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探囊取物

    探囊取物

      □黄志雄

      文友明安君嘱我为囊山慈寿禅寺写篇小记,理由是我曾写过囊山寺开山祖师妙应禅师,对囊山熟悉。我应承后即后悔,既然写了传记,难道还有什么言犹未尽之处?囊山是我最为熟悉的寺院,熟悉到无话可说,也熟悉到不知从何谈起。

      我老家江口石庭是黄岸、黄滔、黄公度后裔聚族而居的地方,与囊山寺相距约有五里地。囊山寺的开山祖师妙应禅师系黄岸玄孙、黄滔堂叔。我少年时代喜欢听老辈人讲古,经常听到“伏虎祖师”妙应禅师的传奇故事。“囊山大鼎”也是我当年最常听到的俚语之一,谁家要是客人来的多了或者小孩子特别能吃饭,大人们就会笑话说:“唉,得用囊山大鼎煮饭才够吃。”我十岁不到就下田干活,生产队的田地虽然就在家门口,但被称为“连囊”,据说曾经是囊山寺的寺产。

      1977年,我初中毕业。那时,“文革”刚结束,读书变成被提倡的风尚,江口镇高中生源一下子翻了一番。由于校舍紧缺,莆田县临时把囊山寺征用为江口二中场所,我初中同学绝大多数都在寺院完成了高中学业。这些囊山校友事业有成后,热心布施修缮寺院或重建殿宇。特别是香港同乡会名誉会长黄肖青先生乐善好施,捐献巨资,曾文镇先生终日奔波,现场督工,前后历时十数年为囊山寺修建了公路、观音殿、天王殿、祖师殿等。

      数年前,囊山寺寺院建设基本到位后,延请常昊法师住持这座十方大丛林,弘扬正法、救度众生。以此殊胜因缘,我认识了常昊法师。法师俗籍山西临汾,少年向佛,青年出家,曾在多个寺院追随高僧参学,修学有成,能讲授《菩提道次第广论》《童蒙止观》《六祖坛经》等经典,可以引导禅修。交谈之中,法师谈起对囊山寺印象,仿佛缘定前生。他说他那天迈上囊山寺后的天元岩,放眼望见兴化湾的碧海蓝天时,不禁潸然泪下——那是他多少回梦中胜境啊!他说他对这个寺院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甚至有种回家的感觉。常昊法师说,他愿意前往囊山,重振宗风,让囊山成为佛教圣地、旅游胜景。

      僧人出世为“修”,入世为“度”。当今之世,能够潜心修行的僧人已是凤毛麟角,而这凤毛麟角的僧人出世之后,往往安于方外,不愿入世处理繁杂事务,只愿意用他的方式(比如法布施)开导众生。常昊法师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事业的大愿,感动了我们。

      常昊法师住持法席之后,囊山寺院果然越来越像块庄严净土了。这不仅体现在寺院外观的整洁有序上,更重要的是体现在其精神内核上。佛号经声已经是这里的主旋律,明白无误地向世人昭告——寺院是庄严净土。随处可见的红色标贴“照顾话头”,又昭告了寺院的精神源头——禅曾经是这座寺院最为重要的精神内核,也是灵魂,现在也将被重新发掘弘扬。

      常昊法师坚守并弘扬了古老的囊山寺院文化,我常在他的微信朋友圈内分享到喜乐。囊山寺建于唐末,因“伏虎祖师”之传奇,也因历史上曾经长期作为驿站的缘故,留下了特别多的摩崖石刻,可惜毁多存少。法师善于发掘,常有新发现,每有新喜,必让朋友共享。对于原先记载于典籍的石刻碑文,倘若已毁坏灭失,法师则礼请余一石、黄赛平等书法家重新书写内容,刻石保存。

      前不久,我与余一石、曾文镇、田女士等人前往囊山拜访常昊法师。刚进山门,佛号经声随风飘来,但见常昊法师身披大红祖衣带领一群黄衣僧人及众多信众,前往各殿礼拜诸佛菩萨与祖师。曾文镇先生说:“今天是初一,囊山寺和尚每逢节日都要做法事。我们先去拜佛再去客堂等他。”

      当我们来到客堂时,早有义工等待在门前合什问候。这两年,不仅有许多自发前来囊山寺当义工的信众,还有许多慕名前来依止法师的男女居士。法师的客堂别设一处,雅室之内悬挂着两幅书法,一幅是署名王聿津的“探囊取物”,另一幅是当地民间书法家的“禅”字。同行的田女士笑问道:“不是本来无一物吗?怎么要探囊取物?”我说:“法师来的时候你问他。”

      法师来的时候换了褐色五衣,显得亲切随意。他笑容满面,盘腿而坐侃侃而谈。他告诉我们,最近准备为寂晃、开莲、悟通、海涵四位德勋卓著的本山长老建舍利塔。他又说,我近来寻找到好多宝贝,有石碑、石刻,还有晚唐砖瓦。他笑指着“禅”字挂轴说:“这是我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宝贝。”

      田女士好不容易找到空隙,便问了寺院客堂悬挂探囊取物之意。常昊法师笑道:“这事黄先生知道,你问他。”常昊法师年届不惑,修行有成,了无拘束,笑口常开,依稀有点我脑海中的妙应祖师风范。

      随后,法师起身把我们引进了寺院“博物馆”。馆内收集了许多文物,石槽、瓦当、柱座、塔石、匾额等,其中“唐妙应大师塔”石碑尤其令人注目。史载,妙应祖师示寂于国欢寺,安葬于囊山寺。千年之后,祖师塔址已无处可寻,但这半截石碑,足以证实史籍记载。法师悄声对我说道:“祖师塔址快找到了。”

      这太好了!我定定地望着法师。

      法师笑了。

      车子驶出囊山寺许久,田女士又问道,探囊取物到底是何意?

      法师不是带领我们参观了“博物馆”了吗?他正在探究囊山历代祖师精神,以弘扬正法,救度众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