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登高放情壶公山

    登高放情壶公山

      □胡文凤

      周末,阳光明媚,约上同事,游玩壶公山。我们沿着那条曲折而狭窄的山间石径拾级而上,一路上树茂木秀、花奇石怪、草长鸟鸣……大自然真是秀色可餐,美不胜收。谈笑间,我们不知不觉间爬到了半山腰。清风拂来,新鲜的空气夹杂着山林的气息和花儿的芬芳,沁人心脾,心情舒畅了起来,精神也抖擞了起来。

      山路蜿蜒盘旋而上,路转溪涧忽见,一块约6米高的摩崖巨石矗立在眼前,上面镌刻着“极高明”三个金黄色大字。传说,明嘉靖六年(1527)妈祖托梦胡道芳、林有恒刻书“极高明”于神石上。此后明兵部尚书郭硬聘、国师陈经邦、礼部尚书周如磐、清末御史江春霖、翰林院编修张琴等名人,皆到过“极高明”处摸过三大神字,留下一个个美妙而传奇的故事。或许大家出于好奇心,憋足力气,跳了又跳,虽然无法触摸到,但都乐此不疲。

      到了凌云殿广场,只见蓝蓝的天,绿绿的地,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一片绿意和宁静。身边一泓天湖,湖水平静得犹如一面偌大的镜子,澄澈明亮,柔和地倒映着周围花树亭阁;几棵高大而古老的榕树开怀地舒展臂膀,奉献着爱的绿意,偶尔从树枝间飞来几只鸟儿,轻声细语地唱着歌儿;不远处的殿宇似乎也羞涩地掩饰在花树之间,若隐若现,不时传来清脆而悠扬的敲钟击磬的声音……“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一直隐藏在文字里的画面,犹如穿越历史时空,如诗意般地展现在眼前,渐渐地涤荡了尘俗杂念,足以让些烦躁和不安的心灵,得到了片刻的安宁。

      站在凌云殿前的大埕上,只见整座梵宇依着山势而建,背靠壶公山,面对金炉峰。这座历史悠久、距今1200多年的古刹,以凌云殿至大雄宝殿为中轴线分两廊左右展开,错落有致,庄严别致,雄伟古朴,巍峨壮观。史载,凌云殿为唐代名僧妙应创建于壶公山南面,宋代称为灵云岩精舍,明初辟建灵云殿,明嘉靖六年改称凌云殿,清代至1948年都曾重修拓建。“文革”动乱损废,1980年修复,现为清代建筑构造,是莆田著名的道教圣地。

      走出殿外,站在金炉峰的小山头上,凝视眼前的自然景点与人文景观,一树一湖,一寺一塔,竟是如此沉稳,如此宁静,仿佛让人置身于静谧的尘外世界。不知不觉间,我的思绪在这空旷而寂静的山谷中游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心存高远、淡泊名利的陶渊明,抛弃了私心杂念,回归了农家田园,在像这样幽静的山水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归宿;“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超凡脱俗、情趣高雅的刘禹锡,固守那简陋的斗室,游山玩水,感受喧嚣与忙碌之外的悠闲与自在;“一蓑烟雨任平生”,从容超脱、旷达乐观的苏轼,退隐江湖,放浪形骸于山水之中,何足挂齿自然和人生的风雨?……是呀,拥有这眼前禅意的寺院、幽静的山水、清新的自然,真有一种超脱淡然的空灵。它远离了繁华与嘈杂,抛弃了是非与恩怨,告别了烦恼与忧愁,的确是一种轻松的心境和自在的幸福。

      斋饭之后,我们又向山顶进发。路更狭窄,坡更陡峭。每迈出一步,脚下沉重的步伐,便增添一分,而信念随着步履愈加坚定。终于眼前再无山的高度,唯有天空的浩瀚,惬意地感受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与“山高人为峰”的激情。站在山峰巅顶,极目远眺,只见山脚下平原一座座楼房与厂房如春笋般拔地而起,雄伟壮观,伟岸明亮;一条条公路与铁路纵横交错,车来车往,井然有序;一块块田地与公园,灵秀地点缀着莆阳大地,碧绿苍翠,错落有致……好一派莆阳大地壮观的美景,如诗如画,如痴如醉。莆田人民用辛勤的双手和聪颖的智慧正绘画着一幅幅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美丽而宏伟的城市蓝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