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黄石定庄村: 一池沧桑国清塘

    黄石定庄村: 一池沧桑国清塘

      黄石镇定庄村历史文化沉甸甸,不仅有清代名将吴英,还有宋朝“南夫子”林光朝、大慈善家林国钧、明朝礼部尚书林文俊,而宋朝大理学家、教育家朱熹也曾到此游学。这些历史名人都和村里国清塘相连———

      ● 宋朝人工湖国清塘 国清塘是宋代莆田一大人工湖,是宋高宗赐号“回年公”的定庄人林国钧出资挖掘。作为早期南洋平原水利工程,对莆田后世农业灌溉体系建设具有示范意义。如今的国清塘水质仍较清澈,只是面积与史载的3公顷有明显差距。塘北濯缨亭原是岸边配套景观,却远离塘岸20多米,可见此塘长年累月是怎样被蚕食圈填。

      国清塘东西各与河道相连,老村民林金亮说,河道也是林国钧出资挖掘。由于人工河道与木兰溪相连,国清塘有效保障定庄及周边村庄农业旱涝保收。村民林国潘回忆,小时候国清塘边有9棵古榕,四五人合围大,夏季绿荫覆地,凉风习习,群鸟云集。大约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大炼钢时砍了5棵;不久余下4棵也进了木雕工艺厂,现在池边3棵小榕是后来栽种。

      ● 钦赐回年公林国钧 林国钧是宋代东南沿海巨商,定庄林氏宗祠有两件属于他的宋代文物:“濯缨老人”石刻;“宋赐绯鱼代承奉郎回年林公墓”墓碑。“濯缨老人”与濯缨亭吻合,说明国清塘系林国钧所为,而林国钧后裔家族至今仍称“国清房”,也是有力佐证。

      林国钧功迹远非于此。《八闽通志》载,林国钧于北宋末年创办“红泉义学”,请族侄林光朝讲学,并买义田资助四方学子。此外,还捐资续建熙宁桥,助建木兰陂,铺设黄石至县城20里石板路。台湾史料则称,林国钧每日外出衣袖中必藏银两,随时资助穷人从不留名。

      “红泉义学”堪称宋代“希望工程”。林国钧为穷苦孩子买田地相传多达5000余亩,红泉学子不仅免去学费,连生活费都有保障。红泉义学社会影响不断扩大,直至形成名垂青史的“红泉学派”。而红泉义学当为中华教育史辉煌一笔,林国钧历史地位显然被历代史学家低估了。

      定庄村如今已找不到林国钧府第,村民林金元指着村舍中一块空地说,这里曾是回年公墓地,上世纪60年代全毁了。退休小学校长林铭川说,当时回年公贮藏黄金的“十八金池”也分给村民当粪池。不过令人欣慰的是,万金散尽的林国钧身后尚留红泉书院,这就是保存至今的黄石文庙。

      ● 一代名儒林光朝 “红泉书院”遗址在今黄石中心小学内。曾毁于明代倭乱,清康熙年间重建,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目前是黄石中心小学教师办公厅,可谓前贤后学世代传承。书院保护尚好,雕梁溢彩,飞檐流光,龙柱回廊,池鱼欢跃,一派生机。

      当年林光朝受族叔林国钧之托执教于此,四方子弟学者纷至沓来,因而名声大振,成为红泉学派鼻祖,后世称“南夫子”。史书说:“南渡后,以伊洛之学倡东南者,自光朝始。”林光朝中进士后入朝为官,社会影响越来越大,终成一代名儒。

      ● 到此游学的朱熹 定庄老协会会长林天飞指着濯缨亭说:“那里原有一块题刻‘濯缨亭’木匾,是朱熹墨宝,大约在上世纪70年代丢失。”宋代大理学家、教育学家朱熹少年曾慕名来红泉馆听课,功成名就后重游定庄留下这一珍贵笔迹。

      也许由于少年时代与“红泉义学”穷孩子朝夕相处,朱熹为官期间格外体察民情,大修水利,赈济灾民,力主为民减税,善良敦厚之风颇似前辈林国钧。

      ● 礼部尚书林文俊 定庄人世代相传,由于国清塘距红泉馆不远,晨昏之际学子们常来塘畔苦读。几百年来孕育一代代精英,明代礼部尚书林文俊就是其中一位。据史载,林文俊为官清廉,诗文醇雅恬适,也承袭国清塘清爽之风。(陈金明 林玉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