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莆田古窑业探微

    莆田古窑业探微

      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林爱玲

      福建陶瓷文化历史悠久。处在闽中的莆田,发掘出土大量古代瓷片。其瓷器技艺从古窑址烧制发展到精美的瓷器,证明陶瓷工艺在莆田不仅起步早、数量多,同时,以庄边窑、灵川许山窑为代表的青瓷和青白瓷窑址,以及沿海地区不少水下沉船遗迹,都有力见证了宋元海上陶瓷之路上的“莆田制造”。

      窑火冲斗牛 再现已千年

      2017年2月,莆田城厢区常太镇东青村村民许某在自家屋后挖掘到一批古代陶器和石矛。经考古专家现场考察,初步认定此次发掘器物为距今2000~3000年商周时期的文物,而从现场发掘情况看,这是在莆田首次发现的青铜时代古窑址。

      据于2012年出版的《莆田名产志》记载,莆田境内发掘出土的陶器,最早可追溯至新石器时代,商周、晋代、南北朝及唐代均有所属年份的出土陶瓷。新石器时代和商周的古文化遗址有50余处,其中古窑址10余处,而在城厢、仙游、涵江等地发现的宋代古窑址达140多个。

      “20世纪50年代,全国实行第一次文物普查,莆田境内考古发现宋元时期的陶瓷最多,共发现庄边、西天尾、灵川青蛙山、许山、笼口山五处古窑址。”民俗专家柯凤梅介绍,宋代莆田制瓷业鼎盛,这些窑口生产的瓷器是对外贸易的主要货物,可以称之为“外销瓷”。这些瓷器主要有两类:青瓷和青白瓷。据载,莆田庄边窑、仙游岭南窑、新县窑等生产的青瓷与同时代的晋江磁灶窑、同安汀溪窑生产的青瓷产品,被列为中国“青瓷珍品”。

      庄边窑遗址位于莆田涵江区庄边镇。据明《兴化府志》记载:“考宋志,兴化县徐州有青瓷窑。”其中,宋代徐州青瓷窑即庄边窑,其古窑址范围10万多平方米,文化堆积厚度为2~6米。庄边窑主要生产青瓷,大致可分为印花、光素无纹和刻划花以篦点纹的青瓷两大类。据考古调查,庄边窑属于龙泉窑系,而莆田城厢东海上亭许山、利角、灵川东进东汾笼口山等烧制的“青白瓷”与德化窑、泉州东门窑生产的“青白瓷”产品,共同构成宋代福建白瓷闽中南区系。其中在城厢灵川许山窑出土的影青白瓷碗和印花纹瓷瓶被列为国家二级文物。

      此外,《兴化府志》还载:“近仙游县万善里潭边有青瓷窑,烧造器皿颇佳。”民间还流传仙游99窑说法。近年来,仙游县游洋镇新发现的一大型宋代窑址,整体保存较好。几个山头连绵分布着龙窑(可探到多个窑基),分布面积达10万平方米。该窑址具有规模大、烧造种类丰富、器形多样、制作水平较优、装饰种类较多等特点。有学者认为,从庄边镇与游洋镇古窑址发现如此庞大的陶瓷遗迹,说明宋代兴化县陶瓷制造业可以代表莆田古代的制瓷水平。

      “大量瓷器文物和文献资料都可证实,宋元时期,瓷器是莆田古代海外贸易中一个重要产品。”柯凤梅表示,莆田窑(原莆田县辖区)是闽东南地区一处专业性很强的窑场,其窑业技术、产品风格、市场定位等都再现了闽南窑业的发展模式,是环泉州港区域窑业的一个支点。

      器成天下走 海丝藏遗迹

      “莆田五处古窑址出土的产品,种类上以碗、盘、杯、碟、壶、罐类日用饮食生活器皿为大宗,瓶、炉类陈设供奉器皿次之,与同时代的龙泉窑、景德镇等名窑相比,产品质量欠精致,工艺上更注重简便易行的技术措施,表现出作风粗率,大力追求数量的地方特色。”柯凤梅认为,宋元时,海上交通高度发展,莆田邻近贸易繁荣的泉州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庄边窑烧制规模大、时间长,以该窑为代表的莆田民间窑业生产,与海上贸易活动必然存在密切的联系。

      位于莆田西天尾镇溪白村的祥应庙与西天尾窑及庄边窑相邻,《祥应庙碑记》上记载,泉州商人来祥应庙拜神请香火,顺便在附近采购瓷器等货物出口。后经考古证实,莆田窑烧造的产品经由海上航线运到我国的南海诸岛和亚非许多国家。上世纪50年代,台湾考古工作者在澎湖列岛调查采集和发掘的青瓷中,有一种灰白胎、底心阴印双鱼纹、有一周涩圈的碗和庄边窑的印花折口盘相同;1974年,我国西沙群岛曾发掘双耳洗瓷器标本等,考古专家认为其与莆田庄边窑采集的标本相同;1968年,在菲律宾内湖省出土的大批宋代陶瓷中,也有庄边窑青瓷;在日本镰仓时代的许多遗址中出土的“珠光青瓷”,很多花纹和釉色都与庄边窑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2007年,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开始,中国国家博物馆水下考古中心在我省开展了一系列水下考古工作,不仅发现一批水下文化遗存,还出水大批陶瓷器标本。该中心表示在莆田发现的水下文物是最丰富的,这也证实了莆田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2008年,由多方专业考古力量组成的科考队,曾在南日岛附近水域发现了自宋至清的多处沉船遗址,并在其中找到大量瓷器。这一发现,有力印证了莆田的南日及兴化两条水道都曾是海丝传统航线的组成部分。

      但为什么在宋代盛行的窑址在元末及明代初期,特别是明代以后就没落了?柯凤梅认为,这与当时海禁有一定的关系,瓷器无法外销,窑口就没有生产的必要。明初期,为了防御倭寇侵扰,开始实行“片板不许人海”严格的海禁,禁止沿海居民私通海外,这也导致了莆田窑业成为仅仅是一个特定范围内的经济现象。而后,莆田也没能抓住清朝解除海禁的复苏时机发展窑业。

      民国时期,由于社会动乱,兴化的日用陶瓷转为家庭小作坊生产。1949年以后,仙游盖尾、度尾的陶瓷生产规模不断扩大,生产水缸、钵头、瓮等陶瓷器具,私人陶瓷厂多达数十家;上世纪70年代后,莆田、仙游陶瓷厂开始生产出口陶瓷产品,每年出口产品300多万元。近20年来,随着莆田文化产业的发展,莆田陶瓷业也制造出不少艺术精品,并涌现了李国章、吴文恭等优秀的陶瓷艺术家。当前,莆田当地陶瓷行业正待复兴。

      记者感言>>>

      考古工作人员的发现,让莆田古窑业重现在世人面前。文物是一本沉默的历史书,破译其中史实密码的正是一线文博专业技术人才。

      当前,莆田市文物保护单位实行属地管理,县级文物部门承担了大量文物保护单位的管理任务。其次,很多可移动文物也保存在县级的文物部门,而县级正因缺少文博专业技术人才从而形成了人少事多的矛盾。此外,专业性人才断代,文物考古与文物鉴定相关的人才极其缺乏,不利于当前文物考古和文物鉴定的发展和进步。

      当前,莆田正积极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培养造就一支高素质的文博人才队伍迫在眉睫。相关部门应结合实际加强文物研究、管理的人才队伍建设;制定人才引进方案,强化专业人才岗位配置,努力打造一支“精本职、通相关、懂邻近”的文博专业人才队伍。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