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仙游军民抗倭保城记

    仙游军民抗倭保城记

      明嘉靖年间,倭寇在我国江、浙、闽、粤东南沿海进行频繁的骚扰和抢劫。期间倭寇多次侵犯莆郡,给兴化人民造成极大的危害。 明嘉靖四十三年(1563)十一月初七日,倭寇由平潭纠集2万余人,分乘68艘倭船,在莆仙交界的东沙、朱寨之间的海域登岸,掠夺民财,并焚毁塔斗山的会心书院。倭寇一路劫掠烧杀,直逼仙游县城,并在县城附近建立东、南、西三个巢穴,从三面围住仙游城。仙游知县陈大有号召军民誓死守城。他一面向省城请援,一面与典史陈贤、巡检段恭、教谕濮淮等率城内军民坚守待援。陈大有亲带二名家僮日夜守卫在南门城楼,家僮陈二被寇射杀,他守城仍矢志不移。

      仙游县城西北城墙较低,倭寇架梯接二连三地抢登城垛。生员施大铨带领族人挥戈奋勇击杀贼寇,不幸被炮火击中身亡。在南门有个倭酋悍然爬上城墙垛口,疯狂嚎叫,壮士刘君芳挥刀奋力猛砍,将其杀死,并坠其尸于城下。刘君芳连续杀死多名倭贼,且战且守,身上多次负伤,终于中弹而死。他临终之前仍昂然挺立,吓得楼倭寇不敢靠近。

      这年十一月中旬,仙邑县城正处在危急之中,总兵戚继光与福建巡抚潭纶率神兵二千多名,急速抵达仙游香田里附近的石马、俞潭一带,扼其要冲,防倭逃遁,而后轻骑猛进,围而歼之。时潭军驻扎俞潭,戚军驻在沙园。戚继光命哨官杨宇、叶应春带领200名精兵入城协守,守备胡守仁、把总蒋伯清分别驻守铁山、鸡子城等地,据险与倭寇抗衡。并以石马作为前进指挥所,潭、戚对外围军事布控之后,即抽调劲旅精壮500名,以急行军步伐,连夜援救仙游县城。他们取道新岭头,沿着木兰溪南岸疾进。戚家军在夜行军中广布疑阵,多列疑兵以迷惑倭寇,令每个士兵手持一支长约二米多的灯架,每架安装着十盏灯笼。倭寇望见漫山遍野灯光簇簇,误认为援兵队伍庞大、人数众多,吓得丧魂落魄,倭相惊呼:“戚家军至矣!”倭寇见戚家军来势迅猛,料想难于抵御,便急速向北门外山地转移,企图等待时机再次攻城。敌我双方对峙了一段时间。

      明嘉靖四十三年十二月初六日,倭兵再次聚集精锐倭卒,用竹梯环倚城墙,向县城发起猛攻。倭众从城西北水关砍倒木栅栏,攻破土城,守明壮士林志宽、陈仁等奋力挥刀迎战,不幸牺牲。寇贼携带竹牌,竖起云梯登城。守城勇士吴育、邱进修奋勇杀敌。游兵李以仁等冒着生命危险冲出城外,放火烧毁倭寇的竹牌云梯。当晚戚继光又派哨官哥大平及武生王如麟、龚腾霄带领几百名精兵从北门间道缒入城内协助防守。十二月廿五日,戍闽“义乌兵”齐集福州,冒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师南下,抵达仙游县境。

      戚继光获悉倭寇正在制造“吕公车”准备攻城,连夜派出部分壮汉,在各城门前横挖掘一道道深坑,上面用树木杂草遮盖佯装,迷惑倭战车陷入深沟,守兵万箭齐发,倭兵死伤惨重,勇士们趁机冲出城外,纵火焚毁“吕公车”。翌日清晨,阴险狡猾的倭寇探明我深沟所在,便在沟面铺上木板,然后把8辆战车推近城垣。守城军民给予迎头痛击。

      这时,戚家军前锋童子明率部300余人,趟过虎啸潭,横跨木兰溪,从东南两路夹杀,直捣寇营,救出3000多名被掳男女。是时城里兵民呼声雷动,战鼓齐鸣。倭寇见到营地已被戚家军占领,并起了火,无心攻城,丢弃战车急速向城西逃窜。戚公率军民协同奋勇追击,在西门外的一座小山下与敌人一决雌雄,双方浴血激战十八个回合,喊杀声震天动地,倭兵死伤不计其数,尸横遍地。后人称那个地域为“十八战”。倭寇败退至城郊西北的一座小山坡,戚军乘胜追歼,把它包围得水泄不通,倭寇苟延残喘、狗急跳墙,欲冲出重围,连续九次突围冲杀,终于被戚军全歼。此地后人称为“九战尾”。

      突围的500多人残寇,企图向东逃窜,亦被守卫东门的军民挡住去路,便仓惶迂回退入大蜚山麓将军山山谷之中,欲觅路逃生,被富洋村民包围,戚军跟踪而至,残倭无一生还。部分残寇逃往大济、龙华遭到村民截击,大济三会寺僧众在抗倭中也作出了贡献。

      仙游抗倭保城之役,是戚继光东南用兵以来“军威未有若此之震,军功未有若此之奇也”的一次大捷。至此福建倭寇基本肃清。在这场县城保卫战中,军民牺牲了300多人。为了纪念戚继光和在战斗中捐躯的义士,人们在城关南街下郑前建造崇勋祠(戚公生祠),枫亭北门建戚公祠。又由知县关玉成主持在东郊建报恩堂,在城隍庙后建恤芳祠,分别奉祀陈大有、施大铨、刘君芳、刘启照、陈宣三、吴尾、陈贤等义士和死难军民。(吴春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