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闽中人民游击队奇袭涵江交通银行

    闽中人民游击队奇袭涵江交通银行

      抗日战争胜利前一年,1944年,国民党极力镇压各地抗日活动,当时人民游击队的供给十分困难,闽中党接受省委指示,决定袭击在涵江的国民党交通银行,以解决经费的困难。

      当时驻涵江的国民党武装有省保安团、盐兵大队、县自卫队和警察600多人,此外还有便衣特务四处活动。党决定用化装奇袭办法来夺取交通银行的库银。

      年2月,党派郭金前往涵江与地下工作人员蔡木耳(当时任涵江工会主席)联系,摸清情况,得悉国民党晋江行政督察专员公署要派大员到涵江交通银行查访,党决定在“大员”未到之前行动,因任务艰巨,闽中党的几位主要负责人亲自出马,直接参加袭击行动的15人由黄国璋带领,隐蔽在涵江附近秘密据点溪安村,1944年2月29日,乔装队伍由溪安村坐船出发,黄国璋化装为国民党团长,张伯庭、高建武、施作炳、张兴来、金练等化装为“卫兵”。余洪庆、康金树掩护退却,张舞划船,船在新港靠岸,上岸后,黄国璋坐轿子,前呼后拥,直至保尾。下午四点,行警关大门,只开边门,金练上前递送名片,经理正打电话,黄上前夺过电话筒,拔出短枪,指着经理胸口,游击队员都亮出短枪,缴掉行警的枪,割断电话线,并将所有行员都关在一间房内,令经理打开库门,游击队迅速搬走几麻袋钞票,然后由新港、埭里、后卓,越九华山退回常太根据地。

      这次奇袭,不费一枪一弹,共缴获现款折合黄金三百余两。事后国民党一直追查,终未查出游击队的来踪去迹。

      江口上林亭截钞战斗

      1946年1月,人民游击队得悉国民党政府要从福州用汽车运钞票去厦门,游击队一个班事先潜伏在江口蔗本村(今海星村)余先觉家。1946年1月29日,黄国璋、叶良运、林汝楠带13位同志在江口上林亭与国民党押运钞票军队展开激烈的战斗,终于夺得5袋钞票计法币3850万元,参谋长叶良运同志光荣牺牲,游击队员牺牲2人,伤1人。

    ————————————————————————————————————————————————————

      根据过去日记:1949年2月29日听说保尾交通银行库银被袭一空,我就出门赶去看个究竟。我家在涵江下徐徒门头,刚走到尾利巷口,就看到宫下警察所的警察约一队30多人,黄衣黄裤全套武装向保尾跑步去,还喊“一二一”地齐步整队跑步去,领队的还吹着口哨。顶铺的保安队也一条龙地赶去保尾,我也跟着去。到那里交通银行大门紧闭,当时我的亲人是银行厨师,于是我从厨房旁侧门进去。

      经了解:闽中特委黄国璋带15个精悍游击队员,乘敌不备,奇袭涵江交通银行,缴获伪币400余万元,黄金20多两等,把该行所有资金都搬到游击队。

      在当时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想从敌人手中缴获大量经费,无疑是虎口拔牙,但为了地下党生存、革命事业发展,闽中特委应负此责,纵有千难万险,这千斤重担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担当起来。当请示省委获准后,即组织人马,除了黄国璋、黄文焕两位领导外,又挑选13个骨干,带上特委仅有的九支驳壳枪,组成一支灵活轻便的游击小分队,当即从永泰青溪出发到石湖底村以后,采取日藏夜走办法,经三夜行军,队伍安全抵达莆田溪上安村张坤家中隐蔽下来,距涵江只有十华里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一定要摸清涵江所有情况,才能奇袭涵江银行成功,首先必须派位胆大心细的侦查员,最终选定对敌斗争经验丰富、又不易被敌人发现的郭永星同志扮成老百姓,进涵江侦察。结果发现:一是游击队进退线路不利;二是敌我力量对比不利;三是涵江水沟纵横交错,游击队员都不熟悉,不能利用地形隐蔽、疏散。

      困难像座大山挡在游击队员面前,但他们没有气馁,都围着侦察草图反复推敲,耐心琢磨,郭永星突然发现,三股敌人驻地往交通银行必经咸草顶点心店,在那里埋伏就可以阻击救援敌人。想把数十倍敌兵阻于桥外,必有一场恶战,只有15名战士9支驳壳枪,只能智取速决。

      接着是深入虎穴,探清交通银行内情,队员蔡木借口找熟人,骗过了行警,混进交通银行,迅速摸清内部情况,只用半天,一份准确情报摆在队员面前。

      当袭击准备就绪时,传来个坏消息,国民党82师32旅旅长钱东亮调来莆田当海防司令,其前哨已达莆田县城,如其一到,此行动会前功尽弃。黄国璋等决定提前行动。计划在银行关门前(4点半)冲进去,一可切断银行同外界联系,二可趁职员们忙于下班毫无准备下打个措手不及。当时决定兵分二路:一由康金树带6人3支驳壳枪,几枚手榴弹,埋伏在咸草顶点心店,阻击来救援敌人,不暴露目标,按预定时间撤下来;另由黄国璋带9人袭击银行,他们装扮国民党兵,黄国璋坐竹轿扮军官,旁4名护兵,陈水仙、陈家唐两人扮轿夫,黄文焕、郭永星拟换汇票,名为打头阵,并负责收缴两行警武器。分工完毕,等待战斗来临。

      下午4点多街上行人渐稀,一队“国民党”兵向街上走过来,两个轿夫抬着一个满脸傲气的军官,4名护兵分随两侧,直奔交通银行,在离银行大门200米时,银行大门“当”一声关上了,黄国璋毅然下令:“继续前进!”。到门口一看,旁边侧门未关,郭、蔡两人立即冲进小门,陈水仙、陈家唐放下竹轿,左右分站小门旁,黄国璋带4名护兵大摇大摆跟进去,到柜台前,只见银行职员正在结账未下班,这时两行警走来,尚未出声,就被擒住,“缴枪不杀!”,行警吓得发抖说:“枪在床上”,身上一搜果然没枪。这时黄国璋和四战士冲到大厅,手举驳壳枪喝令职员们站住,郭永星乘机跑进刑警的宿舍,从床上缴获两支驳郎宁手枪。随后把职员、行警全部集中一空房看守起来,并随手把电话线拔掉,从职员中找出长脸、尖鼻的行长,命令他将保险柜全部打开,行长望着对准自己的枪口,无可奈何地将保险柜全部打开。战士们拿着麻袋、扁担,迅速把柜中伪币、黄金等都搬进麻袋,先装好两担后,黄国璋命令郭永星,蔡文焕先挑走,赶紧再装剩下的。这时康金树带的6人撤回,黄国璋叫他们看守空房里的职员,自己带几位战士,把保险柜中的所有东西全部装袋,第二批挑出银行。康金树断后,向保尾出发,退出涵江后,渡船到码头村,经过四天三夜,胜利地还回大本营青溪。

      这次不费一枪一弹,不伤一兵一卒,闽中游击队把涵江交通银行全给搬回来了。□吴炎年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