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绿树绕古村

    绿树绕古村

      □吴凤玉

      午后,天阴冷阴冷的,还夹着零星的雨点。白塘湖,慕名已久。难得偷来这半时闲工夫,我独自一人开启了白塘湖之行。

      洋尾村就在白湖塘边上。踏上一座水泥建筑的小石桥,约莫前行不过几十步,我眼前一亮,望见一片莆田传统风格的民居建筑,齐整的花岗岩砌成的墙基,红砖围边的白墙,飞檐翘角,显得古朴而优雅。有些墙的两旁还钉上了齐整的红瓦,仿佛排列有序的鱼鳞。这样的房子有一层的,顶多也不过两层,高低错落,鳞次栉比,连成一片。如今能有保存如此完好的一片古民居建筑群,倒是让我惊诧了!也许再经历几百年,这里也成了莆阳民居的活化石。如果说后黄村是莆田近代保留比较完好的带有南洋风格的民俗村,那洋尾村倒是一点也不逊色了。

      村路上时有放学归来的少男少女经过,还有老翁老妇相伴而行,步履安详。他们对我这个陌生的来客均不会露出好奇的神色,或许他们见惯了这样好奇的窥探的眼吧?村道用打磨得平整的花岗石铺得结结实实,连两排房子之间狭窄的小旮旯也不放过,那些石头小路也有些年头了,路面被走得十分平滑了。石头小道和周围的古建筑合为一体,十分和谐。有些古村落之间只用水泥草草铺成道路,实在是破坏了建筑群古香古色的韵味。

      我的目光定格在村道两旁的建筑上。村口是写着“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的老年俱乐部,一群老人正围坐着搓麻将,兴高采烈的吆喝声烘暖了屋里屋外的寒气。这估计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建筑,也是村里最高的一幢三层水泥小楼。相连的便是一幢幢高低起伏的古民居。我一间间走过,看到别致的院门和房墙,便忍不住用拍摄下来。走不多久,便看见一座庙宇式的建筑,上面悬挂着一个匾额,用端庄稳重的楷书写着几个大字“聚福书社”。这书社,也许在遥远的唐代就有了,也许自宋以来,一直繁荣兴盛。无怪乎一进村落,便能感受到有一股浓厚的文人气息。走不多久,又见一座牌坊,就立在湖边,上面匾额上的几个大字甚是遒劲有力——“签判第坊”,牌坊是砖木仿楼阁式结构,两边还建有两阙墙头厝。这四个字何解呢?也许是彰显哪个达官贵人功绩的牌坊吧?坊内院墙上探出一棵枳子树,橙黄的果子未落,便又开出满树白花,清香四溢。这花果也是生生不息,繁衍不止。村路中央,有座高大的牌坊,上书“白塘科第”,牌坊横梁上密密麻麻刻着洋尾村历史上登科中举的寒门士子。果然,这里洋溢的浓浓的文化气息也润泽了这一方福地,孕育了层出不穷的社会精英。我久久地伫立在这座牌坊前,抚摸着坊前古老的石碑和石柱,似乎看到了一个个中举的士子骑着骏马春风得意而来,耳边,报喜的鞭炮声一次又一次地在这不长的村道上隆隆作响。的确,一个又一个的成功激励着家乡的寒门学子更加奋发努力,于是,科第牌坊上的名字愈加密集了,这个平凡的小村落也愈加热闹繁华起来。我继续前行,来到了白塘湖边“柏府归荣”牌坊前,古朴的楷书大字很见名家功力,该不会是哪个探花或者进士得意时的墨宝?牌坊很是气派,为乡民们打开了一条通往外面世界、通往帝都的大道。

      最后,我漫步在白塘湖边上了,湖面辽远宽阔,水平如镜。湖边绿树成林,红梅如蕤,桃花也开得甚是多情。我不禁想起路过村中时看到的一副对子:“白塘映秋月,绿水绕古村”。冬天是看不到月亮了,待明年秋天我再来吧。

      归来一查洋尾村的相关资料,我看见这一行字眼:洋尾古村落自宋至清,有进士98名,举人62名,职官216名。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