并用宗教哲学一类的礼仪或一整套虔诚语言来诠释其中的奥秘,招众信徒叩拜有加。这当中所有人心中的祈盼、理念,都寄托在神祗偶像身上,“有求必应,”灵验显赫。

      这种被人们神化出来的神明,定然有她的辉煌时光和“泽润生民”的盖世壮举。黎民为了纪念她的大恩大德,升华为心中的巨大精神力量,长年祷告,传承一代又一代。那么,莆田黄石江东村浦口宫内的主神,便是江采苹。

      她的名字就是一段传奇的历史故事。

      江采苹于唐开元年间(713年),出生在莆田黄石江东村,她才貌双绝,知书达礼,品德高尚,被遴选送入宫廷,颇受玄宗皇帝的宠爱。因她淡妆雅束,酷爱梅花,皇上就特为其居所宫内遍植梅树。她每每触景生情,条件反射,便常常赏梅赋诗,留连忘返,惹得皇帝爱之至极,亲笔题匾梅亭,封为梅妃,并赐东宫正一品皇妃。又因为她是江东村人,故被人称为“江东妃”。

      梅妃这样被世人神化的传奇人物,历史上究竟确有其人呢?大文豪郭沫若先生于1961年来莆田视察时,写下了“梅妃生里传犹在”诗句。但是,人们对这位神乎其神人物产生怀疑。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和《唐宋传奇集》里对《梅妃传》的作者和著作年代提出质疑后,梅妃有无其人的争议一直持续至今,并被列入中国文化之谜。《旧唐书》和《新唐书》均不载入,然不过,在《开元天宝遗事》一书里记载着梅妃其人其事。宋代邑人李俊甫《莆阳比事》、明代何乔远《闽书》及明代邑人黄仲昭《八闽通志》均有记述,就连明清的地方史志的《兴化府志》、《莆田县志》和《福建通志》等典籍也有记载。诸多的较为可靠性的历史文献就是以大量史料证实江梅妃确有其人。那么大文豪鲁迅先生所认为的《梅妃传》乃是北宋人伪作无疑。宋邑人文学家刘克庄有四首咏梅妃诗,亦可佐证。诗曰:

      梅妃

      箫能妻弄玉,琴可挑文君。

      吹彻宁哥笛,梅妃未必闻?

      唐二妃像

      素艳羞妆额,红膏妒雪肤。

      宁临白刃死,不受赤眉污!

      冬夜读几案间杂书得六言二十首之一

      李妹玉臞肤色,梅娘淡妆素衣。

      大主嗔老奴爱,三郎怕肥婢知。

      读开元天宝遗事

      环子受兵火浣,梅妃如玉冰清。

      二妃未免遗恨,三郎可煞无情。

      诗文极其生动逼真地描写梅妃美丽与可爱的形象。

      我们再来翻阅清道光年间修纂的《江氏族谱》,完整无缺地记载第十二代裔孙梅妃,载曰:“第十二代采苹,册封国舅,官都察院御史,忠于帝室,死后赐食庙祭。”“采苹,唐皇妃,上阳东宫正一品,号梅妃,殉节赐葬祀庙。”再者,被《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述“属辞有法,纪事核真”的李俊甫《莆阳比事》一书,清楚地记述:唐开元年间,高力士出使福建时选梅妃入宫;梅妃化妆素淡,服饰雅致,姿态明媚秀丽,特别喜欢梅花,又善写诗文……浦口宫的古碑石碣刻记:江东在李唐时,原属天华村,其地绿野连绵,碧流环绕,秀气所钟,江妃毓焉……不过,我这里不作更多的考证,江氏后裔国兴先生近来在《人民政协报》、《莆田史志研究》、《福建文史》及《湄洲日报·海外版》上,作了《梅妃确有其人》论证文章。大文人的曲解或忽略,造成中国文化史的这一桩公案,导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实,学术界就是始终对那些历史疑点,百家争鸣,乃司空见惯,不必计较太多!

      《全唐诗》中收入两首唐明皇题写有江梅妃的诗。我看就足够说明江梅妃确有其人其事了,丝毫没有必要再提出质疑。诗云:

      题梅亭

      亭名梅矣雪霏霏,傲骨清香百卉希。

      卓卓不群如玉状,从今呼尔为梅妃。

      其间,梅妃即席和诗云:

      天恩浩荡布霏霏,梅洁冰清举世稀。

      秀实和羹花结子,兰香王春愧称妃。

      前数年,江东村浦口宫梅妃故里被列为全国300个著名旅游景区。2000年又被福建省列为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无形之中,官方就承认了“梅妃确有其人”,且视为一项重要的文物遗产来对待。浦口宫的右侧“飞云庙”,奉祀戏神雷海青、田公元帅、白牙将军等。传言:雷海青乃唐著名乐师、琵琶高手。天宝五年(912年),安禄山在洛阳凝碧池陈设歌舞乐队,宴请群僚。雷海青痛骂安禄山,高举琵琶怒掷安禄山,当即被绑在试马殿前肢解,英烈就义。诗人王维听到此事,愤然写下了七绝一首,表达了作者对这位爱国乐师的无比愤慨。诗曰:

      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僚何日再朝天?

      秋槐落叶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安史之乱平定后,唐玄宗御封雷海青为戏神祖师。因唐玄宗赐一班梨园与梅妃故里,成为莆仙戏的前身。为了缅怀雷海青对莆仙戏的贡献,里人特在浦口宫右侧建造“飞云庙”纪念他。不过,莆仙戏的形成渊源,许多研究古戏剧史学者,持着不同的思想观点。我这里顺便略带一笔,那就当作一种参考而矣。

      梅妃故里名胜多多,故事亦不少。梅妃出生于小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江仲逊是一位医德高尚、医术高明的医生。梅妃小时候非常聪明伶俐,父亲就取《诗经》中“采频”篇名为女儿名字“采萍”。梅妃小时善良勤快,博得邻里宠爱。她一边放鸭,一边念书。9岁能读《诗经》中的《周南》和《召南》,过目能诵,被人称为奇女子。相传,一天,江采苹在海边赶鸭放牧,忽然间,听到有人喊:“朝廷选秀女来了,快跑啊!……”她撒腿就跑,不慎跌了一跤,弄得满脸都是泥浆。她赶紧钻进附近的一堆杂草丛中躲藏了起来,等到那班差官走过后才悄悄地跑到江边。对着清清的江水洗脸,水中映照出她非常秀丽可爱的脸庞。这时,不料那班差官又折转回来,见到一个如此美妙的豆蔻靓女,如获至宝,就把江采苹携带到京城长安。原来是京都太监高力士奉旨选美来的,特地要到山青水秀的莆田寻找美女。在几千个秀女美妞中,江采苹不但容姿出众,谈吐举止也优雅大方,楚楚动人。唐玄宗一见钟情,就封她为妃。有一次,玄宗对江采苹说:“你为何郁郁寡欢?有什么不遂心的,尽管说来,朕必令爱卿心满意足!”梅妃不假思忖,脱口而出,道:“昔太宗有贞观之治,百姓安乐,愿陛下也有开元之治。”这一明智的言语,玄宗皇帝听了,笑嘻嘻地说:“爱卿说得好,朕也早有此意。”于是,玄宗罢了游宴,励精图治,改变了许多恶习。不久,奸臣李林甫得势,排斥贤人。玄宗委权于宰相李林甫,朝政日非。其间,梅妃关心国事,利用在宫中陪侍玄宗的机会,多方规劝唐玄宗勤政爱民。

      但是,妙龄靓女的梅妃,身在皇宫,心系庶民,受宠不谋私,不迷恋奢华权势,不陶醉于天堂般的皇宫生活。然则更厌恨那花天酒地的奢侈生活方式,便整天泡在书斋里读书、习舞、练琴、作诗……并始终以《二南》为准则,常劝玄宗勤政,效法贞观之治。可见其品行高尚,境界高雅。自入宫后,绝不为自己的家族多求恩惠。一次唐玄宗带她到勤政殿观看鱼龙百戏,回来时兴致很高,欲封宫于其家族,显示皇家恩泽。梅妃答道:“家中深惠皇恩,愿陛下以苍生为重,施恩百姓。”因此,江家一向不甚富豪,曾因救济灾民而倾家荡产,传为美谈。{nextpage}

      采苹在朝廷,日夜思念在家乡时同甘共苦的那些“婶娘仔班”(姑娘们)。唐明皇心知肚明,为了让她高兴满足,就特地准江东村的“婶娘仔”出嫁时可坐红轿,轿顶加饰四条龙,以显示她们的尊贵。原来这就是后来莆田民间习俗“銮驾轿”的由来。梅妃还恳求唐朝皇说:妾今住在富丽堂皇的大明宫里,当然舒服,但妾祖家的父老乡亲,住的多是简陋不堪的老房子,有的还流栖于宫庙之中,情实可悯。遂唐明皇开恩施舍,拨了一笔钱,下旨准许梅妃家乡的群众住屋,可以依照宫殿式样格建造。因此江东村以及附近一带民居,其建筑形式多有点宫殿式格调,斗拱柱栋,精雕细琢,乃为莆田其它地方所没有的。

      江采苹才貌出众,多才多艺,备受皇帝的宠爱。她经过宫廷多年时间的教习,用心研读,诗赋俱佳,又谙音律,甚至能歌善舞。吹起玉箫则悠悠扬扬,如聆天上仙乐;跳惊鸿舞则柔美飘逸,表情丰盈,多彩多姿,顿使满座生辉,并兼以性情和顺,深受皇上的宠幸。因她从小喜爱梅花,对梅花情有独钟,如醉如痴,好像世界上的所有一切都不跟它相媲美。她曾在赏花中即兴作诗,抒发心中绵绵情愫,写下《在花萼楼》诗:

      庭院梅花发,金闺罢晓米庄。

      自怜倾国貌,只是伴寒香。

      寥寥数句,情景交融,借物抒怀,诗意盎然。她的诗文清丽隽永,寓意深刻,感情丰富。每每被人谱曲,广为传诵。她还有《肖兰》、《梨园》、《梅花》、《凤笛》、《玻璃杯》、《剪刀》、《绮窗》等诗赋,在宫中传阅,令人赞不绝口,委实是一位难得的才子佳人。之后,唐明皇干脆在大明宫内建立了一座梅园。园中遍植梅花,供她赏玩,并亲书“梅亭”匾额,特意封她为“梅妃”。

      后来,杨玉环被召入宫。唐玄宗见异思迁,遂移情于杨玉环。杨为了获得专宠,竭力挑唆玄宗帝疏远梅妃。不事奉迎拍马的梅妃,终于被玄宗贬到上阳宫。此时,横遭冷遇的梅妃,心情极为烦恼、憔悴不安,仿效司马相如的诗赋笔法,写下了《楼东赋》,以表达此景与此情之感:

      玉鉴尘生,风奁香殄,懒蝉鬓之巧梳,闲缕衣之轻练。苦寂寞于蕙宫,但凝思乎兰殿。信扌票落之梅花,隔长门而不见。况乃花心飏恨,柳眼弄愁,暖风习习,春鸟啾啾。楼上黄昏兮,听凤吹而回首;碧云日暮兮,对素月而凝眸。温泉不到,忆拾翠之旧游,长门深闭,嗟青鸾之信修;忆太液清波,水光荡浮,笙歌赏燕,陪从宸旒。奏舞鸾之妙曲,乘画蠲之仙舟。君情缱绻,深叙绸缪,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无休。奈何嫉色庸庸,妒气冲冲,夺我之爱幸,斥我乎幽宫。思旧欢之莫得,想梦著乎朦胧,度花朝与月夕,羞懒对乎春风,欲相如之奏赋,奈世才之不工。属愁吟之未尽,已响动乎疏钟,空长叹而掩袂,踌躇步于楼东。

      此赋竟传到杨玉环那里,杨玉环生怕玄宗念起旧情,对自己不利,心生嫉妒,就向玄宗挑拔说:“江妃庸贱,以庚祠怨望,愿赐死。”但玄宗听后不以为然,毕竟是一篇佳作(后被收入《全唐文》卷九十八里),心中念兹在兹。

      诚然玄宗皇帝仍不能忘怀梅妃,曾密约梅妃至翠华西阁叙谈旧情。有一次,东夷使者进贡珍珠,使玄宗犹念来自东南沿海的梅妃,让人偷偷送去一串珍珠致意。梅妃不受,以诗《一斛珠》回答。诗曰:

      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鲛绡。

      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可见,玄宗帝仍然眷恋梅妃,若不是杨玉环机心善妒,梅妃则不至于落寂终生(此诗收入《全唐诗》卷五)。这亦可以进一步说明历史上确有江梅妃此人。《一斛珠》被人誉为闺秀诗人的代表作。该诗后来流传到外国去,法国著名文学家歌德,把这首诗题译为德文,在世界广为传播。

      承君相爱赠珠翠,奈我妆台久未复临。

      自去君旁久不相见,你曾知怎样梳妆斗艳辉?

      唐玄宗天宝十四年(921年),蓄谋已久的节度使安禄山发动武装叛乱。安禄山率叛军出河北,入河南,攻破长安。唐玄宗带着亲信逃离长安,前往四川避难,而才貌双全的梅妃竟然被遗弃在长安……梅妃面对叛军淫威,横眉冷对,想着国家和民族,却没有为自己被冷落冷遇而心烦意乱,始终保持固有的清高志节和高贵品质。她思绪万千,想自己的身世,牵挂着自己可爱的家乡及流离失所中的广大老百姓。又看到唐军士气散漫,不堪一击,叛党凶暴残忍,残害百姓,苦思冥想,反而镇定自如,守节不屈。在唐王朝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杨贵妃命丧马嵬坡,但梅妃则不愿弃国逃避,不屈乱贼,然跳井而死,舍身殉国,终年三十又四。同伴们将她尸体捞起来,埋在她平生酷爱的梅树下……

      英勇无畏的郭子仪,率兵殊死拼杀,浴血奋战,打败了叛军,赶出长安。当唐玄宗回到京城后,派人寻找江梅妃,可是终于找到她的尸体。便以锦缎包裹易葬,御笔自制祭文,诛戳爱妃。唐玄宗看到她胁下刀痕,感伤一阵,热泪盈眶,以妃礼安葬梅妃。当玄宗看到梅妃画像时,又悲痛一阵,睹像思人,感慨万千,惆怅不迭,萧然吟诗纪念。诗云:

      忆昔娇妃在紫宸,铅华不御得天真。

      霜绡虽似旧时态,争奈娇波不顾人。

      诗句立体地全方位地刻画一位皇宫女性的鲜明形象,包涵着浓郁的痛惜之情。伤感悲惨地流下眼泪……

      江梅妃的遇难消息传到莆田,乡亲们痛不欲生,特在她的家乡江东村兴建浦口宫,并塑像奉祀,以作永远的纪念。梅妃的形象符合封建时代讲究忠烈和气节的道德标准,因而广为后世所传颂。一位学者来到梅妃故里,看到梅妃的品德情操,深受感佩,啧啧称赞:“梅妃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杰出的女性。她的无私品行和高风亮节精神永远值得后人学习。”

      斗转星移,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怀着思念之情,填下了《生查子·重叶梅》词:

      百花头上开,冰雪寒中见。霜月定相知,先识春风面。

      主人情意深,不管江妃怨。折我最繁枝,还许冰壶荐。

      邑人刘克庄亦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填下《汉宫春·秘书第家赏红梅》词,歌赞梅妃。词曰:

      青女初晴,向丑梢枯干。幻出妍姿。休烦苑吏剪彩,别有神司。东皇太一,敕瑶姬,淡傅胭脂。还似得、华清汤暖,薄绡半卸冰肌。   应笑楚宫痴绝,略施朱则个,便炉蛾眉。唐人更无藉在。藉比红儿。祥云难聚,且丁宁、缺笛轻吹。拼醉倒、花间一霎,莫教绛雪离披。

      明代江南第一才子唐寅,亦曾咏诗盛赞梅妃。诗曰:

      梅花香满石榴裙,底用频频艾纳熏。

      仙馆已于尘世隔,此心犹不负东昏。

      浦口宫建成后,招徕历代名人志士前来吊拜、吟诗怀志。清代邑人乡贤郭尚先曾来此瞻仰,题诗《江妃村》:

      曾传戚里此江干,遗事开天已渺漫。

      赋买千金心不转,珠擎一斛泪空弹。

      秋风团扇班妃怨,夜雨淋铃蜀道难。

      犹胜仓皇端正树,一钩罗袜与人看。

      与郭尚先同科进士陈池养也曾来此题《江梅妃》七律一首。诗曰:

      一例明妃尚有村,凭谁踪迹到柴门。

      梅花绰约添新韵,兰水潆洄认旧痕。

      未必珍珠能破寂,只余团扇解衔恩。

      驿旁罗袜犹存否,付一词人仔细论。

      清末民国初留日学者林翰所著的《山雨楼诗集》,收入《过梅妃村》七律一首,表达了对江梅妃的一种惆怅之情。诗曰:

      一乡轶事唐天宝,千载齐名越苧萝。

      故老争传鹅月豆冢,当年竟殉马嵬坡。

      梅花树树精魂在,江水澌澌怨恨多。

      隔岸犹闻村女唱,斛珠一曲当山歌。

      写到这里,一位朋友又一次把我带到江东村浦口宫,进一步感受梅妃这位中华女杰、一代女诗人的风采。宫殿中央的神龛上,奉祀着“祖姑皇妃”像神,雕刻着一对楹联:“荔子甲天下,梅妃是部民。”此乃明朝太守王光业的手迹。联句道出了梅妃在莆田人民心中的地位。上面悬挂着“精神万古”、“德配昊天”巨匾。汀州知府伊秉绶题上“贞烈垂芳”;国民党元老张群题写“正气浩然”;当代八闽书法大家沈觐寿书写“人民德心”;还有……给浦口宫增添了无限亮丽的人文景观。

      宫殿中的梅妃塑像左侧,乃奉祀其父江仲逊,被敕封为“国舅”单以斯之雅号贵名,则是吾莆唯一的有独无偶。一位老翁兴致勃勃地把历代学者赞颂梅妃的诗词递给我。那妙笔佳句,沁人心脾,脍炙人口。

      兜了一圈,朋友又把我带到了梅妃故里的抬头石、牧鸭池、美人湖、犀牛浦、“白玉惊鸿”,还有附近的戚继光纪念馆、宁海桥和吉祥寺等景点。这里每一处都有神奇的故事传说。所有这些,与梅妃故里构成一个扑朔迷离的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郭大卫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