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黄滔:“福建文坛盟主”

    黄滔:“福建文坛盟主”

      吾莆城西门外太平山南麓的莆田二中所属的哲理中学校园内,塑有一尊丈余高的石像。石像的雕饰为古代官宦一般的样子,头戴乌纱帽,双目凝视着远方,手中摄着书卷,一副聚精会神的读书姿态,分明是一位儒雅之士。周围青苍松柏点缀其间,繁花锦簇,把石像打扮得分外亮丽。前端的一块巨岩上镶刻“黄滔公园”字样,惹得观者兴致有加,我不由得靠近细察,诵读石像下的碑文,恍然大悟。原来是莆田历史上鼎鼎有名的乡贤志士,晚唐的一位颇具伟大成就的文学家,被人称为“福建文坛盟主”、“闽中文章初祖”的黄滔。倏然,我肃然起敬,景仰不已……回家从书斋中找出所有介绍黄滔的文章、史料,拜读一遍。

      其实,“黄滔公园”本是他的英灵安息之地,莆田二中校园扩建后,便把黄滔的坟墓给裹进其中。因为此墓道是莆田市文物保护单位,在黄家后裔们的倡导下,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一位黄氏子孙(侨胞)不忘先祖的恩泽,慷慨解囊,鼎力襄助。莆田市文学院院长、作家黄玉石多次奔波,把原墓道改造成小公园,并竖立了这尊黄滔石像。这不仅给学校增添了一道风景线,也成为莘莘学子凭吊、瞻仰、学习先贤砺志勤勉,激发上进精神的一处思想教育基地。

      这位贤良出世在城内前埭(今英龙街)东里巷的贫苦居民家庭,自小笃志好学,天生的聪慧,兴许有优良的传统遗传,抑或是受“诗书绵世泽,礼乐振家声”的遗传基因影响;也许是受壶山兰水的钟灵毓秀的熏陶。说他出生时代,颇为许多不寻常的缘故,“二纪飘零,三朝困辱”,可谓生不逢时也。众所周知,唐朝“安史之乱”以后,唐王朝由盛进入衰落时期。那时,藩镇割据,朝野宦官擅权,玩弄职守,朋党纷争,胡作非为,朝政腐败不堪,导致民不聊生,社会阶级矛盾和民族之间矛盾十分尖锐激化。其然,一介书生出身的黄滔,对那贫富悬珠极为鲜明的黑暗社会表示强烈愤慨。这在他《秋夕贫居》一诗中,表达得淋漓尽致。那肺腑心声,跃然纸上,令人钦佩。诗曰:

      听歌挂席阑,下与槐烟里。

      豪门腐梁肉,穷巷思糠秕。

      孤灯照独吟,半壁秋花死。

      迟明亦如晦,鸡唱徒为尔。

      诗歌无情地揭露“豪门”贵族生活奢侈,挥霍浪费,“腐梁肉”的腐朽生活,而平民百姓的“穷巷”,饥寒交迫,“思糠秕”来填饱肚子,真可谓“凛凛饥寒地,萧萧风雪天”。贫富构成鲜明的对照,突出政局的腐朽没落、社会矛盾的恶化。人民群众的日子即使在“迟明”,也没有什么指望。唐乾宁二年(895年),55岁年龄黄滔才考中进士,却已经是“易生惟白发,难立是浮名”了。在他几近知天命之时,仍不减当年雄心,踌躇满志,一心想报效朝廷,有所作为,但是朝廷偏偏不器重他。他曾多次离京外游,所到之处,目睹战乱的中原,硝烟弥漫,烽火千里,田园荒芜,野草丛生,心如刀绞一样的难受,不禁地写下了这样催人泪下的诗句:“大国兵戈日,故乡饥饿年。”希望国家早日昌明,繁荣富强。在那可悲的颠沛流离生活困境中,他致力写作,辛勤赋诗作文,倾注满腔悲愤。四个春秋过后,才被皇上任命了清闲、无所作为的“四门博士”小官。黄滔不以为意,然而,怀着十分消极的心态写下“谏草封山药,朝衣施衲僧”诗句,表达消极的心境。以极端的思想态度看破红尘、世俗炎凉,便无不发出内心的感叹——自嘲——“世乱时人物,家贫后子孙”。以解愁绪,深恶痛绝朝政的暗无天日。

      他对世道淡泊明志,看到仕途的险恶,则逍遥自在。然而警告那些学子名士切不可沽名钓誉,沦为统治阶级的附庸物或牺牲品。便作了《贾容》一诗,劝戒商人为谋高利,敢历风险,跋涉深波,乃得不尝失矣。诗曰:

      大舟有浮利,沧海无浅波。

      利深波也深,君竟竟如何?

      鲸鲵齿上路,何如少经过!

      尽管朝廷的腐败,但是在黄滔眼里,极为透彻地看到王朝在任用人才上弊病百出。那么秉性刚直的他,怀着对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利益,然直言不讳地提出政治见识,不吐不快地作了《吴楚二医》赋文,对选用人才治国,扭转政治局面,提出独特的见解,提醒和警告统治者回头是岸。赋曰:

      吴人之疾不救,其属善医,悯其家竭其术以治之;楚人之疾救,其属善医,欲其家逆其术以治之。君子痛二医之行。若乎治乱,比干知殷不救而救之,仍药之以九窍;李斯目泰之救而不救,卒鸩之以二世。呜呼!殷之亡也,疾亡甚矣;秦之亡也,医之罪也。后之有国有家者,得不慎乎医?

      文辞说理透彻,寓意深邃,以治病喻理国,尤其在谈到用人时,不该“不慎乎医”。同时也表达了黄滔忧国忧民的思想情怀,以及对社会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对前途感到渺茫失意、报国无门的黄滔,在这心情沮丧、失望的精神状态下愤然离京回到福建,希望也许柳暗花明又一村。然而,他一踏入这块净土时,就受到威武军节度使王审知的器重,推荐他任监察御史里行,授威武军节度推官。这一下他想到也许能得以施展平生的远大抱负。黄滔素有直言不讳的品格,不日,坦诚地劝王审知廉洁勤政,节俭爱民,利用沿海地理优势,开辟码头海港,调动社会一切积极因素,广泛招纳海外贸易,恢复经济,富民安邦等一系列民生政策。因为当时各地藩镇纷纷割据,自主称帝,天下大乱。但王审知却始终拥护唐室中央政权,使福建未受兵祸,人民群众生活安定,史赞“滔规正有力焉”,显然够中肯了。

      其间,中原兵乱不堪,中州名士如李洵、韩渥、罗隐、崔道融等纷纷南下避乱入闽。黄滔对这些饱学之土,硕儒鸿彦,极为敬重。然热情款待,同情他们的处境,与众贤达异口同声,对唐王朝的痛斥、唾弃。经常与他们郊游唱和,以诗会友,评诗论文,谈论时事。久而久之,形成了以黄滔为核心的文人名士圈。这些南迁入闽的儒雅之士,皆有很鲜明的现实主义思想倾向,直抒胸襟,敢于在诗文中坦率地反映社会动荡不安的现实,对劳苦大众所无辜遭受的疾苦深表怜悯。譬如黄滔在揭露社会现实时作了《书事》五律一首。诗云:{nextpage}

      望岁心空切,耕夫尽把弓。

      千家数人在,一税十年空。

      没阵风沙黑,烧城水陆红。

      飞章奏西蜀,明诏与殊功!

      诗句一针见血地写着农民徭役和赋税的苛重承受,接下转笔引入唐王朝为镇压黄巢起义,各藩镇为维护自身利益,到处拉丁抓夫。其战争的胜利,乃是以劳动人民在战场上激烈拼杀、流血牺牲和城破之民脂民膏为代价换来的。

      不久,黄滔奉王审知之命出使钱塘(今浙北地区),与吴越政权协调好彼此邻邦关系。黄滔始终用睿智的头脑和渊博的学识,博得吴越民众称赞。尔后,朱温篡唐,改国号为梁,一时天下藩镇(军阀)“多建国称帝”。这时有人劝王审知也称帝,然而,黄滔审势度势,顾全大局,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大势所趋,极力规劝王审知归顺梁朝,并主张“宁为开门节度,不做闭门天子”,使福建免遭一场战争的灾难。黄滔为福建人民立下了一大功臣。

      黄滔的政治见识与文学才华,享誉八闽。正史有对其定论,是一位练达的政治家,其名声与日月同辉,天地共存。其实,那时黄滔成为王审知得意的参谋官。王治闽期间,闽地“金石志铭及国中大著,多为滔所属草”。诚如,天复元年(901年),唐昭宗遭挟持,王审知在福州兴建“定光多宝”塔,祈佑昭宗回京,特命黄滔撰写《大唐福州报恩定光多宝塔碑记》。翌年,王审知修筑福州城,竣工后,特在灵山塑北方毗沙门天王像镇守城池。又命黄滔撰写《灵山塑北方毗沙门天王碑》,详细记述修城之事。全文洋洋洒洒2000多言,极尽铺叙之能事。其句式工整,间以杂言,韵律得体,妙语联珠,文采飞扬,气势恢宏,风神卓著,委实是一篇美文佳作。天复三年(903年),吴越王母亲去世,王审知派遣使者前往致祭,也是由黄滔代他撰写的祭文。南海王刘隐去世时,又是黄滔代闽王撰写《祭南海南平王文》。黄滔还撰写了《泉州开元寺佛殿碑证》、《福州雪峰山真觉大师碑》、《莆田灵岩寺碑记》、《天王寺碑》及《丈六金身碑》等碑文。黄滔的文笔“清醇丰润,若与人对话,和气郁郁”,文章字简事丰,寓意深远,隽永活泼。宋代大学者洪迈评价“赡蔚有典则,策扶教化,有贞元,长庆风概”,斯乃确切精到。

      黄滔还建议王审知兴办学校,传播文化,大兴儒学之风,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安定社会秩序。王审知极为重视黄滔的善方良策,采纳了他的建议。故之,闽省一度昌盛,人文发达。黄滔在八闽首府福州八年时间为治闽做出可喜的成就。嗣后,黄滔离榕回莆定居。在莆田这块文化热土上,文人雅士济济一堂,黄滔则继续与韩渥等中原名士频繁往来。韩渥也应邀来到莆田,黄滔陪同他游览莆田名胜。黄滔政治不得志,仕途坎坷,怀才不遇,且家境贫寒,生活维艰,“菜肠终日掇,霜鬓度年秋”,情绪低落、沮丧,闷闷不乐,“还愁把部酒,双洞污杯中”。常常寄情于大自然的青山秀水之中,借景抒情,托物言志。他曾写过一首题为《壶山》的诗,长达58行,极其形象地写出了他那沉思默想于家乡的一草一木的感人的姿态。犹如一幅精美的工笔画卷,展现在读者面前。又如他的《故山》七律一首,凭借故乡之美丽山水,纵情地抒发胸中丰富的情感。诗曰:

      支颐默省旧林泉,石径茅堂到眼前。

      衰碧鸣蛩莎有露,浓阴歇鹿竹无烟。

      水从井底通沧海,山在窗中倚远天。

      何事苍髯不归去,燕昭台上一年年。

      诗文以平凡细小的事物“衰碧”、“莎草”,叙写作者的浓浓思乡情结。诗作的中心主题说明岁月匆匆,人生易老,是自然规律之使然,谁也无法改变了它。然而,自言自语,既然如此,何必还要为追求功名而苦苦等待呢?弃官归里的黄滔清楚地意识到穷途末路,与世无争!他老是板着面孔保持着严肃而沉稳、矜持的态度对待眼前的一切……在这里却流露出一种厌倦仕途,看破红尘,归隐故乡,悠然休闲度日的情绪。同时也表达了诗人对故园的深情之思念。

      归里后的黄滔仍然手不释卷,奋笔疾书,长年累月,呕心沥血,不知疲惫,潜心创作著述,硕果累累。黄滔的诗作很多是站在贫苦百姓的立场上,对唐王朝统治阶级、权贵阔佬、地主豪绅的骄奢淫逸,色醉金迷,梦死醉生的腐朽生活给予无情的揭露和鞭挞。无怪乎,因为他所处的时代与穷困的身世,以及他和诸多中原名儒的交往,对他作品思想反映和艺术风格的形成,无疑产生很大的影响。从某种意思上说,道德的崩溃,实际上宣告了一种制度、一种文化的终结。他的这种忧国忧民的高贵品节,在当时文人雅士中是不多见的,诚为难得可贵也。这也说明他的思想境界是多么高尚的。因此,黄滔的文学思想影响到整个八闽,乃至神州大地。

      当然,艺术家的创作思维是极其广阔的,何况爱国爱民的黄滔。对祖国的美好大自然,寄托思念,读来韵味盎然,如锦似画,招人遐想不已,心旷神怡。如《寄李校出游简寂观》五律一首。诗曰:

      古观云溪上,孤怀永夜中。

      梧桐四更雨,山水一庭风。

      诗得如何句,仙游最胜宫。

      欲愁逢羽客,相与人烟空。

      “乱世冷官替,家贫值岁荒”。此时的黄滔,时常念起汉乐府古辞中的《白头吟》诗句:“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以释心愁。黄滔正视社会现实,时刻关注时事,对封建社会贫富悬殊极端憎恨,本是对唐王朝统治中国的真实写照与无情的批判。其诗云:

      匹马萧萧去不前,平芜千里见穷边。

      山关色死秋深日,鼓角声沉霜重天。

      荒骨或衔残铁露,惊风时掠暮沙旋。

      陇头冤气无归处,化作阴云飞杳然。

      诗意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晚唐多事之秋的凄凉景况。同时也流露出黄滔内心的一种惋惜而又可悲之情。时人或名士评他的作品:“贯穿了我国古代自《诗经》以来的现实主义精神。”直到了明成化初期,兴化知府岳正才为他建造了“文章初祖”牌坊于城内,纪念黄滔的文学成就。

      无怪乎,南宋大诗人杨万里总结出:“诗至唐而盛,至晚唐而工。”而黄滔诗文如许严谨、工稳又大气,无疑是这个时期文坛的代表人物。他除了诗作208首被收进《全唐诗》外,还有经后人重辑的《黄御史集》10卷(杨万里、洪迈作序),被收入《四库全书》,并作了高度的评价。另外,黄滔还选编唐代福建诗人的作品辑成《泉山秀句集》共30卷和《黄滔集》15卷,是福建历史上第一部诗歌集,惜已散失!的确,黄滔对福建文化的发展与繁荣起到了一定的影响和促进作用。他的许多精妙绝伦的诗句,脍炙人口,堪于李、杜、白相媲美,不逊几何。例如:“青山寒带雨,古木夜啼猿”、“一声初触梦,半白已侵头”、“寺寒三伏雨,松偃数朝枝”、“余灯依古壁,片月下沧洲”等等,可谓千古佳句,既有艺术性,又含思想性与哲理性。他撰写的赋文也十分美妙,创作颇丰,如《明皇四驾经乌嵬赋》:“日惨风悲,到玉颜之死处,花愁露泣,认朱脸之啼痕……”词藻华丽,风格独特。还有《景阳水殿》及《送君南浦赋》等等。

      黄滔不仅是一位杰出的诗人,还是一位颇有见地的文学评论家。他的传世之作《狎鸥赋》是一篇抒情小赋,以自然景物烘托朋友之间以“情”、“信”的高洁情怀,表达酷爱自由的不羁心性和不与世俗合污同流的高风亮节,读后使人情感得到升华,灵魂得到净化。赋曰:

      访物外之高踪,得妙闲之逸致。云心潇洒以荐往。鹤貌飘而叠至。列为俦侣,肯无求友之声?却尽猜疑,皆得忘形之意!

      磨开桂月于浩渺,画出蓬山于杳冥。

      曲得其情,此旷荡而来依别派;不言而信,彼联翩而飞下回汀。罗列靡渐于交契,固类朋游,参差罔愧于弟兄,还同雁序。

      杨柳之江头雨夜,蒹葭之渡口霜天。

      扫尘绪以皆空,那虞网触;负身亏而不绾,讵肯惊弦?岂鹰扬于霄汉之外,乃鹗立于烟涛之间。因嗤鸿渚,盖春去以秋来;翻笑鹊河,竟离长而会促!

      他的《与王雄书》及《答陈蟠隐论诗书》等文艺评论文章,观点鲜明深刻,缕析分明得当,精辟地阐述了自己对文学的见解和艺术主张。他反对文坛无病呻吟的骈白浮华之风,倡导文章要反映社会现实,揭露事物的矛盾,推动社会的文明进步,讲究思想性,旗帜鲜明,立场坚定,本是他永恒的文学主题。在唐末,那种形式主义盛行的文风,构成极其明显的对照。黄滔一如既往地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思想,高举文学推动社会发展的旗帜。这种进步的思潮在封建社会是难能可贵的。他的文学成就在福建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怪不得,黄滔被人称为“福建文坛盟主”、“闽中文章初祖”,乃有过之而无不及也。郭大卫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